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09

    晚上回到出租房,倪迦已经精疲力竭,她把包甩到沙发上,彻底瘫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杨雅岚倒了杯热水给她,坐在她旁边关切的问:“怎么样?你老板的儿子找着没?”

    “找着了,已经到家了。”

    进家门之前,她接到了老板娘感激的电话,顺便应允了她的辞职,还说她什么时候想回去帮忙都可以。

    倪迦喝了一口热水,问:“周弥山呢?”

    “吃完饭把我送回来就走了,他忙着呢。”

    杨雅岚替她顺了顺凌乱的长发,“人找着就好,你以后不许再瞎打工了,好好上学,考个好大学,将来找份好工作才是正事。”

    倪迦笑了,“妈,我就不是学习的料。”

    她初中就是玩过来的,高中更是磕磕碰碰,高三的压力在她身上根本体现不出来,因为她完全跟不上。

    杨雅岚不赞同,“是不是都要努力过再说,没有文凭,你以后靠什么吃饭?”

    “我继承家业。”倪迦懒散的攀上她的肩,“你新店装修的怎么样了?”

    她把那一百万交给周弥山,让他替杨雅岚在b市寻了个中等的地方,准备开一家甜品店,虽然不是市中心,但店面所处位置交通方便,道路四通八达,人流量也不少。

    杨雅岚还是富太太的时候,一日三餐根本不需要她做,闲暇之余研究的都是甜点,也算她的一技之长了。

    倪母说:“我明天就得回去,这两天装修工程在收尾,我得跟着。”

    倪迦点点头,“嗯”了一声。

    “开业定在下周末,你要是有空,回来看看也行。”

    “好。”倪迦笑了,伸长胳膊环住杨雅岚不再丰腴的身躯,轻声说:“妈,加油。”

    杨雅岚抚上她的手背,细纹在眼角展开。

    “你也要加油。”

    **

    肖凯明找上门的时候,倪迦一点也不惊讶,那次匆匆又不堪的会面之后,她就猜到他会来。

    正值晚上放学,班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肖凯明在学校也算个人物,不少高三的人都认得他。

    倪迦不想人多嘴杂,她觉得肖凯明直接来高三找她,已经蠢透了。

    她单手挎着书包走过去,看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向天台。

    肖凯明在她身后跟上。

    倪迦上去,扫视了周围一圈,确定天台上没有人,才让肖凯明上来。

    雨后的夜很凉,地面被水浸湿,折出斑驳的,模糊的光影。

    她从口袋里掏出烟,分给肖凯明一支,他接过,没点。

    她不管他,自己歪着头点燃,抽了两口,才懒懒掀起眼皮,“说吧,什么事?”

    肖凯明张了张嘴,似乎有很多话想问,但又不知道从哪问起。

    倪迦见他那样儿,轻笑了一声。

    “是不是很讽刺?再见面,大家都这么惨。”

    肖凯明看她一眼,忍了半天,终于问出口:“你当年怎么了?谁也联系不上,中考也没考。”

    倪迦抽着烟,反问:“你们怎么猜的?”

    肖凯明迟疑了一下,说:“你家破产了?”

    “差不多。”倪迦乐了,“猜的还挺准。”

    肖凯明见她一副平平淡淡的模样,有点难以把她和曾经那个尖锐的倪迦重合在一起。

    她比以前漂亮许多,稚嫩时就透着的若有似无的娇媚气,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明显。

    但她最耀眼的地方不见了。

    “你上次跟樊茵怎么回事?”肖凯明问到正题,眉头拧在一起,“是不是有人故意找你茬?”

    他这话意有所指很明显,倪迦盯着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群,把烟灰从楼顶磕下去,然后才回头,淡淡的看着他。

    “谁?”

    肖凯明脸色一瞬间阴沉下去,“陈劲生。”

    倪迦眼尾一弯,“是,又怎么样?”

