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18

    楚梨的意思是,她当局者迷?

    可她真的不想从陈劲生和她之间看出点什么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倪迦呼出一口烟,说:“可能你想多了。”

    楚梨没有多说,耸耸肩,继续低头吃面。

    吃完饭,倪迦先把钱掏了,楚梨站起身说:“下次我请你吧。”

    “嗯。”倪迦叼着烟跨出店门。

    暮色低垂,晚风一溜儿滚上街道,吹亮路边两排灯。

    倪迦和楚梨没走几步,对面走来一群有说有笑的男生,其中一个手里还拍着篮球。

    倪迦觉得,她得去买彩票,这中奖次数不难让她走上人生巅峰。

    可能是刚打完球,天热,陈劲生的外套在肩上搭着,上身一件白色短袖,脖子上挂着一条黑绳,带的什么东西被藏进领口里。

    他刚运动完,面色不如往常冷峻,黑发被汗水浸湿,几丝翘着,几丝贴在额头。

    有颜值撑着,他脸颊带热,发丝凌乱的模样,禁欲又性感。

    倪迦半天没动,嘴里一截烟灰滚落,掉在她身上。

    操。

    她这才回神,往后跳了一步,

    对面传来阵阵笑声,被风送过来。

    她顿时有点烦躁,说了句“笑你妈笑。”

    宋彰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嘲笑她:“你是没见着自己刚一脸痴样儿。”

    倪迦特想再给这人肚子上一脚。

    她和陈劲生八字犯冲就算了,宋彰也上杆子跟她过不去?

    见她面上带愠,楚梨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别生气了,走吧。”

    倪迦瞅着这姑娘有点害怕他们的意思,深呼吸一口,把肚子里那股火压下去,“走吧。”

    她反拉住楚梨,在一群人的集体注视下,一脸严肃的往前走。

    目不转睛。

    表情凝重。

    路过陈劲生身边时,她听到他淡淡说了句,“你上刑场么?”

    “……”

    倪迦耳根一红,假装没听到。

    **

    周末,倪迦起了个大早,洗漱过后,她往脸上拍了点水乳,底都没打,素面朝天,她把帽檐拉低,遮住半张脸,背了个双肩包,一身轻松的就出门了。

    一路晃晃悠悠,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大巴,终于到达b市。

    日头已高照,阳光金灿灿的洒下来。

    城市还是老样子,街边的房高低错落,繁华地带寸土寸金,老旧街区又透着衰败。

    她没离开多久,再次回到这儿,却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大概是离开之前,她还是那个心静如水的倪迦,日子过的不好不坏,凡事能掌控,杨雅岚也在跟前,她还有心思纹个“向死而生”,用疼痛来印记,提醒自己好好生活。

    去了学校之后,脚底像踩了风火轮,日子从没消停过,她被打碎了一次又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倪迦看着眼前的街景,第一次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回a市读书,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思忖间,手机铃声响了。

    “alwaysinarush

    neverstayonthephonelongenough

    isoself-important

    ……”

    倪迦觉得,自己换掉的这首铃声,此时此刻还挺应景。

    她看了眼屏幕,接通。

    “回头。”那边的人说。

    倪迦捏住手机回头,看到周弥山的车正停在她身后。

    他按下车窗,露出一张久违的,嘴角噙着淡笑的脸。

    倪迦转身朝他跑过去。

    车内冷气十足,瞬间吹走她浑身的热气,倪迦起了层淡淡的鸡皮疙瘩。

    她扭过头,周弥山正看着她。

    上次那面见得委实匆匆,这样算,他俩确实有段时间没好好当面说话了。

    倪迦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情绪,但她在这一刻,突然有一种喘得上气的感觉。

    太累了。

    学校的日子压抑的能发疯,她觉得自己很混乱,成天都像在打仗,她必须要全副武装的面对每个人。

    但在周弥山面前,她只用做她自己。

    周弥山眼神一向厉害,他上下扫了她两眼,说:“后悔了?”

    他没指明后悔什么,但倪迦清楚。

    她靠着座位,合上双眼,“有点儿。”

    他勾起唇,说:“以前你可不会轻易否认自己的决定。”

    倪迦懒懒扯了扯嘴角,“我以前是傻逼。”

    周弥山这回是真笑出了声。

    倪迦调整了个坐姿,问:“你怎么回来了?”

