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

    chapter34

    检录完毕,倪迦和楚梨回到操场。

    跑三千米的人要在身上套一件学校发放的荧光背心,用来便于裁判计数。

    倪迦穿好后,在一边蹲着压腿。

    班里同学都挤在跑道旁边给她和楚梨加油,班主任也被班长拉下来了,顶着遮阳帽和墨镜,让她们放松,不要紧张。

    倪迦笑了笑。

    程硕和赵茹也在,俩人互不说话,各自在一边站着。

    程硕是体委,每个运动员上场他都会鼓励,他对楚梨说:“加油。”

    楚梨点点头。

    赵茹也跟着说了一声,“楚梨加油。”

    程硕又看向倪迦,“你也是。”

    赵茹闭上了嘴。

    倪迦简直无语。

    她得罪谁了,要被夹在情侣中间当枪使。

    很快,运动员到齐,三千米不分小组,把人凑够就已经不错了。

    高三总共15个班,每班出2人,但有的班没人跑直接弃权,所以总共24个人参赛。

    橘色和绿色的荧光背心堆在起跑处,倪迦深呼吸一口气,随着一声枪响,往前冲了出去。

    这次她没压着速度跑,上来先甩距,因为以她现在这个身体状况,她不知道后续还有没有力量。

    一圈过后,楚梨很快被淹没在后面的大队里。跑的满头大汗,气息全乱。

    她听到赵茹在夸张的大喊,“楚梨,冲啊”的时候,很想翻白眼给她。

    另一边,倪迦和一个体育生跑在最前面。

    体育生打头,倪迦紧随其后。

    听得出倪迦想超她,体育生听着脚步声换道,倪迦的习惯是从外道超人,她就也跑外道,堵着她。倪迦加速,她也加速。

    如此反复了两下,她被体育生压的死死的。

    “操。”

    她没忍住,骂了一声。

    没想到前面的人还回了一句,“可以啊,还想超我。”

    ???

    倪迦觉得好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说:“让个道?”

    “想得美。”体育生说完,突然就开始加速,“留点力气吧,别说话。”

    这已经是第三圈了。

    跑道上开始两极分化,快的,比如倪迦和体育生,始终保持在最前端,慢的,还在第二圈挣扎着。

    跑道两边的喝彩声响彻半空。

    宋彰带了一帮高二的,已然和他们高三的同学达成共识,尖叫着“倪迦”。

    还有一边,是樊茵。

    一群高三的漂亮女艺术生,还有他们年级那群比较皮的男生,凑在一块给那个体育生加油。

    倪迦目光往前望去,跑第一的那个,背后挂着号码牌,印着他们呼喊的名字。

    果然天下特长生是一家。

    专业和业余的差别这会儿就体现出来了,外加倪迦身体原因,她觉得两条腿上像裹了两袋沙,重的迈步艰难;体育生速度虽然慢了,却依然保持着匀速。

    进入三四圈,已经有人放弃了,跑两步走三步,操场仿佛无尽头,太阳的曝晒之下,眼前都是一层一层的幻影。

    有人开始陪跑,在跑道边随着运动员的步调,还有人给运动员递水,按理说这是不允许的,但三千米任务艰巨,裁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警告两声,就没再管了。

    倪迦嗓子冒火,胃里翻江倒海,感觉器官都快跑错位。

    要死了,妈的。

    所有的声音变成噪音,耳朵里嗡嗡作响,吵的她脑子快要炸裂。

    她没力气了。

    昨天八百米的体能消耗,加上她此刻发着烧,整个人都像一条干瘪的鱼,水汽蒸发完,她就该升天了。

    她全靠胳膊和腿的强行摆动,逼着自己往前跑。

    好想停下来走一走。

    可她知道,一旦开始走,她的疲惫感就会在一瞬间覆盖全身,后面想提速,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跑长跑最忌讳的就是这个。

    可是她想放弃了。

    下一秒就要停步时,腰上猛然多了一道力。

    她被带着,往前快跑了几步。

    倪迦扭头看。

    陈劲生。

    他在她旁边跑,迅速在她腰后带了一把,然后收回手。

    他这是干什么?

    陪她跑?

    “别看我,看跑道。”陈劲生在她旁边说。

    倪迦累的要死,她刚准备说话,他又开口:“闭嘴。”

    语气冷冰冰的。

    但浇灭了她浑身的火。

    好神奇。

    倪迦累到极致,突然意识被他分散,刚刚那一秒汹涌的,想要放弃的**,被瞬间压了回去。

    是了。

    她不能放弃。

    除非晕倒,她不能自我放弃,走着比赛,像什么样子。

    那不是她的风格。

    倪迦咬紧牙根,继续坚持在跑道上。

    陈劲生陪了她一段,快到裁判所在的直道前,他停下来。然后回到刚刚到位置,等下一圈倪迦跑过来时,继续跟在她身边陪跑。

    陪跑的人千千万,轮到陈劲生陪别人,还是第一次。

    他还是面无表情,但他的余光,紧紧跟着那个跑的脸颊通红的女生。亦步亦趋,带着她的节奏。

    操场上人来人往,看到的人眼珠子都快蹦出来。

    楚梨也看到了,跑到第五圈时,她实在没劲了。

    赵茹也在陪跑,“加油啊,不能走,楚梨,再坚持一下!”

