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chapter46

    女人的直觉是天生的, 她自己的儿子,再怎么交流少之又少, 有些血液中的东西是相通的。

    陈劲生今早醒来过一次,他只叫了一个名字。

    倪迦。

    然后再度晕厥。

    林漫这才有了重新审视他,包括自己的意识。

    他们一家人, 感情向来寡淡, 亲人之间都可以用冷漠形容,无事不联系, 逢年过节类似于例行公事,也坐不齐一桌人,其乐融融的氛围会使他们浑身不舒服。

    陈劲生从小不爱说话, 陈家的人身上都有一股清高劲, 天生对爱欲没有依赖性。林漫作为陈劲生的母亲,没有觉得不妥,也不愿意过多干涉他的生活。

    从很小开始, 他一个人上学, 一个人住, 成绩一直优异, 因此,她对事业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 潜意识里, 她的儿子足够优秀, 她完全无需担心。

    以至于她忽视了他在电话里愈发长久的沉默, 她以为是他们多散少聚而来的隔阂, 或是他正值男孩抗拒家人窥探的阶段;但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听到自己的儿子患有心理疾病的消息。

    而她作为一个母亲,甚至要从他朋友的口中得知这件事。

    在曾经的心理障碍检查中,陈劲生的各项精神指标都不正常的厉害,该高的偏低,该低的飙高。

    精神层面的东西最令人无奈,虚无缥缈,无从下手,但又真真切切的影响着一个人,支撑着一个人。

    林漫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商业上跟人勾心斗角一辈子,她喜欢挑人最痛的地方下手。

    可轮到自己的儿子,她很茫然。

    她缺席了太久,以至于她已经被完全排斥在他的世界之外。

    倪迦这个名字她不陌生,助理在飞机上给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而到了医院,她亲眼见到了本人。

    很漂亮的小姑娘。

    且,不是一般的小姑娘。

    眼下的落魄,只是暂时让她学会了低头。

    林漫看人目光又毒又狠,倪迦没有女孩身上该有的青涩,她不单纯,不美好,甚至一脸的风尘气,但不同于常人的经历让她那双眼充满了故事,多看一眼,都会想多探进一寸。

    有些人单薄如一张白纸,平淡无奇,一眼或许能望穿他的人生;有些人天生是神秘而绚烂的,没有定性,他有每一种可能,而你不愿意错过任何一种。

    倪迦于人,就是这样一个感觉。

    平白无奇的人生里,最怕出现过于惊艳的人。

    她不能说自己的儿子生活平白无奇,但倪迦这样的女孩,本就少见,若是再让他产生心理依赖性,就难以戒掉。

    与其存留安全隐患,不如当断则断。

    ……

    倪迦最终没能看到陈劲生一眼。

    她从医院出来时,宋彰恰好要进去,他想略过她,倪迦先一步横在他面前。

    倪迦直截了当的问:“他醒了吗?”

    宋彰顿了一下,才道:“醒过。”

    还叫了她的名字。

    医生出来问“倪迦”是他什么人,病人刚刚叫了这个人的名字时,他和陈劲生他妈都有点懵。

    “醒过?什么意思?”

    “又昏迷了,不过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如果下午还能醒,过两天就能从icu出来。”

    万幸。

    倪迦呼出一口气,想到今早他曾睁开过眼,眼眶立马红了一圈。

    这眼泪来的毫无征兆,弄得宋彰表情有了一丝裂缝,冷脸稍微缓和了点。

    起码她的关心是真的。

    倪迦背过身迅速抹干净,转回来问:“肖子强那边怎么样?”

    “甭提这个名字了,他也够恶心。”宋彰又黑了脸,“他把他耳朵拿出来说事,说是陈劲生先害得他,他现在死咬着陈劲生不放。”

    倪迦:“陈劲生真把他耳朵弄废了?”

    宋彰说:“那陈劲生小拇指还是他掰断的!”

