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八章

    chapter38

    倪迦指尖抵住他的胸膛, 把他一点一点推离自己。

    “还气么?”她用气声问。

    陈劲生把她的手剥开,眼睛看向别处。他不看她, 只有呼吸声,隐忍的。

    倪迦手扶上他的肩, “兄弟?”

    他僵了一下,迅速捏住她的手腕,“别碰我。”

    他的声音是哑的。

    从他掌心传来的温度有点吓人。

    倪迦知道他怎么回事儿了,幸灾乐祸的捏了一把他发红的耳垂。

    这人也太不禁人调戏了。

    陈劲生按住她的手,狠力拧过去,倪迦疼的五官瞬间皱在一起。

    陈劲生扳着她的手,力度丝毫不减,“别招我。”

    “我招谁了?”

    倪迦眼睛瞪着他,完全不知悔改, 陈劲生手下一个发力, 她感觉骨头要碎了。

    他垂下眼,目光又深又浓, “你招我了。”

    这语气还有一丝丝委屈是怎么回事?

    倪迦吸着冷气, 姿态放低,低眉顺眼的,“疼。”

    陈劲生终于放开她。

    这人果然吃软不吃硬。

    倪迦摸着手腕,她皮肤白, 被他掐过的一圈都发了红, 看着触目惊心。

    她心疼自己的吹了两口。

    “倪迦。”

    陈劲生叫她。

    “嗯?”她注意力还在那一圈红印上。

    “不要有下一次。”

    她看过去, 没听明白, “什么?”

    “我受不了。”

    倪迦睫毛颤了一下。

    陈劲生转过头,说:“再有下一次,我真的受不了。”

    **

    隔天烧退了,倪迦去学校。

    她来的早,同桌的位置还是空的。

    她刚落座,后排的女生问她:“你昨天没事吧?吓了我们一跳。”

    “没事了。”倪迦把书包塞进桌洞,想了想,又道:“谢谢。”

    普通的人际交往,她应该要进行的。

    女生笑着摆摆手,想起什么似的,又说:“昨天陈劲生来班里找过你。”

    倪迦原本转过去的身子迅速转回来,“什么时候?”

    女生说:“就下午放学那会儿,赵茹跟他说你晕倒了。”

    倪迦眯了下眼,“赵茹?”

    “嗯。”女生点点头。“楚梨那会儿去厕所了,所以赵茹去跟他说了。”

    所以她家的地址是赵茹告诉陈劲生的?

    倪迦正思考着,旁边的座位坐进一个人。

    倪迦抬眼,是楚梨,她的校服整整齐齐,侧脸干净美好,带着高中生的书卷气息。

    她一边开书包,一边问:“你好点了吗?”

    倪迦打量着她,慢慢点了一下头。

    末了,她问:“昨天是你打电话叫顾南铭来的?”

    “对……”楚梨把作业掏出来,一本一本摞在桌子上,“我太着急了,看你通讯录里最近联系人是他,就打电话了。”

    她和顾南铭的情况,楚梨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再者,除了顾南铭,其他也没什么可以迅速赶来的人。

    她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陈劲生的电话,更不用指望他。

    楚梨见她不说话,开口问:“怎么了吗?”

    “没怎么。”倪迦收回打探的目光,“昨天,谢谢了。”

    楚梨低下头,“也有我的责任,是我找你说话,你才会被老师骂的。”

    倪迦对她这种自我归罪的做法感到无语,“我晕倒是因为感冒,不关你事,也不关老师事。”

    楚梨还是说:“对不起……”

    “你瞎对不起什么?”

    楚梨却不再说话。

    她为现在的自己感到陌生。

    **

    之后的几天,日子像在流水。

    下过几场大雨后,a市降温了,早晚温差变得很大大,晚上需要裹一件外套,才能抵御骤凉的风。

    顾南铭去西安的那天并没有告诉她,他落地了,才在微信上发来一条定位。

    倪迦让他好好学习,顾南铭回了原封不动的四个字给她。

    他们的聊天本就不频繁,大多是见面,他走之后,倪迦也很少外出了。

    他的朋友圈不再是泡吧蹦迪各种莺歌燕舞的小视频,变成了校园里,一群人打打闹闹的片段。

    他阔别校园已久,里面的一切都让他新奇。

    他本就性格好,北方人身上那些豪迈直爽,他都有。

    他不难交到新朋友。

    新的环境,顾南铭适应的很好。

    那个街头巷尾的小混混顾南铭,已经从她的生活里,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在高三越来越快的节奏里,倪迦的每天过得麻木而重复。他们喊着冲刺口号,她冷眼旁观,他们刷题,她看着卷子出神,他们定着目标,研究各种各样的报考志愿时,她一片迷茫。

    但迷茫之余,又有那么些期待。

    她会去哪里上学?

