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chapter31

    枪声划破长空,一行人向前冲出去。

    刚开始看不出差距,所有人挤在内道。第一个弯道后,樊茵的大长腿和体育优势就出来了,她迅速抢占第一跑道成为领头,速度只增不减。

    她那些姐姐妹妹和男**慕者站在旁边“女神女神”的喊,嗓子都要吼裂,声浪充斥整个赛道。

    那阵势,好像樊茵已经拿了第一似的。

    倪迦始终拿捏着速度,和其他几人匀匀保持在中间,她喜欢拉距,擅长爆发,以前有她上场,必然是最有看点的那个。

    第一圈快要结束时,樊茵仍然保持着第一,原本在她身后紧跟的女生步调随着体力的消耗而变慢。

    前三之间的距离此时拉开了,各自隔着一段。

    大家进入疲倦期,摆臂变缓,风都成了前进的阻力。

    倪迦跑到第一圈第四个弯道时,被身后两个女生挤了内道的位置。

    她们很快跑过她。

    倪迦前面有五个人了。

    她心态好,还是稳稳保持着呼吸。

    倪迦在众人给樊茵的疯狂打call助威的夹缝中,听到了来自同班同学的呼喊,平时没怎么讲过话的同学都在喊她的名字。

    尤其是班长,一个劲的往前挤,挥着手里的矿泉水**。刚被自律队的人提醒向后站,远离跑道边的红线,转眼又贴上来。

    “倪迦,加油啊!”

    他们喊。

    倪迦,加油啊。

    时光仿佛拉回三年前,那时候她参加运动会,全场都为她尖叫。

    那时候,她身边还有一群人,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用最声张的方式为她呐喊,他们也在高呼她的名字,她不知道,她一生中再也没有那样肆意的时刻。

    她孤身前行,所得寥寥。

    倪迦迈开步子,听着自己的一呼一吸开始变快,烈日当空,她的汗滴进眼睛里,模糊了视线,又辣又疼。

    她随手摸了把,继续跑。

    这是她最后一次,在这个操场,这所学校,这座城市,作为十六中的学生倪迦参加运动会。

    前半段有多风光,后半段就有多灰暗。

    所谓年少轻狂惹尽啼笑,她也曾穿花戴银风月难扯,而今,往事泯于江河湖海,缘生缘灭,本是一场空。

    她的高中生涯,终于要到尽头了。

    ……

    最后一圈,倪迦开始狂奔。

    操场上是愈发高涨的呼喊,她耳边生风,全然听不见是谁在喊,又在喊着谁。

    她的心是静的。

    她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里舞动,带着呼之欲出的澎湃。

    倪迦不知道,她在别人眼里,上演了多戏剧的一场比赛。

    她的爆发是突如其来的,毫无征兆,从第二圈开始速度越来越快,她不从内道超,而是笔直的从外道冲出,挨个儿追上前面的。

    一个,两个,三个,她在外道圈超了前面的四个人。

    只剩樊茵。

    樊茵听到背后那道渐渐逼近的脚步声就已经急了,她有种预感,全场沸腾成这个样子,追上她的人一定是倪迦。

    她攒着最后直道冲刺的劲提早放出来,但没有用,她身体到极限,冲刺没有保持多久就泄了。

    倪迦在最后一个弯道直接越过她,她高高束起的发在她眼前一闪而过,离她越来越远。

    最后的冲刺,樊茵彻底没了力气,只能靠身体麻木的摆臂支撑。

    就在这时,即将到达终点的倪迦突然停下脚步。

    全场懵逼。

    裁判抱着计时器急得跳脚,“跑完啊!记着时间呢!你干什么!”

    倪迦不在乎,她转过身,面对面朝着向她飞奔过来的樊茵勾起唇,然后倒着往后跑了两步,张开双臂,背后撞过终点线。

    倒过终点,这动作充满了挑衅。

    可她就是第一。

    不服也得服。

    樊茵错愕的表情让她神清气爽。

    她眉间神采奕奕,笑的娇而傲。

    那一刻,她是倪迦,没有变过。

    谁也不能爬到她头上。

    ……

    宋彰目瞪口呆,嘴巴从刚刚开始就没合上过,“我,靠。”

    他服了。

    真的。

    倪迦太他妈帅了。

    他一个男的都想跟着起身尖叫。

    他撞了撞身旁的人,“不去终点迎接一下人家?”

    没人应。

    宋彰扭头去看,发现陈劲生已经保持那个坐姿有一阵了,他双眼紧紧盯着台下那个被人群包围的女生,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陈劲生?”宋彰又叫了一声,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这才回头,“干什么。”

    “不下去看看?”

