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20

    倪迦没想到今天早晨的医务室这么热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还没走到跟前,远远就看见几个人被医务室老师赶出来,都是熟悉的高二面孔,在医务室门口扎着堆。

    她走近,医务室的门正好打开,出来的人见到她也是一愣,顺口来了句:“咋了?你也被人揍了?”

    倪迦觉得宋彰这句话莫名其妙,她没理他,直接往里走。

    “哎。”宋彰抬起一只胳膊拦住她,“你来干嘛?”

    倪迦把手里的药盒冲他摇了摇。

    宋彰凑近看了眼,“……止痛片?”

    “帮同学拿的。”倪迦见他还堵在门口,有点不耐烦了,“能让让么?”

    “你等等。”宋彰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进去了。

    倪迦不知道他搞什么,没一会儿,他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盒药。

    宋彰喊了门口几个男生其中的一个,把药盒扔给他,“帮忙送倪迦班上去。”

    男生刚要问为什么,宋彰看了看倪迦,然后使了个眼色过去。

    男生瞬间了然,还很夸张的“哦”了一声。

    了然个什么东西?

    倪迦觉得更莫名其妙。

    那男生也不问这药给谁,倪迦是哪个班的他们这群人早就知道了,他冲宋彰点点头,一溜烟儿人就没影了。

    这群人不上课的吗?

    “你看,我帮了你一个忙,你也帮我一个呗。”

    宋彰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嘴脸。

    倪迦看着他,“你不是看我不顺眼么?”

    前两天见了她还对她横眉冷对的。

    “没没,我哪敢看你不顺眼,你是我女神。”

    “得了。”倪迦看他那副表情都膈应,“直说。”

    宋彰笑笑,两只手比划着说:“今天早读课的时候,生哥和肖凯明发生了点小摩擦……”

    “摩擦到医务室来了?”

    “……”

    肖凯明当场是晕过去了,他们几个急急忙忙往医务室送的途中又给醒了,没大碍,就是头磕破了,血沿着脸流下来看着挺渗人。

    陈劲生出了教室就没人影了,估计这会儿还没消气。

    宋彰故意往严重了形容,“反正生哥破相了。”

    倪迦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

    宋彰见她半天不吭声,脸立马垮下来,“你这人怎么这样?”

    她动了动唇,原本到嘴边的“恭喜啊”三个字,又咽回去了。

    和肖凯明?

    肖凯明和陈劲生之间的仇恨不比她轻,他忍了这么久,骨子里那点自尊又不允许他这么忍下去。

    她脑海里不自觉闪过那天在酒吧里,肖子强阴沉的半边脸。

    那张脸爬满阴影,完全陷在黑暗里。

    倪迦收回思绪,“帮什么忙?”

    “啊?”

    宋彰愣了一秒迅速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了个创可贴出来。

    “你要见着生哥,就把这玩意儿给他。”

    **

    倪迦回班路上经过操场,远远就听到篮球砸地的撞击声。

    “砰”,“砰”,“砰”,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

    倪迦往篮球场方向看了一眼,这个时间,马上第一节课上课,篮球场上只有一个人在疯狂投球。

    他站在三分线外,起跳,手臂用力,狠狠把篮球抛出去。

    橘色的球体在空中划过弧线,直直坠入篮筐。

    他跑过去捡球,一路拍回三分线外,再投。

    一直这样来回,重复,他打的极用力,每个动作都用尽狠劲。

    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球场上。

    那个人的身形,倪迦觉得,这辈子都忘不了。

    她脚步停住。

    同一时间,上课铃打了。

    倪迦没犹豫,直接转身走向篮球场。

    妈的,逃就逃了。

    **

    陈劲生投的又一球没进,在篮筐上滚了一圈后,歪着掉下去了。

    那球直直往球场外弹,最后弹起来的那一下,被一只白皙的手接住了。

    倪迦一边运球一边走向他,在离他还有几米远时停下,一扔,把球对着他抛出去。

    陈劲生单手接住后就没动作了,他粗粗喘着气,眼皮半垂着看她。

    左眼角下边一道血痕,挺明显。

    但并不影响整体,有些男性,天生适合伤疤。

    倪迦在一瞬间觉得,陈劲生如果哪天真破相了,可能比现在更帅。

    “打一场?”

    她挑起一边眉,仰头问他。

    这人是真高。

    陈劲生抿着唇没说话,他运动后身上一阵一阵的热气烘着她,这是真实存在的荷尔蒙,比什么都能让人心跳加快。

    见他目光冷淡,倪迦又说:“我有东西给你。”

    陈劲生这才有了点反应,眯了眯眼。

    他这个动作,一般人做出来都像近视眼,但他就能做出些威胁的意味来。

    倪迦扬起下巴,“先赢我。”

    她话音刚落,陈劲生手底下突然开始运球,一个转身便越过她。

    靠。

    倪迦反应过来,侧身扑上去截他的球,陈劲生速度比她更快,球从背后一传,已经换另一只手拿球。

    他膝盖一弯,动作准备起跳,倪迦顺势跟着跳起来,准备盖他的球,但下一秒,陈劲生突然从她身侧闪出去。

    快的来不及看。

    好一个假动作?

    倪迦回头时,篮球正中篮筐。

    陈劲生还保持着投篮的动作,胳膊伸在空中,小臂线条显尽。

    前后一分钟不到。

    这他妈结束的也太快了吧。

    倪迦以前好歹也能跟男生打两场的。

    她回过神,就看到陈劲生半侧着脸看她。

    眼睛漆黑。

    目光很难说不是嘲讽。

    他说:“还先赢你。”

    “……”

    倪迦翻了个白眼。

    就这么两下她已经感觉到了,他这水平,完全是篮球队级别的。

    虐她跟虐菜似的。

    倪迦吸了两口气,堆起笑脸,“你好厉害哦。”

    陈劲生身上的戾气褪去大半,不那么压着人了。

    他无视她假惺惺的笑,问:“不是有东西给我么?”

    愿赌服输,倪迦从口袋里把宋彰给他的创可贴拿了出来。

    陈劲生只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

    他从来不贴这种玩意,任伤口自生自灭。

    倪迦看出他的抗拒,一步跨到他面前,嘴里叼着一个边角,把上面的胶纸剥了。

    “脸。”她说。

    陈劲生梗着脖子不动。

    “你这伤口在脸上,容易沾细菌。”

    陈劲生面无表情,还是不动。

    “生哥。”倪迦歪着脑袋,突然跟着宋彰他们这么叫了一声。

    陈劲生果然回头了,居高临下看着她。

    “你叫我什么?”

    “生哥。”倪迦勾起唇,“不能叫?他们都这么叫的。”

    陈劲生运动完,整个人都沾了点活气,他走到球架下拿外套,说了句“随你。”

    他躬下身的那一刻,脖子上的吊坠从领口里抖出来,在半空中悬晃着。

    看颜色和材质,应该是一块檀木。

    种类是什么她分不清,但檀木好在能静心养性,化解戾气,这么一看,陈劲生再适合不过。

    倪迦视线缓缓上移,问:“你贴不贴?”

    她手里还拿着那个被剥开的创可贴。

    陈劲生沉默了一会,把校服套在身上,然后折步走到她面前。

    他没说话,眼睛淡淡看着她。

    倪迦会意,踮起脚尖,眼疾手快的给他贴上去。

    末了,看着他的脸说:“好帅哦。”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等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