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05

    樊茵把校服半披在身上,露出半个肩,和正派男友唐应荣依偎在一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斜睨着倪迦,哼笑,“你说你一个女生,嘴怎么那么闲啊,到处传我和陈劲生有一腿?”

    谎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樊茵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气场十足。

    “长舌妇”的头衔给她扣的稳稳的。

    周围人目光戏谑,看倪迦像小丑。

    但是倪迦没反应,她的愤愤,她的悲喜,全都被时光磨得干干净净。

    她什么都能咽得下。

    倪迦长得不比樊茵差,身材又好,落魄起来也美的摄魂,同年级的男生大多没见过她,视线频频落在她身上。

    一直坐着的陈劲生眯起眼睛。

    他又想抽烟,一摸,烟盒空了

    地上全是烟头。

    他足足抽掉一整包。

    一旁的女生见状,跟他搭话,“你烟瘾好大啊。”

    咬字咬的轻飘飘。

    陈劲生没回应,眼神都懒得给。

    **

    不远处,几个女生走到倪迦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其中一个推了她一把。

    没推动。

    倪迦脾气有点上头。

    但这无疑是错误的举动,因为她随之迎来的就是一巴掌。

    她被扇的整个人都偏过身。

    倪迦捂住脸,心跳的厉害。

    也冷的厉害。

    她能怎么办,她知道她不该发那个臭脾气,因为这里没有人会牵就她。

    她知道就算自己跟她们对打,也打不过眼前这六七个女生。

    她以前打架,都是大势已定的时候冲上去掺和两脚,她每次都是人多的那一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打不过。

    她本来就混的像个半吊子,当初的气势,也是身后那群狐朋狗友给的。

    直到这一刻,倪迦才清清楚楚的意识到,以一敌众的时候,陈劲生比她强多了。

    ……

    “哟,还有纹身呢。”一个女生发现她腕间那串字母,阴阳怪气的提高语调。

    樊茵把她的手掰过去看,嗤笑一声,“纹的还是贴的?”

    “贴的吧,装社会姐呢,樊茵,咱们打了个有纹身的社会姐,我好怕啊。”

    无止境的哄笑。

    没完没了。

    最初的羞辱感过去,倪迦很快平静下来。

    倪震平下葬那天她都没哭,现在也不会哭。

    她和母亲窝在火车站睡了三天三夜,她都没觉得丢脸,现在也没什么可丢脸。

    她本来就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但一轮又一轮的“惊喜”接踵而至。

    被陈劲生一个电话叫来的肖凯明,见到此情此景,呆了好半天。

    “……倪迦姐?”

    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曾经的称呼。

    现在听着,格外刺耳。

    几个女生果然捕捉到了,集体大笑,拽住倪迦的长发,“还真是个姐?”

    肖凯明脸色瞬间变得青一阵紫一阵,不可置信的看向陈劲生。

    他早已领教过他的可怕,可是他对他的这份羞辱,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倪迦看到肖凯明错愕的神情时,心里垒起的城墙轰然倒塌。

    她不再挣扎,痛苦的闭上眼。

    ……

    欺凌结束,一行人心满意足的离开。

    她坐在地上,背靠墙,双手环膝,头埋在里面。

    脸颊发烫,脑袋嗡嗡直响。

    她感觉到有人朝她走过来。

    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

    倪迦猛的抬头,盯住那双冰冻的眼睛。

    她头发散了一肩,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

    白皙的脖颈上全是指甲刮痕,渗出血珠,摇摇欲坠。

    陈劲生低头看她。

    眸中漆黑,汹涌,像暴风雨之夜。

    倪迦勾出笑,发了狠的笑,眼睛都弯在一起,她缓声道:“陈劲生,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他没说话,看着她发疯。

    “三年前的事记了这么久?你就这么点肚量?”

    她的语气自私极了,眼神像淬了毒。

    全然忘记自己以前做过更伤天害理的事。

    精神都快恍惚了。

    陈劲生胳膊撑着膝盖,慢慢蹲下身。

    他的身影遮挡住她视线里所有的光。

    “倪迦。”

    他开口,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

    声音比她还哑,低的吓人。

    他舔了舔牙齿,半眯着眼,说:

    “我对你够好了。”

    当年的人,没被他打进医院的,只有一个当狗的肖凯明。

    她的突然消失,让她逃过一劫。

    却也让他牢牢记了三年。

    倪迦冷笑,眼底涌动的情绪近乎疯狂,“你算什么东西?你不就是想报复?”

    “报复?”