    楚梨张口,嗓音已经有了哭腔。

    “我坚持不住了。”

    ……

    体育生和倪迦进入第六圈。

    体育生原本已经甩倪迦将近半圈,距离虽然正在一点一点缩小,但跑到这会儿,所有人体能消耗巨大,已经不存在爆发和冲刺。

    倪迦觉得,她的嗓子眼都要被吸进来的风刮穿了。

    她嘴和鼻子同时呼吸,上气不接下气。

    原本一路沉默的陈劲生,突然在她耳边淡淡道:“你现在喘的像驴。”

    “……”

    日!

    倪迦飞快的瞪他一眼,“你等着。”

    声音又低又哑,还气息不足,一开口说话,更像驴叫了。

    陈劲生脸上多了丝极淡的笑意。

    “嗯,我等着。”

    ……

    比赛进入最后一圈半,操场上的气氛进入白热化阶段。

    临近尾声,各班的后援团都出动了,所有人围在最后的终点,紧紧盯着跑道上卯足了劲开始迈腿跑起来的运动员们。

    热情和加油声愈发高涨。

    陈劲生陪她跑完最后一段,剩下的半圈,该她自己了。

    “往前跑,倪迦。”

    她听到他在她身后说了一句。

    那大概是,他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嗓音最温柔,也最让她心中狠狠一颤的一次。

    抛下所有的恨,所有的恩怨。

    那个说永远不会放过她的人,那个折磨她的人,却在她再一次快被困难击倒时,伸手拉了她一把。

    陪她熬完最苦的一段,然后他告诉她,往前跑。

    她有多久没有向前冲的勇气了?

    跑道笔直的展现在她眼前,风成了动力,光一寸一寸铺在脚下,她每一步,都在和过往告别。

    那一刻,倪迦想过,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她一定会沦陷。

    可自古邪不压正。

    那些荒谬,过错,从来不会因为时间长了,就可以假装不曾发生过。

    她仍泡在脏水里,未学会用其洗身。

    万事皆有因果,她背负着罪,没有赎够,命运都不会放过她。

    她的航线仍漫无尽头。

    在永恒天穹的覆盆里。

    风暴将把她重新扬起。

    ……

    三千米结束,两人中途退赛,一人是楚梨。

    其余坚持下来,或跑或走,结束了全程。

    体育生第一,倪迦第二。

    倪迦远远就看准了陈劲生的位置。

    他站在终点等她。

    一过线,倪迦谁也没看,双臂张开,直直栽进他的怀里。

    那一幕,不管过了多久,都值得在场看到的人反复提起。

    旁人的欢呼都和他们没关系。

    万年冰山化了。

    妖精也被收了。

    又俗,又叫人欢喜。

    一出人间好戏。

    世间事不过如此。暴雨如注,大地上汪洋四起,细流处四海潮生,可你问它们,有终点吗,没有。

    爱与被爱,都没有结果。

    **

    倪迦全身彻底没了力气,全然靠着陈劲生才能勉强站立。

    体育生被樊茵搀扶着走过来,也在大喘气,但看着比倪迦轻松许多。

    她对她竖起拇指,说:“你挺厉害。”

    倪迦整个人软在陈劲生怀里,笑了一下,“谢谢。”

    “她很少夸人的。”樊茵架着体育生,“以前她跑三千米,都能拉第二名一圈。”

    然而这一次,半圈不到。

    这两天的比赛,让樊茵彻底颠覆了对倪迦的看法。

    从昨天倪迦面对着她,挑衅的笑着过了那道终点线时。

    樊茵没有生气,反而被她身上那股气场震撼了。

    她走艺术道路,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相较于局限在校园的人来说,很多事看的更开一点。

    人也一样。

    倪迦远没有看起来那么低调。

    从这两天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个有过去的人。

    樊茵又看了眼陈劲生,他离她很近,但又很远。

    因为他没有在众人面前,这样纵容过一个女生。

    倪迦稍稍从陈劲生身上起来了点,也对樊茵道:“谢谢。”

    语气很淡。

    想起之前的种种,还是有点尴尬的。

    樊茵也有眼色,拉过体育生,说:“我们先走了,你们班另一个参赛的好像一直在哭,等会去看看吧。”

    “好。”倪迦点头。

    她说着,回头去看,他们班的人果然都围在楚梨那边,小声安抚着。

    察觉到她的注视,楚梨身旁的赵茹抬眼,似是白了她一眼。

    倪迦觉得莫名其妙,她怎么了?

    她想过去,陈劲生把她拦腰截住。他的胳膊还搂着她。

    “你还有空管别人?”

    倪迦:“我好歹安慰两句。”

    “安慰什么?”陈劲生看着她,“你得了第二,不管以什么立场过去,都像在炫耀。”

    倪迦顿了一下,“我没有。”

    “那只是你认为。”

    “陈劲生。”倪迦皱起眉,“你认为我是在炫耀,那也只是你认为。”

    陈劲生没说话,过了一会,似乎冷笑了一声。

    “没脑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