    “不去。”

    “你来都来了。”

    陈劲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表情越来越差,“她不需要。”

    宋彰没搞懂,顺着他目光去看,发现一男的正扶着倪迦,手摸在她手臂上。

    宋彰再定睛一看,那人不是程硕么?

    “这哥们搞什么?”

    陈劲生突然站起来,“走。”

    “走哪儿?”

    “上网。”

    宋彰惊了,“你就放任其他男的找她?”

    陈劲生没回答,几步就跨下台阶,兀自朝着出口走。

    宋彰不肯走,直接站在观礼台上,对着那边中气十足的喝了一声。

    “倪迦!”

    女生回头,眉飞色舞的。

    她现在心情好,难得对宋彰也能友好的招招手。

    程硕的手还在她胳膊上扶着。

    宋彰从台上跳下去,然后走到他们那边,说:“你今天太帅了。”

    倪迦脸上还带着长跑后的潮红,发丝儿汗津津的,沾额。闻言笑了笑。

    程硕搭话,“裁判刚还骂她没规矩,不然能破上一届的女子八百米记录。”

    宋彰夸赞:“牛逼啊。”

    ——“你走不走?”

    宋彰压着心底想要狂笑的劲,摇头,转过身看着面前的陈劲生,“急啥,聊两句啊。”

    陈劲生如果真的想走,根本不会等他,更别说还主动过来问他走不走。

    真是一物降一物。

    他一来,程硕的手不动声色的放下了。

    倪迦拧着矿泉水**盖,抬起眼皮扫了一眼陈劲生,“哟。”

    她灌了几大口,才继续用不徐不疾的调子开口,“以为你不来呢。”

    他就知道。

    她绝对还记恨着今早的事儿。

    陈劲生眼睛往她脖子上一扫,她穿着外套,拉链一拉到顶,把上边的东西遮的严严实实。

    他不冷不热的开口:“不热么?”

    倪迦动作一顿。

    宋彰也发现了,“你穿这么多跑步干嘛?”

    干嘛?

    她还能干嘛?

    她脖子上都是乱七八糟的红痕,不遮起来等着被人指指点点吗?

    倪迦拉紧衣领,“我不热。”

    她瞪了陈劲生一眼,不想,他眼底含了一丝笑,这一笑,眉间陡然多出几分轻佻之意。

    这种神情出现在陈劲生脸上实属难得。

    靠。

    倪迦抿住唇角,无视他。

    程硕替她解围,“刚跑完步别脱衣服,容易感冒。”

    “关心错人了吧。”宋彰看他一眼,意味有点深长。

    程硕不说话了。

    新一轮比赛马上开始,有人喊程硕过去计分。

    他摆摆手,“我先走了。”

    倪迦:“再见。”

    宋彰心想,谢天谢地,总算走了。

    程硕一走,陈劲生身上那股若隐若现的躁意消散而去。

    他看着倪迦,“等会还有比赛么?”

    倪迦:“你昨天不是问了?”

    他静静看了她一会,没再说话,转身朝操场外走。

    倪迦跟上去,故意扯了扯他的衣角,“生哥,这衣服看着有点眼熟啊。”

    他还是不说话,大步向前走。

    倪迦继续调笑,“我穿过的衣服,有没有哪儿不一样?”

    陈劲生似乎忍无可忍,他们这会已经走出操场远离了人群,小道两旁都是绿化林。

    他脚步一顿,倪迦差点磕他背上,她脚跟还没站稳,陈劲生拽住她的手腕,一把把她甩树上。

    头顶的叶片“哗啦哗啦”抖了两下。

    宋彰及时脚下刹车转过身,我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陈劲生一手把她的拉链拉开,倪迦去捂,他反手把她胳膊按住。

    他威胁,“脖子不想好了?”

    倪迦也不挣扎,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

    “有本事来啊,这么多人,你亲啊。”

    陈劲生什么话也没说,扯着她胸口的衣服,单手把她半截身子拎起来。

    倪迦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惩罚性的咬住她娇软的唇瓣,狠狠蹂躏,如一秒就翻涌而来的暴风雨,气势汹汹,卷走她身体全部的热度。

    只一瞬的缠绵,他尝到了她口红的味道。

    倪迦身心都是双重刺激,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能把他推开,“你疯了?”

    “是。”陈劲生盯着她,她唇上被他亲出界的口红,像两瓣红透的花。

    连过分鲜艳的颜色都是一种罪。

    “所以,别激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