64.番外

    一对六,五个已经倒在一边, 只剩一个。

    他红着眼和肖子强厮打在一起, 混乱之中, 他抓住肖子强的耳朵,连带拎起他的脑袋,肖子强死死掰住他的小拇指, 力道之大, 陈劲生感觉到骨节在肉里错位的刺痛。

    小拇指扭曲的向后歪着, 但他不肯放手。

    周围全是尖叫。

    随着根骨断裂,陈劲生用力一扯。

    肖子强嚎叫一声, 松开他, 颤颤巍巍捂上自己的耳朵, 他蜷缩在地上,血液从他的指缝不断溢出,染红半条胳膊。

    陈劲生甩了甩手, 站起身, 围观的人全部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人群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他走出去。

    那些人看他的眼神, 恐惧, 好奇,还有几分抑制不住的兴奋。他们事不关己, 又暗自庆幸, 这个挨打的倒霉人不是他们。

    陈劲生背对着人群离开。

    没走几步, 他拐进另一个巷口, 痛的蹲下身。

    小拇指整根手指都充血,肿成萝卜干,目视极其恐怖。

    “你这是断了,得去医院。”

    身后响起一人的声音。

    陈劲生转头看,身后站着一个男生。

    是他们年级的,他碰见过几回。

    男生正面看清他的脸,心头瞬间涌上一丝悔意,眼前的陈劲生,眼睛布满血丝,黑红黑红的,没有留白,盯的人心头发怵。

    像匹饱食过后,还在兴奋状态的恶狼。

    他在陈劲生目露凶光之前,赶紧介绍自己,“我叫宋彰,你……应该知道吧,咱们见过,我2班的。”

    陈劲生没有搭腔,眼神又凶又狠。

    宋彰慢慢把胳膊上挎着的东西递过去,“我就来给你送这个,是你的吧?”

    陈劲生的书包。

    他刚刚也在围观,见他走了,书包还躺在一边,想也没想就给他拎上跟过来了。

    陈劲生起身接过,甩到肩上,越过他就要离开。

    宋彰“诶”了一声叫住他,“你真得去医院。”

    陈劲生没有回头。

    宋彰往前走了几步,抓住他的胳膊,“我陪你过去?”

    陈劲生看了他好一会儿,仍然一字不发,但他眼神里有警告,让他少多管闲事的警告。

    宋彰装看不懂,抓着他往前走,俩人一路出了巷子,宋彰站马路边拦了辆出租,他看陈劲生上去,自己再坐进去,报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肖子强在我们这片当老大挺久了,我以前被他揍过,不服也只能憋着,你这一闹,以后估计麻烦不少。”宋彰说着,笑了笑,“平时在学校看你也不爱说话,没看出来,你胆子倒是大。”

    宋彰说的起劲,旁边的人一直静音,他转过头,看见陈劲生额头上全是冷汗,下颚线因在隐忍,绷的很紧。

    差点忘了,他手指头还伤着。

    宋彰目光落在他僵硬的小臂上,叹气:“你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么?

    陈劲生没看他,也不想理他,他只觉得耳边聒噪。

    宋彰见他压根没搭话的意思,也不再说什么,等出租车一路开到医院,他付完钱,对陈劲生说:“我扶你吧。”

    陈劲生单手推开门就下去了。

    宋彰在他身后啧了一声。

    进入医院,里面人不算多,挂号,交钱,宋彰先垫了费用。陈劲生坐在椅子上等他,人已经疼的嘴唇发白。

    一系列检查拍片后,陈劲生被带进一间房接骨头。

    整个过程,宋彰跟自个儿手指头断了似的,屏着气不敢多看;汗珠沿着陈劲生的脸颊一颗接一颗,强烈的疼痛在前,他的身体是有本能反应的。

    但他太能忍了,一声没吭,全闷在肚子里。

    骨头接好后,医生建议打石膏,接下来都是护士的事儿,护士去拿工具,宋彰也跟过去,再回来时,病房里已经空了,椅子上放着个小包,宋彰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钱包。

    护士问:“你同学人呢?”

    宋彰打量着那个钱包,“我不知道。”

    护士皱起眉,“不打石膏很危险的知不知道?没东西固定,骨头接好也是白搭!喊他回来!”

    宋彰更无辜了,“我没他手机号啊。”

    “你们这是胡闹!”

