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pter29

    倪迦没想过,自己会和陈劲生到这一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到现在为止, 都比她想象中的能忍。

    她宁愿和他打一炮, 完事儿当什么也没发生, 恩怨两消, 当回陌生人, 也好过他把她按在沙发上亲, 还压着她不让动。

    她不是没有见过他性感时候的样子,在天台上那次,樊茵抱着他又亲又啃,活色生香之下,他还清净自持, 月光落在他身上都像洒了层霜。

    那时她觉得, 这男生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禁欲”感。

    美人在怀也面不改色, 他抿着唇沉默的样子, 比千斤春药还让人心生邪念。

    女生都好这口。

    尤其陈劲生是个典型。

    生人勿近, 倨傲又清高, 脾性暴躁, 眉间总攒着挥之不去的冷戾。两种极端在他身体里碰撞,撞出一个矛盾的, 却又锋利的个体。

    他裁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旁人学不来,在一群油腻男子里, 独占一方净土。

    这样的人, 陷入疯狂是怎么样的。

    想想就很刺激。

    察觉到她在出神, 陈劲生狠狠咬了她一口。

    她立马瞪他,他眼睛笑了,从她口腔退出来,开始吮她的唇。

    她这张嘴从来都说让他生气的话。

    早该堵上了。

    陈劲生亲的很凶,他捏紧她的手腕,死死按在沙发里,另一只手掐着她的后脑勺,只要她躲,他就给她压回来。

    他不温柔,逼着她回应,她的舌头被他咬的发麻。

    连她换气的机会都不给。

    倪迦只有一只手是自由的,她去推他,却被他坚硬的胸膛顶住,他紧紧压着她两坨柔软,她的手被卡在中间。

    妈的,抽不出来。

    倪迦放弃了。

    她不再动,睁着眼睛打量陈劲生。

    她接吻从不闭眼。

    她喜欢盯着对方看,看他们眉头紧皱或是忘乎所以;总之,他们沉迷于她的表情各式各样,也让她明白,她从未被降服,也从未真正投入进一场缠绵之中。

    陈劲生也没有闭眼,他睫毛很长,凑近看,才发现有层浅浅的双眼皮褶,平常看着像单眼皮,因此常显得他眼睛单薄又凌厉。

    他眼底涌动着暗火,瞳仁是漆黑的,幽深的,又亮的摄人心魂。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锋,没有谁是屈服的那一方。

    陈劲生霸道,侵略似的强攻,她就放软身子,随他。

    亲了五分钟,陈劲生终于放开她。

    倪迦面不红耳不赤,头发散着,领口歪了,浑圆露出半边。

    陈劲生想起身,倪迦抬腿,两条细腿灵活的夹住他的腰身。

    她软泥一般滩在他身下,媚眼如丝,“这就走了?”

    他明明硬的跟块铁一样。

    陈劲生嗓子哑的厉害,“放开。”

    “干嘛,亲都亲了,不用我帮你?”

    陈劲生突然抬手,狠狠抓了一把她半露的酥胸,倪迦吃痛,心口一颤,腿松了。

    他从沙发上垮下来。

    顶着跟棍儿往卫生间走。

    倪迦悠悠坐起身,倚着沙发边,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准备自己解决?”

    她这会儿的形象,妖精上身,就差吐丝了。

    陈劲生没搭理她。

    他憋的脑仁疼。

    倪迦打的什么心思他很清楚。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刻意的勾引,勾引他和她发生点什么,把那些不能解决的事,拖到床上一次性解决。

    只要一上床,他们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有了明确的定义。

    一炮泯恩仇,完事儿直接拍屁股走人。

    外人眼中,他们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处处恨她,欺负她,到头来还和她搞到一块儿,打脸打的生疼。

    如果真的发生了,他的高傲不会允许自己再去找她。

    倪迦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今天才黏着他不放。

    说到底,她想结束。

    以一种最疯狂的方式。

    和他告别。

    **

    倪迦听着陈劲生房间浴室里的水声,自己重新点燃一根烟。

    客厅里还残留着旖旎的氛围,她没表情的笑了笑,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还能这么清流的和人只亲一次,什么都没干。

    今夜没有如她所愿。

    她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是在楚梨说出“陈劲生喜欢你”的那一刻。

    他看她的眼神里,包含了他全部的矛盾。并且,他正在一点一点放弃挣扎。

    她本想着,就算没有改变什么结局,和他睡一觉她也是不亏的。

    但她也意识到了,陈劲生根本不上套。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不过她那些歪门邪道也不难猜,撩拨他也好,故意拼酒也好,拼命喝多也好,她演的半真半假,他脑子向来都够用,感觉到她和平常不一样的时候,应该就猜到了。

