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chapter37

    “不下去追?”

    顾南铭看着斜靠在门框上的倪迦,语气含了一丝促狭。

    倪迦听到单元门被人狠狠摔上,才直起身,关上门往回走。

    “追什么,你当拍电视剧呢?”

    她表情至始至终没有起伏,走回餐桌边坐下,端起那碗粥。

    一摸碗身,还是冰的。

    她就知道,哪有这么快就把饭热好。

    倪迦就着冰粥喝了一口,顾南铭出声阻止,“哎——”

    倪迦掀起眼皮看他。

    顾南铭说:“我还没热。”

    倪迦把碗不轻不重的搁在桌子上,“顾南铭,你有够无聊的。”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我就想看看他什么反应。”顾南铭耸了耸肩,“醋劲还挺大。”

    倪迦端着碗进了厨房,把粥倒进锅里,重新开火。

    顾南铭在那边继续道:“说实话,你们俩这关系我是看不懂,互虐虐出感情来了?陈劲生现在这样不是打脸么?”

    跳动的火光在她脸上掠过,投下深深浅浅的暗影。

    倪迦盯着灶台,半晌,“我也不懂。”

    粥热好后,倪迦问他:“喝点儿?”

    “不喝。”顾南铭把外套穿身上,去玄关穿鞋,“我走了,趁还有几天快活日子,我得抓紧时间放纵。”

    倪迦也没留他,跟着走到客厅,“哪天走,提前说一声,我去送你。”

    “行。”顾南铭挥挥手,“你好好休息。”

    “嗯。”

    “倪迦。”顾南铭临走前,又转回身来。

    倪迦觉得他有什么话要说。

    “你手腕那个。”顾南铭指了指位置,“一直没问,啥意思?”

    倪迦低头看了眼,那是一串已经变成墨绿色的纹身,带着她那段黑暗过往的记忆,随着时间流逝,已经深深印在了皮肤里。

    倪迦解释:“德语,向死而生的意思。”

    说完,她自己都怔住了。

    向死而生,她做到了吗?

    答案显而易见。

    顾南铭说:“我以后搞个英文版的。”

    倪迦皱了一下眉,“别乱纹。”

    一辈子的事,他怎么总跟闹着玩似的。

    顾南铭笑笑,推开门。

    “再见。”

    **

    送走顾南铭,房间恢复安静。

    倪迦彻底没了吃饭的心思,陈劲生刚才那一出现,把她整个人都搅乱了。

    他最后的眼神,冷的像淬了寒冰进去,怎么看怎么渗人。

    她在客厅呆坐了一会儿,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回房间拿手机。

    她在通讯录翻了一遍,才发现她没有陈劲生的手机号。

    一直以来,他们都联系甚少,见面全靠缘分,微信号还是那天在酒吧里加的,一句话也没说过。

    倪迦找出陈劲生的微信,他头像是一匹马,黑白的,像摄影作品。

    倪迦没有犹豫,直接点了语音电话。

    正在拨通的提示音此起彼伏的响了半天,愣是没人接。

    直到自动结束。

    倪迦又打了第二个。

    但原本躁动的心已经平静下来,她猜陈劲生还是不会接。

    准备等它自动结束时,手机突然“嗡”的震动了两下。

    接了?

    倪迦扑到床上,点开免提,然后双手垫在下巴底下,人趴着,把手机放在面前。

    “陈劲生。”

    她唤了一声。

    那边没人应,静悄悄的。

    “陈劲生?”

    她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搞什么?

    倪迦把手机拿起来拍了两下,网络问题吗?可是wifi信号满格啊。

    她还研究着,电话那边突然传来金属摩擦声。

    那是打火机的声音。

    倪迦把手机凑到耳边听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陈劲生,我听见你点烟了。”

    他不说话,但倪迦脑海里已经描摹出他抽烟的样子来。

    薄唇抿住烟头,深吸一口,喉结上下涌动,再呼出来,烟雾顿时弥漫,遮住那双锋利又冷漠的眼。

    她知道他在听,慢慢道:“我今天在学校晕倒了,是顾南铭带我去了医院,又送我回家的。”

    沉默。

    倪迦舔了舔唇,轻声说:“我不知道你会来。”

    她语气放的很温柔。

    也有哄人的意思。

    她很少这么对男生。

    但陈劲生显然不领情。

    他冷淡出声:“说完了?”

    倪迦被噎了一下。“完了。”

    那边没有犹豫,立刻挂断。

    毫不留情。

    “叮”的一声,通话结束。

    屏幕显示通话时间不到两分钟。

    倪迦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气的把手机怒砸到床上,下一秒,她又捡起来,重新拨回去。

    她要跟陈劲生吵架。

    妈的。

    这一次,电话很快接通,倪迦上来就劈头盖脸的发问,“你刚才什么态度?”