    “算了。”宋彰说,“他不弄就不弄吧。”

    **

    当夜,陈劲生从梦中惊醒,浑身湿汗。

    他掀开被子下床,从床头柜摸上烟盒,猛抽一口,勉强压住体内涌动的躁意。

    他今天报了仇,心中轻松,回来后便躺下,入睡的极快,但没想到这会儿能醒来,因为一个诡异又旖旎的梦,他整个人都亢奋,呼吸一声比一声粗。

    他梦到了倪迦。

    三年来,第一次梦到她。

    还是极其香艳的画面。

    那女的在他印象里,本来就是个妖精。

    梦中画面太过真实,他醒来仍觉手中有腻腻之感,是抚摸过她肌肤留下的。他清清楚楚看到她一张脸呈妖冶神色,媚眼如丝,贝齿轻轻咬住下唇……他也能感觉到自己铺天盖地的膨胀欲望。

    然后,他醒了。

    空荡中多出一丝不明意味的湿热。

    这种梦于陈劲生来说,无疑是耻辱。他可以梦到和任何人享鱼水之欢,可偏偏是她。

    陈劲生不知道,那只是一个开始。

    **

    他一战成名,打败老大,他要做新的老大。

    有不服的,三天两头找他事儿,张狂点的直接套着六中校服进学校堵他,他正在操场打篮球,突然几声尖叫,同伴丢下篮球撒了欢就跑。他扭头,脸上结结实实就挨了一棍子。

    对方二十多个人,陈劲生被按在地上猛踹,还有人踩他的头,宋彰是在那时候冲进来的,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水泥管,比对方的木棍可狠的多。

    陈劲生提着水泥管从地上爬起来,揪住最近的一个人,几棍子下去,那人当场就嚎出声。

    陈劲生不怕疼不怕伤,给到他还手的机会,他就不会停。

    那天的最后,以门卫赶到收尾,还叫了救护车,闹事的人中,三个被龇牙咧嘴的抬上车,校门口乱糟糟的一片。

    如果先前肖子强的事让陈劲生名声大噪,那这次,两个人打二十多个人,还让对面的进了医院,后边那些还想闹事的全都消停了。

    校内出现这么大的斗殴事件,处分和检讨自然是少不了的,但起因是外面的社会分子先混进学校找茬,陈劲生他爸出面,各种关系一拖,事就压下来了。

    那是六中最乱的日子。

    地头蛇肖子强下台,群“龙”无首,半路杀出来一个六中陈劲生,谁也挡不住,关于他的传闻越传越神,传到最后,所有人都信以为真。

    宋彰和陈劲生从那以后便走得近了,但也只是近了点。陈劲生身上有吸引他的地方,也有和他相似的地方,他想交他这个朋友。

    不过不怎么容易。

    陈劲生很情绪化,性格沉闷且冷漠,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话,极其排斥人多的地方。

    宋彰始终觉得,陈劲生身上有一种近乎绝望的无畏感,他似乎知道自己随时可能在下一秒崩溃,所以他活着的每一秒,都带着决绝。

    **

    陈劲生的报复开始了。

    一个,两个,他记得当年每个人的脸。

    结束一次,他就会想,如果这样对倪迦,会怎么样?

    很快,他就否认掉,她怎么能这么轻易被放过?

