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

    chapter32

    “你这是开荤了?”

    网吧里,宋彰忍不住问。

    陈劲生转换着视角,“急救包有么。”

    “我藏了五个,在咱俩刚上来的那个礁石底下。”宋彰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被转移了话题,“我一个都不给你,你先回答我。”

    “找到了。”陈劲生淡淡说。

    “靠!”宋彰看着陈劲生把他的急救包一个一个拿走,怒拍电脑桌,“哎哎哎!你要点脸!”

    陈劲生停了一下,给他放下一个,然后揣着四个急救包走了。

    “陈劲生,你不要回避话题。”宋彰说话间,电脑里操纵的人被人从远处“砰砰砰”几枪灭了口,屏幕变灰,他飞天了。

    “不玩了不玩了。”宋彰摊进椅子里,把耳机取下来套在脖子上,“咱俩聊聊。”

    陈劲生没理他。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把人带家里了?”

    陈劲生盯着屏幕,过了一会儿,“嗯。”

    宋彰往他跟前凑,“然后呢?没发生点什么?”

    他点着鼠标,在房间里搜东西,“没。”

    “没?”宋彰差点儿从椅子里蹦起来,“孤男寡女**,倪迦还喝多了,你跟她什么都没干?”

    “倪迦”两个字,让陈劲生分了神,这一分神,他没注意到从楼梯上冲下来一人。

    画面一番混乱后,陈劲生的屏幕也灰了,那人站在旁边捡他的装备。

    游戏结束。

    陈劲生坐着没动。

    宋彰还吊着眉梢,一脸好奇的瞅他。

    陈劲生把耳机搁在桌上,拿了包烟,他点了一根,回答他上一个问题。

    “没干。”

    宋彰也叼上一根,语气有些调侃,“生哥紧张了?”

    陈劲生抬眼,眼神有点冷。

    宋彰比了个“ok”的手势,好的,不说了。

    他和陈劲生初三玩到一块,那会儿是他名声大噪的时期,从无名小卒到登顶,喊他一声“生哥”的越来越多,也少不了各路姑娘的追求。

    从同校的学姐学妹,到职高和不学无术的女混混,对他献殷勤的不少,但她们对他一无所知。

    性格,家庭,过往。

    一无所知。

    不知道喜欢的到底是人还是那张脸。

    这个年代,爱人先从脸爱起,没有一副好皮囊,没有人愿意越过表层,欣赏你的灵魂。

    陈劲生眼界说低不低,他谈过的不多,各个都是美女;但也没多高,那些女的,徒有外表,没有一个真正懂他。

    都没擦出什么火花。

    他从心底里就排斥和人相处,又要逼着自己身处江湖。

    他对“欲”一直没有渴望,谈过的女朋友也仅限于亲两下。他不愿意碰那些让他提不起劲的身体,更不愿意和她们拍拖一整夜。

    “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

    他身心都冷,独自成一个世界。这样的人,不适合爱情。

    “生哥,我一直挺好奇,你对倪迦到底是什么感情。”宋彰吐了口烟,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这样,少不了她的份。我老把你俩往一块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不是有句话说么,解铃还须系铃人。”

    陈劲生深深吸了一口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他低声开口:“这事儿能说清楚么。”

    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

    他对她的恨,也是对当年那些在场的,所有人的恨。

    陈劲生从来不相信所谓的“恶有恶报”。

    欺凌遍布世界上无数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多的是人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那些拳头和恶言向你劈头盖脸砸过来的时候,没有人会替你挡。

    旁观者为自保,选择沉默,选择无视,甚至选择成为帮凶。

    他们宁愿随大流扮恶人,也不愿挺身而出。

    那些叫嚣着伸张正义的人,从来只是拥有一张伪善的嘴。

    “同情”,“道德”,在自身安危面前,又值几斤几两。

    陈劲生看过那些人的眼神。

    “看好戏的,嘲讽的,厌恶的。

    唯独没有同情的。”

    全部印在他心上。

    都说正义不会迟到。

    可多的是恶人在猖狂的笑。

    陈劲生不知道所谓的“恶报”什么时候降临,他等不及那么久,也不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说辞。

    他只知道靠人不如靠几,所以他反抗,用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办法还击。

    是很极端。

    相当于搭上了自己。

    可他还有什么自己,他已经绝望过,现在的他,是拼凑起来的分裂体,是空壳。

    但如果有一天,他因此遭到更多的报复。

    他一个都不会逃。

    “也许你会犯所有人都犯的错,也许你会为一些人受些折磨,也许你遭遇一万五千种可能,人生就是人生。”

