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21

    倪迦收回手,看着大佬脸上的创可贴,笑着说:“好了,回去上课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佬没动。

    陈劲生从刚开始就一直看着她,就那么盯着,没有其他动作。

    他的目光过于**,倪迦甚至不用去看,都能感受到他外露的情绪。

    陈劲生不懂得隐藏,或者说不屑于隐藏,他所有的爱憎都很直接,厌恶在眼里,炽热也在眼里。

    但这不会是一份正常的感情,它从萌芽的那天起,就是扭曲而疯狂的。

    陈劲生问:“宋彰叫你来的?”

    他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她主动过来找他。

    倪迦说:“也不算是,碰巧遇到的,他也在医务室。”

    陈劲生目光一深,“你去那干什么?”

    “拿药。”

    “什么药?”

    “同桌要的。”倪迦说完,慢慢呼出一口气,“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很容易想多。”

    陈劲生从嗓子里发出轻嗤,似乎很不屑。

    他每次都这样。

    别扭的很。

    倪迦转过身,“我走了。”

    陈劲生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今天早晨送你来学校的是谁?”

    这话问的,其中之意味相当明显。

    倪迦转回身去,他眉眼处已经凝聚一片躁郁。

    她缓声问:“你看到了?”

    答非所问。

    陈劲生只是重复,“他是你什么人?”

    他偏执的厉害,想知道什么就会一直问,直到得到答案。

    倪迦:“朋友。”

    什么朋友?

    关系到哪一步的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会早晨送她来上学?

    她和那个男人之间的默契,根本不是简单的一句“朋友”可以总结。

    她信赖他。

    能让一个浑身竖刺的人放下防备,需要忍受穿过血肉的痛,还愿意去拥抱她。

    陈劲生不想再问了。

    顾南铭是她朋友,那个男人也是,千千万万个人都是。

    只有他不是。

    铺天盖地的情绪又疯狂涌动上来,无力又疲惫,还有抑制不住的晦涩。

    这种感觉陌生极了,让他心头止不住的烦躁。

    他冷下脸,沉默着不再说一句话,越过她离开。

    倪迦看着他的背影,拳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捏紧。

    **

    陈劲生脸上挂着个创可贴,宋彰一眼就瞅见了。

    这么说倪迦已经见过他了?

    那这人怎么还阴阴沉沉的,比早晨那会儿看着更吓人。

    倪迦也不管用了吗?

    有人见陈劲生脸上多出来的胶带,打趣道:“生哥也开始注重形象了?”

    陈劲生脸色一暗,抬手就把眼角下边的创可贴撕了。

    他撕的太快,胶粘着皮肤,伤口周围红了一片。

    那人意识到说错话,讪讪闭了嘴。

    宋彰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问:“你今儿怎么回事?情绪又严重了?”

    陈劲生唇线绷的紧直。

    他就是不舒服,浑身都不舒服,又找不到源头,这种不清不楚的烦躁让他没办法冷静。

    宋彰寻思了会,试探的问:“那个创可贴……”

    “宋彰。”

    陈劲生抬眼冷冷看着他,“你别他妈再把那女的往我跟前推。”

    那女的……

    宋彰无语,还不是你想见我才敢推的。

    搁以前,他要能在背后怂恿人姑娘主动找他,还往他家领,恐怕早得挨一顿。

    不过听这称呼,这俩人又闹起来了?

    宋彰叹了口气,“阿生,你和倪迦在一起的时候,没发现自己有变化吗?”

    陈劲生沉着脸。

    宋彰语重心长道:“你没发现,偶尔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失控的。

    但倪迦能让他在边缘处找回理智,还不止一次。

    陈劲生还是一句话都不讲。

    “生哥。”宋彰手掌覆上他的肩,循循善诱:“我也是为你想,以毒攻毒,说不定你能好。”

    陈劲生听完,直接打掉他的手,“我宁愿一辈子都不好。”

    “话不能这么说。”宋彰皱起眉,“你不挺喜欢倪迦的么?”

