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三十五章

    chapter35

    “你说谁没脑子?”

    陈劲生没说话,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模样。

    倪迦又往楚梨那边看了眼,最后思考了下,转过身。

    “走吧。”

    她不管赵茹怎么看她,她关心的只有楚梨。

    但现在看来,楚梨或许不需要她来关心。

    但这一眼,却被赵茹误解成其他意思。

    她说:“倪迦明明都看见你在哭了,还不过来安慰你。”

    “是我跑的不好。”楚梨眼泪还在往下掉,“她可能不想让我难堪。”

    “她是有了陈劲生就不管你。”

    “……”

    楚梨抿了抿唇,看着倪迦和陈劲生离开的背影,没有再说话。

    **

    陈劲生径自往前走。

    倪迦在他身后跟上,“去哪?”

    “吃饭。”

    “哦。”倪迦回头找了找,问:“宋彰呢?”

    陈劲生头也不回:“不知道。”

    “不知道?”倪迦觉得这话有点意思,语气也轻佻起来,她走到他面前,转了个圈儿,直直挡住他的路。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他来?”

    陈劲生也停下,目光沉沉看着她。

    倪迦:“说啊。”

    “不想他来。”陈劲生低着嗓子,“满意么。”

    “切。”

    倪迦笑意更浓烈,她转过身,扬起的马尾扫过他的下颚。

    细细碎碎的,很痒。

    从银色到黑色,她那一头飘逸又养眼的长发,都在他的记忆里。

    一丝一缕,早已绑住他。

    **

    倪迦和陈劲生去了校外的一家拉面馆。

    她上次在这儿请楚梨吃过一顿。

    倪迦轻车熟路的点完自己的,扭头问陈劲生,“你吃什么?”

    陈劲生没看菜单,只道:“一样。”

    倪迦点头,对着店员说:“那要两碗。”

    “好嘞。”店员应了一声,掀起后厨的门帘钻进去。

    中午这阵是饭点,店里来来往往的六中学生挺多,不少人注意到他们,凑在别桌叽叽喳喳。

    时不时偷看两眼。

    倪迦倒了两杯水,推给他一杯,悠悠道:“名人啊。”

    陈劲生不理会她的调侃。

    倪迦发现陈劲生有一个很好的习惯。他并不像多数同龄人那样依赖手机,他的手机大多装在口袋里。

    就比如这会儿,他安安静静坐着,不看手机,也不开口说话。

    气氛倒也不尴尬,倪迦为人处世这方面已经变得很淡然,她不看人脸色,也不喜欢主动活络气氛。

    一切随缘。

    这一点,比那些在陈劲生面前总要出点幺蛾子的女生强出太多。

    两碗面很快端上来,倪迦照例往里倒醋,咕咚咕咚小半**。

    陈劲生看着她夸张的动作,“这么爱吃醋?”

    倪迦挑起一边眉,“吃谁的醋?”

    硬要扭曲他的意思。

    她今天总是逗他。

    陈劲生淡淡的说:“我没醋让你吃。”

    “是啊。”倪迦笑了笑,“生哥洁身自好,从不在天台和人搂搂抱抱。”

    她一口一个“生哥”,叫的脆生生的。

    想起来在天台上那次,陈劲生眉头皱了皱。

    倪迦继续道:“看不出来啊,生哥喜欢刺激?”

    陈劲生抬眼,“你想试试?”

    倪迦直视他,“更刺激的不是都试过了?”

    “倪迦。”陈劲生眼底含了丝警告,“你来劲了?”

    “没。”

    倪迦见好就收,乖顺的低头吃面。

    吃了两口,她又兀自说:“我喜欢酸的,还有辣的,做饭要放很多醋。”

    陈劲生问:“你会做饭?”

    这一点倒是没想到。

    “会。”倪迦说,“穷人家的小孩没钱点外卖,自己不做饭我怎么活?”

    她想起上次帮他大扫除,他家垃圾桶里那堆外卖盒和冰箱里毫无营养的速食。

    他不是有保姆么。

    家里人也不管?

    陈劲生却抓住重点,“一个人住?”

    她家的情况,当年传的风风雨雨。

    他当时听到这些消息是痛快的。

    陈劲生一度认为,那些都是报应,是她活该。

    但今时今日,又是另一种感觉。

    倪迦说:“嗯,但我妈经常会来看我。”

    “那上次那个男人是谁?”

    这事儿他记了很久。

    如果倪迦一个人住,那个男人早晨还能送她来上学。

    答案如果是他想的那样……

    陈劲生觉得,他会掐死倪迦。

    “他是我律师。”倪迦看着他乌云密布的脸,“想什么呢,以为我带男人回家?”

    陈劲生不说话。

    倪迦笑了一声,“我和他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好吧。”

    “有了你还想干什么?”

