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27

    陈劲生和人拼酒,八百年不能有的奇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海量,众人皆知,宋彰和他玩的这几年,从没见他喝多过。

    总有些人,喝多少都面不改色,没人知道底在哪,灌不醉喝不翻的。

    更何况,他今晚一直没有兴致,基本没有碰过酒杯。

    他安的什么心,不用多说。

    倪迦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了。

    她只知道他俩玩骰子,前几局总是她赢,她倒满满一杯让他喝,他就乖乖喝,什么也不说,很快,他那边一**就要见底。

    倪迦得意极了,悠悠笑着,“你不行啊。”

    观战的宋彰低声说了一句,“天真。”

    倪迦那点路数,靠的全是以前混场子的经验,唬得住一般人,唬不住陈劲生这种靠脑子的人。

    玩骰子除了运气,剩下全是演技。坑蒙拐骗,谁能把谁往沟里带,谁就赢。

    以倪迦的智商,陈劲生能把她带偏十万八千里,她还能反以为自己完全碾压了他。

    几把过后,陈劲生差不多摸清了她那些招数。

    他不让着她了。

    倪迦越玩越懵,她觉得陈劲生跟个探头似的,能看到她筛盅里的点数,她每次报假数,心头正虚着,他就面不改色让她开。

    开开开,开你个头。

    于是全程被压着打,再也没赢过。

    她一杯接一杯的喝,陈劲生也不拦,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着。

    喝到大脑混混沌沌,世界变重影,倪迦使劲睁大眼睛,酒**是歪的,茶几也是歪的。

    天旋地转。

    倪迦上头了。

    她喝多归喝多,思路还是有的。她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醉了,反观陈劲生,好整以暇的坐着,面容寡淡,从头到尾就喝了一**。

    就他妈,就一**。

    那空**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个侮辱。

    那是陈劲生给她留的面子。

    倪迦指着他,指尖马上戳到他脸上,“你故意的。”

    陈劲生也不反驳,“看不出来么。”

    他看她的眼神有深意,似乎他一早看破她今晚带有诱惑性的行为。

    倪迦笑了一下,“然后呢,带我回家?”

    陈劲生眯起眼,慢慢道:“你不就想这样。”

    全都是肯定语气的问句。

    他把她那点心思看的透透的。

    倪迦弯唇,“我还真不想。”

    ……

    最后,她还是被陈劲生带走了。

    她太高估自己了,腿软的根本走不了路,喝的酒全都进了脑子似的,全是水,整个人都是傻的。

    倪迦依稀记得楚梨最后跟他争执过谁送她回家,但那时她正被人背在肩上,舒服的她不自觉就勒紧了那人的脖子。

    她不想动。

    然后,楚梨就没声了。

    应该是陈劲生胜了。

    陈劲生一路上动作都相当粗暴,上车下车都是用扯的,倪迦脑门全磕在车沿上,砰的一下又一下,这些她都有印象。

    她来脾气了,开始闹,在他怀里拧过来扭过去,蛇一样。

    她听到陈劲生低骂了一声,“操。”

    好凶。

    倪迦缩缩脖子,不敢动了,迷迷糊糊进了楼,上电梯,她挂在他身上,软绵绵一滩泥。

    看到熟悉的密码锁后,倪迦心想,今晚应该是要和陈劲生睡了。

    她本来不想的,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倪迦思忖着,思维跳的很快,又开始想另一个问题。

    陈劲生身材好不好?

    她没看过,现在就想看一看,被陈劲生推进门后,她反身把他抵在门上。

    倪迦把他领口扯开,两只手灵活的钻进去,被他两排深深的锁骨硌了一下手。

    哇。

    她还想往下摸,手腕就被狠狠攥住了。

    来了。

    她要被他甩到床上了。

    所有的电视剧小说都要有这一段,她一通乱撩,惹火上身,他忍无可忍,要用强了。

    倪迦兴奋的等着。

    然后,她被他一路拽到了卫生间。

    倪迦:“要在这里?”

    好兴致啊。

    陈劲生没说话,没听错的话,他似乎还冷笑了一声。

    下一秒,他取下花洒,直直对着倪迦的脸打开喷头。

    冷水笔直的呲在她脸上,倪迦被淋了个透,张嘴就骂,差点没呛死。

    “陈劲生!”

    她尖叫,手乱舞着去挡水,陈劲生冷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清醒了?”

    “靠,你有病是不是?”倪迦作势要踢他,“快点关了!”

    陈劲生说:“我问你清醒了没有?”