    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未来也许很好,也许更糟,但都值得期待。

    尤其是,对于她这种身处黑暗的人来说,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是她摆脱过去沉重枷锁的全部希望。

    她等了那么久,就是在等这样一个机会。

    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

    **

    收到程硕的消息时,倪迦是有一丝犹豫的。

    他约她放学后在学校后街一家甜品店见面。

    这段时间以来,赵茹和他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弄得班上都不得安宁,楚梨夹在中间难做人,常常一脸为难的跟倪迦说,让她别生气,理解理解赵茹。

    说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连楚梨自己都烦了。

    倪迦没有生气,她也不会去理解谁,不管赵茹怎么样,都和她没关系。

    没有交集的人,倪迦冷漠的很。

    不管今天程硕是要和她告白还是告别,都是时候和他把话说清了。

    他的喜欢,对她来说是负担,是累赘,既然她怎么漠视都没有用,就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反正横竖她不怕尴尬。

    倪迦准备赴约,放学过后,她谁也没理,拎着包就走了。

    学校的后街口,一如既往的摆满小摊小贩,各种烧烤油炸类食品,还有水果摊。

    人来人往都是些放学不回家的学生,要么就是半大点的街头混混,这条路里网吧快餐店理发店什么都有,各色人物的聚集地,三五成群,吵吵嚷嚷的。

    自打不在烧烤店打工,倪迦倒是有些日子没来过这儿了。

    都是些不太好的回忆,一踏上,就难免要想起。

    倪迦去商店买了**矿泉水,咕咚咕咚几大口喝完,然后捏扁,扔进垃圾桶。

    她又点了根烟,冷漠的看着人群,直到抽完,掐灭,才抬脚走进街。

    甜品店在街道老里头,倪迦走到一半,就发现有人跟着她。

    她从路边的倒车镜往后看,是两个男人,流里流气的。

    这街上到处都是这种穿着打扮的人,他们明目张胆的跟着她,也没有人觉得奇怪。

    她七拐八拐,试图把那两个人甩掉,但很快,她发现跟踪她的并不止身后那两个。

    另外两个人,堵在她的去路上。

    她被逼的只能左右走,最后,被那几个人逼进一个死胡同里。

    后街之所以混乱,又是打架又是三教九流的,因为地势复杂,都是些横七竖八的小胡同,最适合举行这些小活动。

    路人只会路过,根本不管里面发生什么。

    倪迦无路可走,她回头,那几个男人堵在她身后。

    她沉沉吐出一口气。

    她余光瞄着周围,除了灰尘,烟蒂,就是被随意丢弃的垃圾袋。

    没有一样是可以用来防身的。

    倪迦把手放进口袋,不动声色的摸到手机。

    就在这时。

    一道身影的出现,让她冷汗瞬间打湿衣襟。

    不知是曾经的记忆里他太威风凛凛,还是现在的他太落魄,他不再是“大哥”,尽管身形依然壮实,但那张脸已经完全走了样,只剩一堆横肉,里面钳着一双窄小而阴鸷的眼。

    倪迦不自觉往他的耳朵望去,缝愈的并不怎么样,新长出的肉像瘤子,鼓成一个包。

    他朝她走去,嘴巴一咧,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冷笑。

    “倪迦,好久不见。”

    倪迦还没说话,他已经靠近她,突然伸手,把她放在口袋里的手一把拽出来,劈手夺过她已经悄悄开了锁的手机。

    “想给谁通风报信?咱们老熟人,你犯得着这么害怕?”

    这人早几年混的风风火火,没点脑子还真到不了那个位置。

    倪迦没了手机,也不装了,“肖子强,有事说事。”

    肖子强乐呵道:“你还记着我呢?以前不是叫我一声强哥?现在怎么着,看不起我?”

    倪迦没出声。

    她看着肖子强那副萎靡的身躯,油腻的头发,和堵着她的这几个人,那副耀武扬威又洋洋自得的做派,胃里一阵恶心。

    他们就是这条肮脏破街的产物。

    她也是。

    她曾与这些人为伍,过着乌烟瘴气的生活,自以为那是高傲的独活。

    就在昨天,她还天真的以为她能脱身。

    可现在她知道了。

    她作的恶,总有一天要还到她头上。

    而她那时候结交的,也不一定是个堂堂正正的人。

    他们成天混迹在社会最底层,看似披着人皮,内里早已变成一条条发臭的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