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16

    若有人说,这辈子没有遭过大起大落,没有猛烈的悲痛,没有被伤害,想必是幸福且珍贵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劫后余生的日子里,倪迦只图苟活,她被变故打入消沉的底端,她不认为自己有迎难而上的勇气。

    她不想再折腾,没有精力,更没有勇气,她没有精神支柱,没有底气,什么都没有。

    对于任何攻击,谩骂,羞辱,她都能自我消化,只要不再搅乱她的生活,得过且过是她唯一奢求。

    气的跳脚有什么用?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强者说话,没有能力,仅凭愤怒咆哮出来的不公与不堪,只会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现世里,多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旁观者。

    你为什么忍气吞声?

    你为什么不反抗?

    你为什么不坚强?

    你为什么这么软弱?

    ……

    谁生来愿意低人一等。

    当你从高处跌落,连生存都成问题时,吃饱肚子再谈尊严。

    难以接受?

    但这里是人间,不是假象精神世界。

    你能高谈论阔,大言不惭的高举“宁死不屈”的大旗,因为你的生活舒服的像在泡脚,没有完全一致的经历,人们很难做到感同身受。

    可现实能让你把洗脚水喝下去。

    那些开始沉默,开始选择承受的人,从来不是伤口好了,而是长在了伤口里。

    不会永远如此痛苦的。

    因为总会习惯痛苦。

    倪迦兀自摇曳,至于悲喜,已经麻木很久。

    她排斥在人群外太久,一个人孤魂野鬼似的在世上漂泊,她尝到了久违的善意,哪怕只有一点点,都能让她格外珍惜。

    所以,哪怕是螳臂当车,她也想去保护。

    ……

    倪迦到城市六号店,直接上了二楼,停在顾南铭发给她的包厢号门口。

    她深深呼吸两口,推开那扇门。

    灯光昏暗,烟味刺鼻。

    包厢里只有顾南铭和另一个人,他胳膊搭在膝盖上,低沉的坐在沙发里,看着年纪不大,顶多二十出头,剃着板寸,五官很粗,身上还穿着酒吧的制服。

    他应该就是那个酒保。

    倪迦走近,注意到他鼻梁上,嘴角处有多处伤口。

    是新伤。

    他遭遇过什么一目了然。

    顾南铭在一旁闷头抽烟。

    倪迦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她双手慢慢报上手臂,问:“你叫什么?”

    那男的抬眸看她一眼,“张鹏。”

    “张鹏。”倪迦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语调平淡的听不出一丝情绪。

    “出卖朋友好玩吗?”

    “你知道什么?”张鹏这两天不断被人问话,脾气也到头了,眉宇间攒着浓浓的不耐,“陈劲生都找上门来了,就算不是我干的我也得认,谁他妈愿意得罪他?”

    “那就愿意得罪朋友?”

    “那你说,我怎么办?谁都知道顾南铭和陈劲生这阵子有仇,陈劲生出事那天他好巧不巧就在这地儿,我又好巧不巧是给他们那桌调酒的,我能怎么办?”

    张鹏怨气极大,狠狠揩了把短硬的发,道:“本来这两天训练新人就够他妈烦了,非得整这些破事给人添堵。”

    一旁的顾南铭把烟头一扔,烦躁出声:“行了,别整天怨天尤人的,你可他妈闭嘴吧。”

    倪迦抬眼,察觉到什么,“新人?”

    张鹏瞪顾南铭一眼,才道:“酒吧新招了几个人,我还得带着他们学这学那,我都快累吐血了,谁有那个闲心往他酒里下东西?”

    话至此,张鹏也察觉到了,突然一愣,然后紧紧盯住倪迦。

    倪迦不动声色地问:“怎么?”

    “不止我给他们那桌调过酒。”张鹏猛的回想起来,“我中途上厕所,让一个新人帮我看了会儿!”

    倪迦慢慢捏住拳头,“谁?”

    “好像姓肖?才来一个多星期,块头挺大的,有个耳朵还不太好使。”张鹏皱着眉描述。

    只一瞬间,倪迦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冷汗,后衣甚至贴上了脊背,凉嗖嗖的。

    张鹏的描述,在她脑海中汇成一个模糊的人形,他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所有的荒谬在这一刻有了解释。

    她缓缓报出一个人名。

    “肖子强?”

    **

    晚上回到家,倪迦虚脱一般瘫倒在沙发上,长发曲卷着耷拉在地面上。

    她闭上眼,细细碎碎的回忆了一些事。

    从她还是赫赫有名的倪迦开始,从她对善恶没有界定,崇尚暴力解决问题开始。

    那是所有事情的开端。

    她又想起刚刚在酒吧里,她见到肖子强的那一幕。

    他整个人阴恻恻的,蹲在角落里抽烟,灯光将他四分五裂,他脚底的影子,扭曲而灰暗。

    倪迦止步于三米之外,她看一眼就明白了。

    这是一场报复,人人都是施暴者,却还是这些人人,都是受害者。

    长达三年之久,没有期限。

    越来越多的人搅进去,太多的恩怨纠缠在一起,生活像被一根绳子困住,越收越紧,令人窒息。

    多少人为青春里的荒唐付出过代价,肖子强,肖凯明,陈劲生,包括她自己,都正在承受着。

    肖子强的耳朵废了,他留下的是一辈子的痛。

    难以磨灭,足够折磨一生。

    倪迦想,这应该只是个开始。

    她想的头痛欲裂,手机铃声响了,是新手机自己配的系统音乐,聒噪极了。

    倪迦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调整呼吸,语气平常的接通:“周弥山。”

    “嗯。”那边的声音低沉悦耳,透着男人特有的沉稳,“还不睡?”

    国内现在十一点,那边才早晨八点。

    这人向来自律的可怕,这会儿估计刚刚晨跑结束。

    倪迦揉揉眼睛,“准备睡了。”

    “最近怎么样?”

    “还好。”

    “学习跟得上?”

    倪迦保守着说:“还行。”

    “交朋友了吗?”

    “没。”

    “倪迦,你又在得过且过。”

    倪迦没声了。

    周弥山总是这么神。

    “别把自己弄的死气沉沉,我同意你回a市,就是希望你找回做学生的感觉。”

    倪迦笑了一声,说:“我以前可是问题学生。”

    “那就继续做问题学生,没人要求你改变。”周弥山接过她的话,说:“是你一直在逼你自己。”

    “周弥山。”倪迦仰躺着,看着天花板淡淡问:“你是想看我变坏吗?”

    “我只想看你变开心。”

    “……”

    倪迦没想到成熟冷静的周弥山突然冒出这种话。

    她没出声,周弥山不徐不疾的转移了话题,“杨阿姨的新店怎么样?”

    倪迦道:“上周末开业了,我还没来得及回去看。”

    周弥山语气提高,“没来得及?”

    “这周就去。”倪迦赶紧截断,生怕他多问,她又得解释一通。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自己都还没理顺。

    好在周弥山没有深究的意思,又叮嘱了两句,便挂电话了。

    倪迦又给杨雅岚打了个电话,口气轻松,杨雅岚并没有听出她声音里已经难以掩盖的疲惫。

    她说定这周末回去,挂完电话订好票,一切收拾妥当,倪迦把手机扔到另一边的沙发上。

    房间重新恢复寂静。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