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chapter40

    见倪迦答应, 肖子强喜笑颜开, 又提醒道:“遇见我这事儿, 就别跟陈劲生说了。”

    言下之意,就是想来阴的。

    倪迦的鄙视就快写到脸上了。

    她漠然的点头。

    肖子强:“懂事儿。”

    倪迦笑了笑, 没吭声。

    他没再多留, 也没多为难她,只是临走前,他回头, 眼神很深。

    “倪迦, 别让我等太久,我这些兄弟可都记着你呢。”

    他话里带话,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倪迦听的明白, “嗯”了一声。

    ……

    晚上,她回到家, 收到程硕的微信消息。

    ——“你没事吧?”

    马后炮式的关心。

    没事?

    那什么叫有事?

    倪迦坐在窗边点了一根烟,冷笑了一声,直接删除联系人。

    也好, 不用她再跟他浪费口舌, 这个人,她不必再碍于同学之情给他任何面子。

    倪迦在界面上划着, 看到了列表头像里的那匹马。

    她点开, 里边还是他们上一次的语音聊天。那之后, 谁也没有在微信上找过谁。

    倪迦不喜欢聊天, 陈劲生看起来也是。

    晚风从窗外吹进来,撩起她的长发,她打了个颤。

    她把烟放在嘴里,深深抽了一口,看着深浓而幽黑的夜色,想到了陈劲生的眼睛。

    在这一刻,她很想念他的声音。

    她在联系人里找到宋彰,飞快的打出一行字:你有没有陈劲生的手机号?

    那边几乎是秒回,字里行间都是调笑的意味:怎么,想生哥了?

    倪迦皱眉:有还是没有

    过了一会儿,宋彰回了五个字。

    他在我旁边。

    倪迦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她没好意思直接问陈劲生要,才选择迂回一点去找宋彰,谁知道他们俩在一块。

    她脸发烫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一看,是一串陌生号码。

    是谁的电话,她心知肚明。

    她摁了接听。

    那边很吵,背景音乐节奏强烈而火热,人声喧嚣,是声色犬马的场合。

    他不说话,倪迦也不说话,只有音乐声在跳动,仿佛一种隐秘的联系。

    刚才砰砰直跳的心,却在这一刻平静下来,又带着点夜里的柔软。

    倪迦呼出一口薄烟,问:“你哪来的我电话?”

    他不回答,但背景声不再嘈杂。

    应该是换了个地方。

    “去哪了?”

    他说:“出来了。”

    电话里有风声。

    他的嗓音像夜里的流水,清凉而淡薄。

    倪迦弹弹烟灰,“喝酒去了?”

    “嗯。”

    “心情不好?”

    “朋友叫的。”

    “哦。”

    倪迦抽着烟,看着烟雾消散在夜空里,她睁大双眼,眼前还是一片无尽的黑。

    城市慷慨亮整夜光,可惜没有自然光。

    白天就雾蒙蒙的,晚上更没有星星。

    尘埃落满天。

    “陈劲生。”倪迦轻轻吸了一口气,把风中的凉意都吸进去,“想问你个事。”

    他静静听着。

    “你什么时候开始有那些心理问题的?”

    “……”

    陈劲生无言了一瞬,说:

    “初一。”

    他初一那年,她初三。

    所有人都犯了错。

    倪迦嘴角多了丝苦笑。

    她看着城市连绵的灯火,淡淡道:“陈劲生,是我欠你的。”

    他察觉力很敏锐,“你有事。”

    她哂笑,“我能有什么事?”

    “你在哪?”

    “床上,我好累,要睡觉了。”倪迦知道他说风就是雨,赶快挂电话,“你早点回家,再见。”

    她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也不想看,倒头窝在沙发里,把手机扔在一边。

    脑袋乱成一团,但渐渐,又有什么变得清晰。

    她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她醒来的很早,但脖子疼的厉害,应该是落枕了。

    倪迦梗着脖子洗漱完,只喝了点水就背着书包出门了。

    她下楼,出单元门,清晨的风让人呼吸顺畅。

    她没走两步,目光被树下一抹身影牵住。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

    他坐在上次的位置,腿敞开,两臂撑在膝盖,半身向下弓着,双手交叠,抵着额头。

    他短硬的发似乎长了一点,往下垂着。

    他身侧放着一个烟盒,半开着,里面已经空了,只有一个金属色的打火机。

    风再次呼啸而来,吹散了她眼底一秒涌起的水雾。

    倪迦清了清干涩的嗓子,出声:

    “陈劲生?”

