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11

    “关你什么事儿?”

    倪迦侧过脸,声音突然扬起来,眼尾扫过宋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彰为她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怔,反应过来,好笑道:“你是不是没搞清楚自己现在什么处境?”

    “清楚得很。”倪迦眯了眯眼,变成细而弯的一条线,“他惦记我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放过我?”

    她天生一双妩媚的狐狸眼,笑时又娇又甜,不笑时,眼睛上挑,锐利而笔直,那么瞧着人时,竟透出几分冷艳。

    她身上太多勾人的东西,几个高二的第一次见她,视频拍着拍着,眼睛就看直了。

    陈劲生脸色越来越差,一步走上前,挡住他们的视线,在她面前蹲下身,面色阴沉。

    “你突然发什么骚?”

    倪迦勾起红唇,嗤道:“我发骚了?你见过我发骚什么样子?”

    她一直以来,对他的攻击都保持沉默和后退态度,这么面对面回击,还是第一次。

    陈劲生眼底越来越深,黑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倪迦也毫不示弱,就那么跪坐在地上,仰头,迎着他的目光。

    良久的对视之后,陈劲生低头笑了一声。

    又低又轻,不仔细听,以为只是有风吹过。

    但又那样鲜明。

    沉沉从嗓子里发出的笑音,陌生,磁性质感,听的人一秒钟耳根发痒。

    他说:“倪迦,你用不着这样。”

    她还没来得及张嘴,他越过她,直接看向肖凯明,说:“你把她上了,我以后就放了你。”

    莫名而荒谬。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部懵了。

    连宋彰都不可置信的看向陈劲生。

    他知道陈劲生有心理上的问题,躁郁很严重,情绪调节也有障碍,但他再疯再坏,也没到过这种没有底线的程度。

    他这是彻底失控了。

    肖凯明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陈劲生眼底一片漆黑,“我说,你把她上了,当着我的面。”

    倪迦一脸惊愕的看着他。

    她知道了,他是真的有病。

    “陈劲生,你以为你在拍电影?”她惊异于他的荒唐,在场这么多人,只有她一个是女的,他这样说,是堂而皇之的侮辱。

    “我没见过你发骚什么样子。”他竟然笑起来,自顾自的回答着她上一个问题:“给我看看?”

    倪迦怒火直烧脑仁,她扭过头,却看到神色晦涩不明的肖凯明。

    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几个手机的**都对准她。

    一瞬间,倪迦心里涌上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和绝望。

    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那些令人不齿的事件女主角。

    疯子。

    这里全都是疯子。

    一片压抑的寂静后,倪迦动动嘴角,“你要看是吗?”

    她不等任何人回应,抬起手直接去扯自己的领口,动作丝毫不犹豫,大片的肌肤敞露在空气里。

    她很白,且瘦,两排锁骨勾出两条深深的壑,粉盈盈的一片,仿佛能发光。

    她指尖勾着皮筋,往下拉,一头黑发水一样流下来,散落一肩。

    她撩过挡在额前发丝,一个翻身,跨坐在肖凯明身上。

    只是一秒的时间,肖凯明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身上的人就被拉走了。

    陈劲生把她狠狠甩在桌子上,整个人欺身压上去,她两条长腿在底下疯狂乱踢,被他膝盖从中一顶,她颤了一下,不再动弹。

    “你他妈给我滚!”

    倪迦恶狠狠瞪着他,腾出手就往他脸上招呼,陈劲生反应极快,截住她的手腕,反手按在桌面上。

    她再去挣,他身体硬的像块铁,死死压住她。

    此时此刻的陈劲生,是北上的万年冰川,冷的彻骨,又带着日积月累的汹涌之力。

    “我不滚。”