    用身体来换一个结果,确实是最下等的办法。

    但她无路可走了。

    她不想这么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

    她是要走的人,如果离开之前,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好好结束,那就让它永远混乱在这里。

    她什么都不想带走。

    很自私。

    但她怕极了生活再一次偏离轨道。

    倪迦起身,去客厅开了半扇窗,让烟味散出去。

    她靠着窗,几百米之上的夜空黑而远,俯瞰世间,万物都变得渺小。连绵的车流将城市四分五裂,有风涌来,她的发开始狂舞。

    陈劲生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落地窗前的倪迦,瘦的摇摇欲坠,她不妖气横生的时候,总是隐隐透着颓丧。

    她什么都不在乎,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

    也是在这一刻,陈劲生觉得,她总有一天会再次离开。

    这种想法让他瞬间觉得呼吸困难。

    如果她没有再次出现,他可以一直像原来那样生活,被困在反复无常的情绪里,被折磨,被束缚。

    他必将抛弃温暖,走向苦寒,长夜漫漫,五味乏乏。

    美恶都不过如此。

    他曾见过极致,再也难起波澜。

    可现在,她让他尝到了炽热欢愉。

    从开始的点点,到后来悄无声息霸占他整个人。

    **

    陈劲生走过去,手臂环过她,把她拦腰从窗边抱开,伸手关上窗。

    倪迦乖乖靠在他怀里,然而没多久,陈劲生就放开了她。

    倪迦眨了眨眼,“我睡哪儿?”

    陈劲生把她带到一间房里。

    应该是客卧。

    她估计这房里都没人睡过,因为床很新,床单被套上一丝褶皱都没有,白墙上只有一盏壁灯,再无任何装饰。

    冷冰冰的。

    她也想不出还有谁会在陈劲生家住一晚上。

    他爸妈么?

    这房子她来过两次,只有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他是独住。

    应该也没有人管他。

    倪迦走过去摸了把被单,缩回手,“冷。”

    陈劲生看她一眼,“要我先给你睡热?”

    “也不是不行。”

    陈劲生把房间的空调**扔给她,转身要走,关门之前,他又折回身子,“明天什么时候比赛?”

    倪迦调着空调温度,头也没回,“别来。”

    陈劲生倚着门,一动不动。

    她这才回头看他:“我跑步很丑。”

    他还是没走,眼睛直直盯着她。

    倪迦叹了口气,“九点半开始。”

    陈劲生“嗯”了一声,起身给她关上门,“睡吧。”

    操。

    什么人啊。

    亲完还这态度?

    倪迦翻了个白眼,一头扎进床里。

    **

    倪迦在陈劲生家的第一夜,睡得很好。

    她以为她会失眠,好歹有了突破性进展,怎么着她也得兴奋一晚以表诚意。

    但她高估自己了。

    她不但睡得特别好,还睡过了头。

    朦胧之中,她是被人从被子里扯出来的,陈劲生一脸烦躁的把她“唱着歌”的手机扔过来,“吵了大半天,你他妈听不见?”

    “……”

    她昨天晚上没带手机进房间,真的没听见啊。

    倪迦接过来,手机铃声刚好停了,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他们班班长。

    再看时间,倪迦惊了,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我操,九点了?”

    她九点半有八百米好不好?

    倪迦气急败坏的看向陈劲生,“你怎么不叫我?”

    说完,才发现自己嗓子哑了。

    头也晕的厉害,灌了铅似的。

    宿醉加冷水泼脸加不穿裤子的下场,就是她成功感冒了。

    真是日了狗了。

    陈劲生脸色也很难看,他昨天晚上着了魔一样,天快亮了才睡着,又被叽里呱啦的铃声吵醒,这会儿浑身上下都叫嚣着不爽,十分不爽。

    偏偏倪迦还在一个劲的聒噪,陈劲生耐心全无,上前一步,猛的把她按倒在床上,语气恶狠狠的。

    “你他妈要滚就赶快滚,再吵,我今天让你死床上。”

    他这一刻迸发的全是陌生的气场,很吓人。

    倪迦心砰砰砰直跳,怔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气的一把推开他,“我滚我滚!”

    她飞快洗漱好,匆匆忙忙换上昨天洗好的衣服,边扎头发边往门口赶,头发被她扎的东倒西歪。

    倪迦一路上都发出“哐哐当当”的声音泄愤,她气死了。但她没想到的是,陈劲生比她更狠,当着她的面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随后,“砰”的一声巨响摔上门。

    震的地都在颤。

    昨天就是这个人抱着她亲的?

    就是这个人逼着问她今天什么时候比赛?

    骗子。

    倪迦指着他的房门,哑着嗓子尖叫:“你他妈今天别来找我!”

    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