    他要担得起自己,就要先担得起错。哪怕一开始,错的明明不是他。

    ……

    再见到倪迦的时候,陈劲生对她的感觉,更似一种毁灭欲。

    他和倪迦变成了两个完全相反的存在,他血和咸味都尝尽,一步一步走到高处,而她跌落低谷。

    她变成了曾经的自己。

    或者更甚,她变成了另一个人,弱的不堪一击。

    这种反差感,让他兴奋。

    他想让她痛苦。

    想一点一点逼疯她,再毁了她。

    陈劲生这些年闷在心里的情绪,洪水一样吞噬了他。

    以至于当对她的占有和控制到了不能克制的地步,他的眼里再也看不见任何人。

    只能他欺负她。

    只能他这样对她。

    她痛苦也好,憎恨也好,都只能是他给的。

    如果想到是别的男生占据她,做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陈劲生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去想那些画面。

    他不断羞辱她,用语言刺激她,就是为了看她拿出最本真的样子来,哪怕她讨厌他,那份讨厌都是鲜活的,好过她死气沉沉的对着所有人。

    陈劲生并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

    因为没有人教过他,什么是喜欢。

    ……

    陈劲生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等他回过神,手里的烟已经燃到尽头。

    宋彰说:“第一次见你这么认真想事情。”

    陈劲生把烟头掐灭,捏了捏眉骨。

    宋彰长叹一口气,“倪迦这人给我的感觉吧,太妖了,她那长相就让人没安全感。你要喜欢,就早点追到手,要不喜欢,干脆就放了她吧,反正盯着她的也挺多的,省的以后祸害你。”

    陈劲生想也没想,“不可能。”

    宋彰没多大反应,“我就知道你把她认死了。”

    陈劲生的偏执,可能是他认识到的人里最恐怖的一个。

    他希望倪迦是个例外,让他学着重新改变自己。

    但又怕,如果以后没了她,陈劲生会彻底崩塌。

    **

    倪迦下午没去学校,班长已经替她给班主任邀了功,她八百米第一,明天还有三千米,需要好好休息,在家养精蓄锐。

    有了功成,万事好说话。班主任愉快的答应了。

    倪迦可以躺在家睡觉了。

    她回到家,洗了澡,把嘴巴上乱七八糟的口红洗了,至于脖子……随缘吧,明天只能继续遮了。

    洗完澡,并没有洗去她身上的黏腻之感。倪迦浑身冒虚汗,头也晕。

    这感冒的势头来的有点猛。

    尤其是八百米跑完以后,她嗓子疼的,咽口水都疼。

    倪迦从家里翻出感冒药,喝了两粒,然后钻进被子里发汗。

    希望睡一觉就好了。

    她不想耽误明天的比赛。

    但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她总是做梦,梦里有一只手掐着她,她喘不过气。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一点劲也没有。

    最后感觉双脚离地,她快要窒息了。

    倪迦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额头湿了一大片。

    她流了很多汗。

    她抬手摸了摸,额头滚烫。

    倪迦下床,找到温度计。

    她一边测体温,一边心底还是不安。

    梦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她耳边缠绕。

    “我恨你。”

    似男非女的声音,念咒似的。

    倪迦决定遵循自己的直觉。

    她打开手机,搜到赵茹的微信,打开她的朋友圈。她今天更新了动态,是一张和楚梨的合照。

    背景应该是在她家,俩人穿着睡衣,笑容甜甜的依偎在一起。

    配字是:今天,自己给自己放假。

    原来他们俩今天没来学校。赵茹和程硕吵架了,和楚梨在家窝了一天。

    这个一天,不知道谈论了多少关于她的是是非非。

    倪迦看的淡,赵茹和楚梨的关系本来就很好,她横刀直入,反而像个友谊中的第三者。

    确定没什么问题,倪迦松了口气。

    退出来,才看到消息列表有程硕发来的消息。

    明天三千米加油。

    操。

    倪迦简直觉得这人没完没了。

    她把手机摔过去,把温度计拿出来一看,感觉头更疼了。

    三十八度二。

    精彩。

    这是她在陈劲生家住一晚上的后遗症。

    她发烧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