    “我靠,我能干什么?”倪迦放下筷子,“陈劲生,你今天话好多。”

    陈劲生漠然的收回视线。

    安静了一会儿,他又问:“你妈在哪?”

    倪迦:“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

    “嗯。”

    “哪个城市?”

    “挺远的。”

    “为什么不搬过来?”

    “麻烦。”

    她的回答含糊其辞。

    陈劲生心里不舒服。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快要抑制不住了。

    那是一种恐慌。

    一种她根本,不会停在这里的恐慌。

    陈劲生声音冷下去。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倪迦看了他基本没怎么吃过的面一眼。

    “你的面黏成一团了。”

    ……

    陈劲生再也没有动过筷。

    那碗面干巴巴的摆在那儿。

    倪迦吃完,陈劲生起身去付钱。

    她坐着没动。

    她想着陈劲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着的脸,心口也闷着气。

    出了面馆,路过街边一家小卖铺。

    倪迦进去买了两**水。

    出来后,陈劲生已经走出去一截。

    他没等她。

    倪迦追上去。

    她想拉他,还没挨到衣服边儿,他已经停下来了。

    倪迦把水**递给他。

    柠檬味的,酸兮兮。

    陈劲生不接,眉眼冷冷淡淡。

    倪迦:“你干嘛。”

    “不想喝。”

    “你突然生的什么气?”

    陈劲生嗓子里沉沉嗤了一声。

    “陈劲生。”倪迦慢慢勾起唇。

    “你喜欢上我了?”

    这个问题,不能有答案。

    就算有,也不能是现在。

    陈劲生眼睛陡然望向她,漆黑一片,深的仿佛没有底。

    良久,他说:“没有。”

    “那不就得了。”倪迦把水塞给他,“我走还是不走,你都不用在意。”

    “……”

    他看着她,眼神越来越冷。

    “你才高二,还有一年多才高考。”倪迦淡淡说,“可是我很快就要高考了。”

    “然后?”

    “不知道会去哪儿。”倪迦玩笑似的口吻,道:“你可以去找我。”

    等以后。

    等所有的事,都有一个了结。

    “倪迦。”

    陈劲生看着她,一字一句的开口,

    “我永远不会去找你。”

    **

    下午的比赛很少,结束以后,举行闭幕式。

    倪迦作为给班上拿分最多的人,代表班级上台领了奖。他们班最终综合得分第二,第一是樊茵他们几个特长生扎堆的班。

    倪迦脖子上还挂着两块奖牌。

    女子八百米第一,女子三千米第二。

    她摸着两块奖牌,做工一点也不精良,但还是闪着光。她怎么看怎么顺眼。

    这是她靠自己得到的。

    高中的最后一场运动会,圆满结束。

    她尽了全力。

    宋彰也在颁奖台上,他脖子上挂了一堆奖牌,手里还拿着一封班级综合分第一的奖状。

    和众人合完一堆乱七八糟的影,宋彰几个跨步凑到她跟前,“哟,收获颇丰。”

    倪迦的注意力只在他脖子上,问:“你得这么多奖?”

    “有几个是生哥的。”宋彰挑起其中两个,“八百米,跳远,四百米接力发了证书。”

    “他什么时候跑八百了?”

    还有跳远?

    这人好可怕。

    “昨天下午啊,你不在。”宋彰啧啧两声,“可惜了,没看上,昨天好多小迷妹。”

    昨天下午,她发烧在家睡得昏天黑地。

    她哪知道他还有项目。

    “那他的奖怎么你来领?”

    “他不喜欢走这些程序。”宋彰说着,手向后一挥,“生哥,这儿!”

    倪迦回头。

    操场上人群散尽,夕阳斜挂在天边,余晖洒满整个世界,像一片暖橘色的海。

    他的轮廓被斜阳裁成分明的立体,身形修长,挺直的像一棵树。

    他看到她,原地站住,不走了。

    宋彰朝他走过去。

    倪迦想了一下,抬脚跟过去。

    宋彰把奖牌给他,刚准备说些什么,发现陈劲生的目光压根儿没往他脸上看过。

    他再回头,看到倪迦慢慢走过来。

    “……”

    宋彰很有眼色的拍拍陈劲生的肩,“我先回教室,晚上一块打球?”

    陈劲生这才看了他一眼。

    “再说吧。”

    ……

    倪迦走到他面前。

    太阳落的很快,天色分层,一边是渐深的蓝,一边是火红。

    像两个世界。

    风有了一丝凉意,轻轻拂过脸颊。

    倪迦挽起唇角,眼睛微阖,眉尾弯下来。

    她对他笑起来,轻声说:

    “陈劲生,谢谢你。”

    他眼里清清冷冷一片,像即将到来的秋夜的风。

    “谢我什么?这段时间没折磨你?”

    倪迦把那块三千米的奖牌从脖子上取下来,踮起脚,两只胳膊从他头顶落下。

    那块奖牌,稳稳挂在他胸前。

    “谢这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