    陈劲生不说话。

    他似乎不屑于跟她吵架。

    倪迦继续泄愤:“我好好跟你解释,你反过来挂我电话?”

    “……”

    他仍然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听着。

    倪迦冷笑,“既然这么不愿意和我说话,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那边终于有动静了,陈劲生的声音听着很空。

    “我走了。”

    他说。

    答非所问,但倪迦立刻察觉到了什么。

    她从床上坐起来,“你在哪?”

    “……”他沉默了一会儿。

    “楼下。”

    **

    倪迦穿着拖鞋就冲下去了。

    晚风浓烈,夜里温度比白天低,她裹了裹身上薄薄的衬衫,在院子里走了几步。

    然后,止于一棵树下。

    那是院子里的老树,茂盛的很,枝干粗壮,枝桠繁冗交叉,叶片连成海,能遮天蔽日。

    陈劲生坐在底下的石凳上,他被完全融在树阴里,再连同树阴一起,沿进无边的黑夜里。

    倪迦走过去,看到又是一地的烟头。

    他总是用这种沉默的方式的等着。

    如果她不问他,不来找他,他就一直这样,近乎偏执的死守在这里。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绝望的眼底全都是滚烫的炽热。

    倪迦走到他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这一刻,她意识到陈劲生对她的感情,比她想象中的凶猛许多。

    陈劲生抬起头看她,眼神黑漆漆的。

    倪迦问:“饭呢?”

    “扔了。”

    意料之中。

    “怎么还没走?”

    陈劲生停住,然后沉沉道:“他先走。”

    这个“他”,顾南铭?

    倪迦在他身边坐下,“生气了?”

    他又不说话了,把烟放在唇上狠狠吸了一口,两颊内凹,眼睛半眯着。烟头愈来愈猩红,然后瞬间熄灭,被扔进地上那一堆七七八八的残骸里。

    他侧过脸,线条被阴影打的凌厉分明。

    他说:“倪迦,哄我不是这么哄的。”

    倪迦一颗心仿佛被他捏在手里,她浅浅呼出一口气。

    “那怎么哄?”

    陈劲生做什么事从来没有预兆,他要亲她,下一秒就要实现。

    他的手握住她的后脖,猛的收紧,把她连人带到自己面前,倪迦重心不稳,胳膊抵在他腿上。

    她侧过脸,“我感冒了。”

    但她知道没用。

    因为陈劲生把她的脸,扳过来,俯身欺了上去。

    这是和陈劲生的第三次接吻。

    陈劲生动作从来不温柔,他对她的渴望不是一两天,吃到嘴里就控制不了,他侵略她的城池,以一种绝对的霸占姿态,甚至不需要她回应,承受就好。

    这是惩罚性的,他手掌紧紧按着她,逼着她接受他的一切,不能后退,一步都不行。

    倪迦睁着眼,陈劲生这次却闭上了眼。

    他的睫毛黑而长,像一条向下弯着的黑色月亮。

    他眼皮很单薄,她能看到皮肤下淡淡的血丝。

    “嘶——”倪迦冷吸一口气。

    他咬她舌头?

    差评差评!

    倪迦两条胳膊从他脖颈两边灵活的钻出去,然后摸到他的头发,一根一根钻进去,用力一拽。

    陈劲生被她拽起来了。

    下一秒,她的胳膊就被他拧到一块,绑麻花似的,被别在身后。

    陈劲生这身手,绝了。

    倪迦咯咯的笑,肩头一颤一颤的。

    “陈劲生,你会不会接吻?就知道咬我。”她被他固着双手,上半身不能动,嘴上却一点儿不饶人,“你那些女朋友是废物吗?”

    陈劲生直直看着她,也不说话,等她往下说。

    倪迦挑眉,“用不用我教你?”

    她挣了两下,“你把我松开。”

    陈劲生不动。

    她抬起眼,“陈劲生,我要亲你。”

    他把她松开的那一刻,倪迦双手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圈成一圈。

    她两瓣火红的唇送过来,榨取他肺里的氧气,她勾他的舌根,舔舐他的唇角,一推一送欲拒还迎的,他捉不到她。

    手也开始不老实,从他肩头滑下来,摸上他那两排深深的锁骨。

    她把他的衣领一点一点攥进手里,然后向着自己的方向扯,陈劲生被迫躬下身,迁就着她的高度。

    她主动起来,确实让他很容易没有理智。

    像个资深的女流氓。

    却不下流,把勾引演绎的风情满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