    陈劲生勾了勾唇角,抬手握住她纤细的脖颈,拇指一点一点揩去上面的血痕。

    他指尖冰凉,磨蹭在她的肌肤上,然后缓缓停在她的伤口处,手间猛的用力,狠狠掐住。

    他感受着她因为害怕和疼痛突然颤抖的身体,说:“对肖子强那样才叫报复,对你,只能算欺负。”

    **

    倪迦请了一天病假,烤吧也是。

    老板娘不太高兴她才工作几天就请假,倪迦没管,直接挂断电话。

    母亲的电话也是匆匆说了几句就收线,她不想让她操心;周弥山又接了个大案子,忙的脚不着地,只在微信上让她好好照顾自己,过段时间来看她。

    倪迦自己窝在几十平米的房子,没精打采看了一天电视。

    看别人的喜怒哀乐,假的演的跟真的似的。

    她一个大活人都没那么多情绪。

    耗了一天,天色渐渐变深。

    小学课本里怎么说的。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这句话倪迦记得特别清楚。

    因为每逢这个时候,倪震平总会风尘仆仆的赶回家。

    城市忙碌过后,一切归于平寂。偶有车身划过夜空的声音,由远及近,又转瞬即逝。

    倪迦关了电视,静静的躺在沙发上,长发铺到地上,烟在手里燃烧。

    一丝一缕,凝聚又消散。

    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那么静静躺着。

    看着窗外月亮。

    世界安静极了。

    像浮沉海面,盛大而旷远。她一人漂泊,遥遥无期。

    **

    第二天是周末。

    倪迦睡到半下午,起身洗了个澡,才觉得浑身清爽了点。

    脸上的肿消了,但仍有红痕,看着挺显眼。

    倪迦坐在镜子前看了会,一声不响从行李箱翻出化妆包,她不浓妆艳抹已久,里面的东西不太全。

    但基本要用的都在。

    她化好妆,五官深邃又立体,红唇焰焰,美的张扬。

    又翻出以前的耳钉,耳垂坠了个大环,其余全是细碎的小钻。

    左边六个,右边三个。

    她把蓬松的发低低挽了个发髻,装了盒烟在口袋,但没带打火机。

    就这么出门了。

    夜已深深,晚风在街道上流淌。

    一口烟火气吸进肺,好一个人间九月天。

    **

    陈劲生和一群人推门而入时,一眼就看到吧台前站着的女人。

    天还下着雨,她却跟不知道冷似的,只穿一件紧身黑t,胸前撑的饱满,衣服下摆堪堪遮腰,细腻的肌肤若隐若现。牛仔短裤之下,一双腿又细又长,白的晃眼。

    她画着深色的眼影,红唇抿一根细烟,摸了摸口袋发现没带打火机,旁边的男人立刻凑过去给她点烟,她笑着打了他一下,继而低头,一缕碎发悠悠落下来,她抬手别在耳后,露出一排闪闪发光的耳钉。

    她总能把风情演绎的楚楚动人。

    这才是倪迦。

    让当年的他恨之入骨的倪迦。

    也是在那个**刚刚萌发的年纪,无数次让他浑身燥热的从梦中惊醒的倪迦。

    周遭的人吹了声口哨,她懒懒看过来。

    她好像看到他,又好像没有。但她看着他,就像看着他们,看一群折服于她绝好容颜的浅薄俗人。

    她淡淡一笑,拿着菜单走过来。

    “找个位置坐,点好了叫我。”

    她把菜单递给他们当中一人,简单说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彰冲着她的背影唏嘘一声,玩味,带着点调戏。

    “这妞真带劲。”他说。

    陈劲生眼神暗了几分,没说话,兀自点了根烟。

    宋彰看他:“你这两天不对头啊,烟抽的这么猛。”

    他依然沉默,整个人像一块寒冰,触一下都觉得蚀骨的冷。

    陈劲生话本不多,从不见他愿意和谁多说,也没人敢揣测。

    宋彰算是他狐朋狗友里,少有的不怕死的一个。

    他又问:“你跟你爸吵架了?”

    陈劲生没应。

    “班主任又找你事了?”

    还是没应。

    “……你不会看上哪个女人了吧?”

    陈劲生起身弹烟灰,冷淡开口:“我看上你了。”

    掀开布帘而入的人身影一顿,目光微讽的看了他一眼。

    她把手里的餐盘放下,又撩开帘子出去了。

    风似的,她身上的香气却弥漫一地。

    陈劲生眼神更冷,随之起身,也出去了。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