    “喜欢?”陈劲生想起她刚刚的样子,冷笑一声。

    “我恨不得想掐死她。”

    **

    晚上放学,倪迦和顾南铭坐在幽意烤吧吃东西,吴澈也跟着蹭在他们这一桌,兴奋的讲着他怎么和宋涛争夺年级扛把子的宝座。

    宋涛就是宋彰的弟弟,上次在百乐门ktv闹事儿的那个。

    小屁孩还沉迷于中二般的混社会,无法自拔,丝毫没有因为上次的事收敛半分。

    他讲的眉飞色舞,倪迦手里夹着烟,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对于吴澈这种一心想着做头头儿的小痞子来说,生活永远新鲜,任好日子白白流淌,以为一生不过如此。

    成天打打杀杀,能动手就不动嘴,听起来热血澎湃,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这种社会青年哪哪儿都有。

    心智不成熟,好坏没有界定,才能胆子大过半边天。

    年纪再大些,回首看看,尴尬又好笑,那些鸡飞狗跳的日子,没准儿还能让人回想起来热泪盈眶。

    不过眼下,谁让他们正年轻呢。

    倪迦不自觉又想起初三时候的自己。

    要是没这档子事,说不定她还能正大光明的回视陈劲生那些明目张胆的目光。

    可如果没这回事,恐怕他也不会拿正眼瞧她吧。

    他那个性格,不就是现在好多姑娘喜欢的么,哪能轮得到她。

    倪迦呼出一口烟,自嘲的笑笑,什么时候她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了。

    吴澈拿着串烤肉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倪迦姐,你做梦呢?”

    倪迦反应过来,烟灰都烧了好长一截。

    顾南铭给她递了个烟灰缸过来。

    倪迦弹掉,摁灭,才问:“你刚跟我说什么?”

    吴澈叽叽喳喳半天,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我说,宋涛最近又和我没事找事,我准备跟他干一架,揍死他个傻逼,以后初二我说了算。”

    倪迦还没说话,顾南铭憋着笑点头,“行,我给你叫人。”

    “……”

    倪迦打了他一下,眼尾扫过去,“你闲不闲。”

    多大人了还跟着瞎凑热闹。

    顾南铭顺势把她胳膊拧了一下,倪迦瞪他一眼,他才笑着松了手。

    陈劲生一推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身边的宋彰也看到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打情骂俏?

    宋彰一直以为,上次顾南铭说倪迦是他女朋友,是碍于在场的人多才随口承认的。

    这么一看,他也有点懵了。

    搞不准人家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

    这样,酒吧下药那事儿,倪迦始终站在顾南铭那边也有了解释,她不是跟陈劲生对着干,她完全可能是护男友。

    宋彰几乎能立刻感受到陈劲生风雨欲来前的平静。

    死亡平静。

    后面跟进来的几个人,看见倪迦他们那一桌,也不吭声了。

    宋彰咳嗽一声,看着陈劲生僵硬的肩头,“要不咱换个地儿?”

    天大地大,何处都是家。

    陈劲生没动。

    那股被他强压了一天的躁劲终于冲破所有神经,争先恐后的往外迸。

    他一定是疯掉了。

    陈劲生往前走了几步,停在倪迦桌前。

    “昨天晚上一个,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你脏不脏?”

    他说这话的时候,满眼都是嫌恶。

    脏?

    倪迦垂下眼,

    哦,她差点忘了,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卖的,他还骂她母狗呢,就在这家烤吧外边的路口。

    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之前,他们两看生厌的时候。

    可是他们也没好过啊。

    他本来就讨厌她。

    她怎么就突然好难受啊。

    顾南铭黑着脸骂出口:“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

    陈劲生下一秒就要发作,倪迦“嚯”的站起来,把顾南铭一把拉走。

    她淡淡的说:“不用你们换地方,是我恶心,我走。”

    说完,她谁也没看,拉着顾南铭就出了烧烤店。

    宋彰叫了她一声,她没回头。

    踏出店门的那一刻,倪迦听到了里面桌椅全翻的声响。

    他估计又气炸了吧。

    她想。

    手机用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等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