    周弥山启动车子,“回来看看。”

    有什么可看的。

    倪迦动了动嘴,没吭声,舒舒服服窝在座位里,“我睡一会,到了喊我。”

    “嗯。”

    **

    杨雅岚的甜品店叫“so sweet”,还挺洋气。

    倪迦进去时,前台只有一小姑娘,甜甜说了声“欢迎光临”。

    店里人挺多,放着轻快的英文歌,空气中充满甜腻的奶油香。

    “妈。”倪迦往里叫了声。

    前台小姑娘一脸惊。

    周弥山停好车走进来,肩宽腿长,身形挺拔,这位行走的海报瞬间吸引了店内大部分女性的目光。

    但看到他径直走向柜台前那个最简单的t恤牛仔裤也挡不住好身材的女人时,众人又都把明晃晃的目光收回去了。

    美人在骨不在皮,她一副好身段已经甩别人八条街。

    倪迦看着向她走来的人,也觉得画面十分养眼,她斜倚着柜台,冲他吹了声口哨。

    周弥山拧眉看过来,眼底有淡淡的警告。

    她这才有所收敛,站好。

    “杨阿姨呢?”

    她往后堂扫了眼,“估计在忙。”

    周弥山点点头,看向旁边玻璃柜里的各式各样的面包,“想吃什么?”

    倪迦对甜品没有偏好,她随便指了几个,周弥山端着盘子给她挨个夹出来。

    他把盘子端去柜台结账时,倪迦拦住他,“你干嘛?”

    周弥山点着手机找付款码,“给你买。”

    “你钱多没处花?”

    “嗯。”

    “靠。”倪迦把他的手推过去,“那我自己买。”

    推推搡搡时,后堂的帘子掀起来,杨雅岚走出来,一见柜台前两人,一愣,随即扬起笑脸,“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倪迦抬头,“我说过了啊。”

    “没问你。”杨雅岚瞥她一眼,走出收银台,笑容对着周弥山,“怎么回来了,那边不忙吗?”

    倪迦翻了个白眼。

    周弥山忍住笑意,说:“回来办点事,这次能呆久一点。”

    倪迦问:“多久?”

    “一周。”

    倪迦面无表情的说:“哇,真久。”

    “倪迦。”杨雅岚皱眉打了她一下,“怎么跟个小孩似的。”

    “……”

    她干脆闭嘴,自己端着刚刚选的面包找座位去了。

    周弥山和杨雅岚交谈几句,店里又来了新客人,目前人手不够,杨雅岚只得嘱咐倪迦几句,又匆匆扎进后堂。

    虽然忙,但看得出杨雅岚挺享受当这个老板娘的。

    倪迦心里慢慢升起一种满足感。

    万事胜意,挺好。

    周弥山过来时,就见她嘴里咬着奶油包,细腿一晃一晃,看起来心情很好。

    他问:“高兴?”

    “嗯。”

    这应该是近期她乌烟瘴气的生活里,难能可贵的一缕阳光了。

    周弥山在她对面坐下来,“说说你自己吧。”

    倪迦含糊着回答:“就那样。”

    周弥山冷不丁的问:“换手机了?”

    她一口面包差点没咽下去。

    “之前那个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告诉周弥山在学校发生的一切。

    这几年她变得面目全非,遇见事儿第一反应就是躲,周弥山真的跟座山似的,稳稳靠靠在她前面挡风遮雨。

    但如果她现在所承受的,都是她曾经犯错的代价,她没道理再去让周弥山替她收拾烂摊子。

    她该自己去赎。

    倪迦被自己这个想法惊了一秒。

    是的,她对陈劲生犯过错。

    这个认知,她到今天才意识到。

    ……

    在b市住了一夜,第二天还得赶回a市,不过这次她不是一个人回,周弥山开车送她。

    第二天开学,周弥山的车准时停在楼底下,还贴心的带了早餐。

    倪迦对于他这个举动,给予一百分的赞美。

    她是那种为了多睡一分钟可以不吃饭的人,经常是饿着肚子往学校赶。

    这会儿正值早高峰,路上有点堵,到达学校门口时,离第一节课上课只剩五分钟。

    倪迦匆匆说了声再见就下了车,人走的太急,手机落在座位上。

    周弥山捡起,开门下车,把手机给她递过去。

    倪迦说了句谢谢。

    周弥山回身的那一刻,有感应似的向另一个方向望去。

    那是一个男生,穿着校服,他身旁的人见他突然停住,叫了他几声都得不到回应。

    周弥山淡淡睨他一眼,这小子倒是有点能耐,被他发现了,目光压根没躲。

    但他没功夫和高中生对视,也不想知道他哪来的敌意。

    周弥山还未动,那男生已经漠然的收回视线,并没有秉持“对视谁先挪开视线谁先输”的幼稚准则。他兀自走进学校,把身边大呼小叫的同伴忽略的很彻底。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