    “你妈的。”倪迦一咬牙,顶着冷水冲上去抢花洒,陈劲生比她快,手一扔,花洒摔到地上,她扑了个空。

    冷水还在地上往外喷,倪迦头发丝紧紧贴着脸,浑身衣服都湿透,要多狼狈多狼狈。

    “你干什么?”

    倪迦瞪着他。

    “把你的脸洗干净。”陈劲生越过她去关水,从旁边的置物架上取了浴巾扔在她身上,“很丑。”

    “你说谁丑?”倪迦气笑了,“你喝多了吧。”

    “倪迦,你哪来的自信。”陈劲生回头看她,目光很淡,“我见过比你好的。”

    “……”

    倪迦:“然后呢。”

    陈劲生说:“我要想跟你上床,用不着你主动来送。”

    倪迦被他噎的竟然说不出话。

    她一直都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极度自信,她是泡在别人欣赏的目光里长大的,“漂亮”二字,她听的耳朵都要起茧。

    但陈劲生没讽刺也没不屑,他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讲着一件平静的事实。

    这种态度,很伤自尊。

    她一直以为,只要她耍点手段,陈劲生就能被她迷的鬼迷心窍。

    她知道很多事儿可以靠脸行方便时,就已经开始学习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纯粹的,以一个“漂亮女人”的身份。

    但很显然,从在酒吧开始,陈劲生就不吃她这套。

    倪迦有点颓。

    还有点难以名状的羞辱。

    她在他眼里,已经下作到没边了。

    想起来之前在酒吧她的各种行为,她估计陈劲生就像在看戏。

    看她风情万种的扭着,像个傻逼。

    倪迦把浴巾从身上扯下来,“我要脱衣服了,你要继续看吗?”

    陈劲生勾了一下唇,转身,帮她带上门。

    **

    倪迦洗了个热水澡,洗发露什么的都是外国文字,像英文,又像法语。

    香味很淡,被水冲掉泡沫后基本上没有味道。

    把一身的烟酒味洗了,倪迦觉得清爽很多。

    她洗完,才发现没有换洗的衣服,全他妈被浇透了,还滴着水呢。

    倪迦把衣服全洗了,然后用吹风机吹干内衣内裤,赶紧套上。

    搁以前,她完全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真空上阵,但现在不行,她不能贴着脸再让陈劲生羞辱她一次。

    倪迦裹好浴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褪去浓妆,眉眼淡淡,唇色淡淡,黑眼圈也冒出来了,好在底子不差,她皮肤白,五官又长得好。

    纯素颜啊。

    彻底没包袱了。

    这么折腾了半天,倪迦从浴室走出来时,差不多有两个小时。

    身后的水汽连换气扇都排不走,争先恐后的冒出来。

    她裹着浴巾,也没拖鞋,光脚踩在透亮的瓷砖上。

    卧槽,好冰。

    倪迦缩了缩脚趾,陈劲生还开了空调,这房子冷的跟冰窖似的。

    倪迦往前走了几步,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

    他做饭了?

    她走到餐厅,果然,桌上摆了一碗粥,最普通的白米稀饭,此刻在暖橙色的灯光润色下,显得极其诱人。

    听见动静,陈劲生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他头发半干着,脖子上挂着条毛巾,换了身衣服,黑t中裤,休闲居家款。

    应该也是刚洗过澡。

    他身形修长,肩宽却不显壮,比例也极佳,属于挂块破布都好看的类型。

    倪迦目光不躲不闪,肆无忌惮的上下看着。

    陈劲生淡淡开口:“我以为你要换层皮再出来。”

    “……”

    “哦。”倪迦回应的也很冷淡,她现在很放松,懒得跟他装腔作势,指了指桌上的粥,“给我的?”

    “嗯。”陈劲生走到桌边,“不热了。”

    “没事,能喝就行。”倪迦不讲究这些,也因此经常吃坏肚子。

    “你喝吗?”她问。

    陈劲生摇头。

    倪迦兀自端起了勺,尝了一口,还好,温的。

    很香,米粒也软软的,顺着食道滑进肚,很舒服。

    她咕咚咚喝着,陈劲生从玄关处提了双拖鞋走过来,放在她脚边,起身时,她一双腿白的晃眼。

    她圆润的肩头和两条胳膊全露在外面,细而白,像洒了珍珠粉,泛着银光。

    陈劲生敛眸,“冷么?”

    “还行。”其实有点。

    陈劲生再没说话,又转身进了房间。

    这回出来,手里拿着一件t恤。

    “等会套上。”他把衣服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

    倪迦有点惊讶,他竟然会拿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还是说,她穿过这一次,他就不要了。

    “这件送我了?”

    倪迦说着,翻到了t恤领口的lv标志。

    陈劲生坐进她对面,说:“你想多了。”

    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