    那天的天台偶遇,看见她脸的只有陈劲生,樊茵光顾着舔他,根本没注意到她。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这事儿是陈劲生自己往外传的,目的就是让她来背黑锅。

    肖凯明见她有反应,近乎急切的说:“我有个事要你帮忙。”

    倪迦转身,背靠着天台上半截高的围墙,“什么事?”

    “你还能不能找到当年用的手机?”

    肖凯明这句话,把倪迦迅速拉回三年前。

    当初肖凯明的手机没电,要借她的手机录视频,她为了向肖子强示好,很干脆的就借出去了。

    所以,陈劲生下跪的全过程,都录在她的手机里。

    而那件事后第二天,倪震平就出了车祸,她的生活从此一团糟,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手机里还有些什么东西。

    再后来,周弥山给她换了新手机,旧的就被杨雅岚收起来,放在她存放旧物的盒子里。

    她再抬眸,神色已经有些冷了,“你想干什么?”

    “我们手里的视频都被删了,但是陈劲生不知道,我后来录像用的是你的手机!”肖凯明情绪激动起来,往前跨了一步。

    “倪迦姐,你能不能找到那个视频,然后把它发给我?”

    “然后呢?”倪迦看着肖凯明,“发到网上,把陈劲生那些黑历史抖出来?”

    “不行吗?!他现在太狂了!”

    肖凯明越说越激动,一直紧绷的神经似乎到达极限,直接怒吼出声,“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折磨我的!当年那么多人,连围观的都被他打了,可我呢?他就是不动我,你说他想干什么?威胁我?还是侮辱我?我他妈不是他养的狗!”

    “肖凯明。”倪迦把烟头一扔,在地上反复碾着,“你觉得现在的陈劲生,会被一个视频打倒么?”

    “不会就不会,但总能灭灭他的气焰。他不要以为自己一直都能高高在上,他以前那些破事,也就是你和我没捅出去,要是大家都看到他给我下过跪,他还能这么嚣张?”

    倪迦轻嗤:“就算别人看到了,又能怎样?对陈劲生风言风语?还是四处传他的坏话?”

    她说着,往前走了一步,拉近他们俩的距离,笔直的盯着肖凯明已经通红的眼,一字一句的问:

    “你看看这个学校的人,谁敢?”

    不光是社会上,在校园里,欺软怕硬也是常态。

    谁敢惹现在的陈劲生?

    肖凯明心中已有答案,眸光瞬间暗下去。

    他说:“本来我已经认了,我哥现在左耳是聋的,我什么都做不了,还得天天跟在陈劲生屁股后面耗着。我就想,熬过高中就好了,还有一年多,忍忍就过去了,但是直到我那天看到你。”

    肖凯明说着,蹲下身,双手抱住脑袋,“隔了这么久,他对我们的恨意一点都没减少,我突然觉得,这场羞辱根本就是无止境的。”

    “那你想怎么样?”

    肖凯明抬起头,“现在唯一能帮我摆脱这些的,只有那个视频。”

    倪迦问:“后果呢,不论好坏?”

    他苦笑,“还能有比现在更坏的么?”

    倪迦不说话了。

    她从转学来,到挨樊茵的打,到顾南铭进医院,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她已经深刻的重新认识了一次陈劲生。

    她的生活可以轻易被他搅乱,难以想象,肖凯明是怎么熬过这几年的。

    他被逼到现在这种病急乱投医的份上,也是正常。

    倪迦觉得他蠢,这种孤注一掷还不见得有效果的办法,相当于把自己逼上绝路。

    但她能理解。

    因为愤怒,不甘,委屈,她有过同样不理智的想法。

    倪迦没再多说。

    她回家,让肖凯明在楼下等着。

    她存放旧物的盒子就在抽屉里,轻而易举就能找到。

    倪迦下楼,把那部被她少女时期贴满亮钻的手机扔给肖凯明。

    “没电了,回家你自己充。”

    她见他把手机死死捏在手里,淡声说:“肖凯明,我只提醒你一次,别太过。”

    浓稠的黑夜里,他逆着路灯而站,光晕在他的脸上,她看不清肖凯明的表情。

    只听到他低声说了句,“好,谢谢你,倪迦。”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