    他动了一下,抬起头。

    眼睛是红的,全是血丝。

    一夜没睡的象征。

    他在这坐了一晚上?

    倪迦心里有什么在轰然崩塌。

    陈劲生看见她,起身走过来,他在她身旁站定,脸上的疲惫很明显。

    “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开口,发现声音有点颤。

    陈劲生嗓子很哑,“你挂电话以后。”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是睡了么。”他捏了捏鼻梁,重新看她,双眼皮褶变得明显,“走吧。”

    他语气很淡,明明在这呆了一晚上,见到她却什么也没说。

    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人。陈劲生回头,倪迦还站在原地,定定看着他。

    这么多年,她从未碰见过这样的人。

    沉默,冷淡,隐忍,又疯狂。

    他从不隐藏情绪,或许是他在这方面的障碍,他的悲喜,爱憎,全都是最直观的表达。这让他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真实的让人心疼。

    他的眼帘里,一场风暴就占满整片山河。

    一个人,就是他的全部。

    倪迦走到他身边。

    “我们去吃早饭吧。”

    **

    小区门口的早餐店很多,倪迦和陈劲生进了其中一家,小店里挤满了人,包子笼屉散发着腾腾的热气,混合着饭香。

    她没什么胃口,只要了一碗粥,陈劲生依然和她要同样的。

    倪迦问:“你就吃这么点?”

    “不饿。”

    “一晚上没睡还不饿?”

    陈劲生没再理她,回头找座位。

    一桌学生模样的女生刚好吃完,主动给陈劲生让了座,走的时候互相扯扯袖子,一路三回头,感叹遇到了帅哥。

    倪迦看见了,低嗤一声。

    陈劲生捕捉到了,“怎么?”

    “没怎么。”倪迦点完餐,坐到他对面,“你这张脸还挺招人。”

    “比不上你。”

    论脸,她那股子妖媚气息绝对是一流。

    陈劲生不咸不淡的,听不出来什么语气。

    倪迦笑的很明媚,“我当你在夸我了。”

    陈劲生看了她嘴角晃眼的笑,没说话。

    他不想跟她说话。

    两碗粥端上来,倪迦吹了吹,低头喝了两口。还是有点儿烫,她放在桌子上,晾着。

    “还去学校吗?”

    “嗯。”

    “不困?”

    “不困。”

    倪迦看着他下眼睑淡淡的青,“你一晚上都在干什么?”

    陈劲生说:“想事。”

    倪迦挑眉,“想我么?”

    他沉默应对。

    倪迦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的沉默。

    又道:“经常这样?”

    他问:“哪样?”

    “熬一整夜。”

    “……”

    陈劲生静了一会,低声:“嗯。”

    倪迦问:“为什么?”

    陈劲生说:“睡不着。”

    他的世界里,黑夜比白天更可怕。

    因为在夜里,那些白天被压抑的情绪会翻天覆地的涌上来。他一包又一包的抽烟,还是盖不住吞噬了全身的烦躁和阴郁。

    他每次从噩梦中惊醒,再想起明天,都只觉毫无希望。

    他眼睁睁等着天亮,已经不知道多少次。

    太阳初升的那一刻,他感觉不到光亮。那意味着,他又要熬筋疲力尽的一天。

    “以后别这样了。”

    她看着他的发顶,轻声说。

    陈劲生喝粥的动作停住,眼睛落在她脸上,又黑又深。

    他说:“不要有事瞒我。”

    倪迦面不改色,“你想多了。”

    陈劲生面上带了一丝讥讽,“倪迦,如果想瞒我,就别让我发现你不对劲。”

    他说完,不再看她,把粥几口喝完,利落的起身去结账,然后出了早餐店。

    **

    俩人打车到学校。

    早晨这会儿是高峰期,校门口堵的厉害,出租车师傅不想排长队,车停在路边,前面还需要步行一个红绿灯到学校。

    倪迦先下车,等他下车以后,站着没动。

    她给陈劲生让道,“你先走。”

    陈劲生立刻皱起眉,“为什么?”

    倪迦:“校门口人太多。”

    陈劲生眉眼立马冷了,“怕被人看到?”

    还不等倪迦说话,他已经单手紧紧抓住她的胳膊,往前扯着走。

    这姿势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她完全是被动的,被陈劲生一路拽进学校。

    不仅如此,他还亲自送她到班上。

    这怕是要成为今天早上的风景。

    倪迦一路不说话,使劲挣脱也挣脱不开,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她瞪着他,“陈劲生你有病啊?”

    陈劲生把她放开在班门口,淡淡说:

    “有,第一天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