    他偏过脸,张口咬住她的脖颈。

    他不知用了多大力,一直咬,一直咬。他太恨她了,恨她毁了他的自尊,恨她一声不响的消失,恨她再一次在他伤口上撒盐。

    但他更恨自己。

    她只要一出现,他所有的自我调节都是白费。

    感觉到牙齿刺穿皮肤的那一刻,倪迦眼里蓄满了泪水。

    她看着天花板,痛感也一同变得模糊不清。

    她的思绪飞出去很远很远,飞过她最低迷的日子,飞过不同城市之间的颠沛流离,飞过她轰轰烈烈的青春,停在很久以前,她一双眼还未染世尘,夸赞天空真蓝真漂亮的时候。

    视线的最后,光影化成他的影子。

    她看到他嘴角挂着她的血,对她说:“倪迦,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

    陈劲生挨打的视频很快被删了,带着那些流言蜚语,消失的一干二净。

    肖凯明被打,以及倪迦在食堂被陈劲生掳走的事情传的人尽皆知,陈劲生是在报复,而且是明目张胆的报复,他用行动堵上了所有人那张八卦的嘴。

    也让他“不能惹”的头衔坐的更稳当。

    倪迦在高三的存在彻底成为异类,自打她转来,这个年级就没安生过。

    除了楚梨,女生里似乎没有人愿意和她讲话。

    但她显然和之前有些地方不同了,耳朵上一排耳针,耳骨钳着一颗细碎的钻,她把头发高高束起,发尾勾着卷,她开始画着淡妆来学校,她底子好,轻轻盖一层已是惊艳四座。

    眉眼的妖冶也愈发明显。

    引得同年级的男生又开始蠢蠢欲动。

    **

    那天之后,倪迦有些日子没见陈劲生了。

    肖凯明也销声匿迹,躲在高二,再也不似从前那样抛头露面。

    时间一晃,到周五晚上,将近一星期未联系的顾南铭叫她一起吃饭。

    她人正在校门口走着,决定着去还是不去时,手机被人一把抽走。

    她不悦的抬起头,看清宋彰的脸后,什么也没说,掉头就走。

    “喂!”宋彰快步跟上她,拉住她的校服,“你走这么快干嘛?”

    倪迦倒是没甩开他,直接抬脚,往他肚子上就是一踹。

    宋彰没有防备,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你吃枪药了?脾气这么大!”

    倪迦冷着脸,“找我干什么?你主子又犯病想折磨我?”

    “什么我主子?你说话不能好听点?”

    “不能。”倪迦转身就要走。

    “哎,哎!”宋彰在她身后喊,“他折磨不了你,他生病了。”

    倪迦头也没回。

    “那天我们出去喝酒,有人给他酒里下东西。”

    倪迦脚步猛的顿住,回头,讽刺的笑:“没死?”

    宋彰不想理会她的冷言冷语,直说道:“这事儿可能跟顾南铭有关系。”

    果然,提及顾南铭,她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停顿。

    宋彰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说:“再晚点送医院就真的出人命了,这事儿可大可小,得看顾南铭怎么说。”

    “怎么说?宋彰,你用不着从我这套话。”倪迦往前走了两步,“你找我什么事,直接说。”

    宋彰怔了一瞬,倪迦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聪明。

    不过这事儿,他确实不好开口。

    “陈劲生不肯住院,给他接回家吧,他家人又不在,保姆他压根就不让进他的房间……”

    倪迦出声打断:“找我伺候他?”

    宋彰闭上嘴,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想找个好听点的措辞。

    “你干什么用的?”

    “他根本不听我的啊。”宋彰无奈的耸肩,“一天到晚不吃不喝,药也不吃,光在那抽烟。”

    倪迦:“那他能听我的?你搞清楚,他巴不得我消失。”

    “倪迦,陈劲生其实……”

    宋彰斟酌了半天,说:“他心理有点问题,他和家里关系一直不好,再加上初一你和肖凯明那事,他后来一直是重度抑郁。”

    最后那四个字是倪迦没想到的,她皱起眉,“什么?”

    “他……我跟你直说吧,他心理上的问题很大,他现在那个脾气就是这样一点一点造成的,已经完全畸形了。”

    宋彰看着她,“本来之前一直挺配合医生的,结果自打你回来,他就前功尽弃了。”

    不但前功尽弃,还有越来越严重的架势。

    他是看着陈劲生一天比一天沉默的,他所有的情绪都在她身上牵着,稍有刺激,都是天崩地裂。

    这份感情,比恨更强烈。

    倪迦身边很少有人像陈劲生那么极端,哪怕她生活糟糕透顶,她也没有像他那样,把自己完全分割出正常的世界。

    她想过陈劲生有问题,但没想到自己就是直接因素。

    因为在她曾经的世界里,打架斗殴,以多欺少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她肆无忌惮的扮演坏人,践踏别人的自尊时,从未想过,这些会毁掉一个人。

    那样轻易。

    宋彰的意思她懂。

    解铃还须系铃人。

    良久,她点点头,道:“我可以帮你,但前提是你把事情弄清楚,别把脏水往顾南铭身上泼。”

    她不认为顾南铭是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的人。

    宋彰心里早就有数,见她终于答应,一块巨石落了地。

    “好。”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