    于是一次又一次,他浑浑噩噩度日时,他对别人伤天害理时,他总能想起她。

    说来可笑,他在那个墙根苟延残喘时,第一个递给他纸巾的,替他擦血的,好言相劝的,也是她。

    有那么一秒钟,他几乎以为她是好人。

    因为那于他来说,是片刻的安宁,是混乱里仅存的“善意”。

    可到头来,她和他们,不过都是一样的。

    她让他低一次头,息事宁人,大家都好过,她的意思很明显,再这么下去,他未必扛得住。

    可她又怎么知道,他宁愿死在那里。

    **

    陈劲生梦到倪迦的次数不多,但没有停过。

    有时是连着几晚,有时又好久不出现。

    一次次惊醒后的落差感越来越大。

    在某天深夜,陈劲生突然意识到,她已经消失了很久,就像彻底人间蒸发,再杳无音信。

    如果他们再也见不到,他这些积压的情绪就永远没有宣泄的那一天。

    他想了那么多,可他从没想过,如果这个人从此不再出现,他要怎么办。

    他满腔的恨意,要谁来承担。

    这点意识越清晰,他越觉得胸口喘不上气。

    就是这么一个人,是他耻辱和成长的象征,助他从懵懂无知到与这个世界抗争,每每想起,都伴着撕裂他般的疼痛。

    到最后,他只能一遍一遍捶着墙壁,嘶吼压抑不住,溢出破碎的一声,又一声。

    他像一头悲伤的怪物。

    **

    中考完那年暑假,他和宋彰真正成为兄弟。

    他把自己关在家将近一个月。

    白天从窗帘缝中溜进来的,是唯一的光源。

    房间已有腐臭味,不知是什么,也可能是他的肉体已经腐烂。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颓废至此,可他有什么,形同虚设的父母,空荡冰冷的房子,混乱不堪的生活,他像一个人活在另一个世界,没有什么是真正触碰到他的。

    连光都能避开他。

    做什么都毫无意义。

    陈劲生躺着,静静等着他的生命消耗干净。

    宋彰是在偶然间想叫他出来玩,但始终没有人回应。他再问,还是没有消息。

    一个星期后,他察觉到有点不对劲,先联系了陈劲生以前的班主任,要到他父母的电话,说明了情况,一问才知道,陈劲生他爸妈快有一个月没和他联系上,不过之前也有这种状况,他们没多想。

    一个月没联系也能不多想,宋彰是实打实的佩服。

    陈劲生那个心理状态,绝对有问题。

    但作为父母的,竟然不知道。

    最后,陈劲生他妈也觉得不太妥,告诉宋彰陈劲生的地址,他们人在国外,只能麻烦他跑一趟,去看看陈劲生的情况。

    宋彰敲门敲到怀疑人生,以为他不在家,前脚准备走,后脚门开了。

    该怎么形容那一刻的陈劲生呢?

    不知道的,能以为他家闹鬼。

    他完全瘦到脱相,眼皮下的眼底和黑眼圈坠了老长,唇瓣皲裂,死皮卷着边儿,裂开的口子不浅,透着里面干巴巴的肉。

    他没问他为什么来,门打开,人又进去了。

    宋彰抬脚进去,里面那味儿冲的他差点脸朝外呕出去。

    他不知道,这是陈劲生第一次把最真实的样子暴露给人看。

    宋彰在那天断断续续听完了他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往,陈劲生说的很乱,他没有跟人叙述过这件事,也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弱化了倪迦的存在感。

    宋彰想,大概就是那天给他的冲击太大,他和陈劲生往后的友谊里,多出来一份独属他自己的责任感,他想让他变好,哪怕只是先回归正常的生活。

    把自己关在家一个月,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

    高中开学后,陈劲生和宋彰分到一个班,那年分班分的很奇妙,好几个皮到不行的学生全部分到九班,一群人相见恨晚,立刻组成团体。

    高一九班成全年级最让人头疼的班。

    陈劲生有所好转,且好转的挺明显,虽然还是话少的可怜,但跟朋友间好歹能放开了,也谈过几个对象,都是人姑娘追的他,他不排斥的,就算成了。

    虽然个顶个儿的漂亮,但没一个真正让陈劲生脸上荡漾过爱情的笑容,都跟走程序似的,告白成功,在一起玩玩儿,然后分手。

    不管姑娘怎么哭,怎么歇斯底里,陈劲生都理解不了,她们到底在闹什么。

    为什么要对一个不喜欢的人浪费那么多感情?

    为什么要对没有结果的事如此偏执?

    那时候他完全没想过,日后有一天,自己所有欠下的情债,都将还在一个人身上。

    **

    那天,在生命里本该是平淡无奇的一天。

    他逃课和高三的几个一起打篮球,那边坐了一排女生,有人喊出第一声“倪迦”时,他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盖过篮球在地上的碰撞。

    他甚至不敢回头。

    如果是那张脸。

    如果是她。

    一切的一切,都要重新发生一遍。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瞬间,他一颗心脏,直上天堂,又正下地狱。

    他那些日日夜夜里,让他一次一次情绪崩溃的人,让他大汗淋漓从梦中惊醒的人,让他以为不会再出现的人,再一次出现了。

    他抬手一扔,那颗球就直直冲向她,正中目标。

    她带着怒意瞪向他时,他冷漠的看着她,心里却发出癫狂的大笑。

    她竟然认不出他。

    她不认识他。

    那这一次,重新来过,他要让她好好记住他。

    ……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希望你快乐,希望你离开我无法快乐——我在如此想念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