    倪迦:“……”

    “反正这次肖子强跑不了,陈劲生他妈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的,他就老老实实蹲他的房吧。”

    “他妈妈……”

    “挺厉害的,你也见过了。”宋彰说,“做生意的哪有不会做人的,说到底,有钱万事都能解决,肖子强这种喽啰也就在外面能瞎叫唤,一进局子,让这种有手段的对付,咋死的都不知道。”

    倪迦回想起那个女人,显然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女强人,精明又能干,人际关系渗透半边天,但似乎又没那么表面看起来的尖酸刻薄,会反省,会担忧,会开明和理解。

    也或许是她可以将自己的形象演绎成不同的样子,并且游刃有余,看不出虚假的成分。

    她对她的态度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她说的那些话,倪迦会听,但做不做,就是她自己的事儿了。

    ……

    陈劲生的情况一天天在好转,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多,最后,完全清醒过来,然后从icu转入vip病房,旁人终于可以不用再上上下下消完毒全副武装的去看他。

    他在康复治疗中,不算多积极的配合,但从他彻底清醒的那天起,倪迦就没再出现过。

    巧的是,他也没再提过那两个字。

    仿佛他坐在这里一身伤,没有原因。

    见他不提,宋彰更不会主动提,他巴不得陈劲生是失忆了,忘了那个人更好。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陈劲生比以前更沉默了,一天一天,他几乎不开口说话,嘴唇粘合在一起,偶尔张嘴,唇瓣像撕开一个口子,声音哑的可怕,吐字也不清晰。

    他沉默的时间越来越久。

    直到有一天。

    病房里迎来一个不怎么陌生的姑娘。

    和她带来的视频。

    **

    倪迦想,她人生里有很多重要的时刻,都来的那样突然,像突然而至的暴风雨,带有摧毁性的,把她的生活打的一团糟。

    不知道是谁告发了她,当年她逼陈劲生下跪的视频被人匿名发到市教育局的邮箱里,洋洋洒洒一篇长文,控诉了“校园暴力”,并且清清楚楚标注了她现在所在的学校、年级、班级以及姓名。

    那视频是经过处理的,其他人的脸几乎看不清,陈劲生的脸也被打上马赛克,唯有她和肖凯明,明晃晃的两张脸。

    要置她于死地的目的十分明确。

    这话题从来都存在,普遍性极高,关注度却极低,只有一个又一个事件的曝光,没有对应措施,有也落不到实处。

    于是野蛮生长,愈发严重,群众的呼声高涨,终于在近几年得到了重视。

    教育局立刻下发了通知,要学校做出回应,六中是a市名校,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大肆外传从而有损学校名誉,几乎是在隔天就公开了处理结果,开除两名学生的学籍,并取消三年内高考资格。

    本就是问题学生,成绩分别在高二与高三吊车尾,开除保名声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但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倪迦没有苦读,也寒窗了十二年,做学生十二年。

    她来来回回,一路成长,脱去校服从学校出来的那一刻,她意识到,或许无疾而终才是她的终。

    这一回,是真正的结束。

    她没有中考,也即将失去高考。

    人生的第一大转折点,她甚至没有资格参与。

    那些她想要抛下的过去,只会拉她进入更深的地狱而已。

    那些荒谬的青春,究竟带给她什么了?

    风光?快活?潇洒?

    全他妈是放屁。

    ……

    倪迦把校服扔在了六中门口。

    当晚,她给周弥山说了这事。

    周弥山听完,回答很简单。

    他说,你现在需要换一个环境。

    一个陌生的,完全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

    倪迦没有反驳,她觉得他说的很对。

    这一回她是真的没有力气再折腾,周弥山说什么她都听,离开就离开,去哪儿都成,她想喘口气。

    **

    倪迦去过一次医院,还没进电梯门,就被宋彰直接赶了出来。

    他对她的态度从之前刻意的冷漠转为彻彻底底的厌恶,恨意很浓,看到她的第一秒就脸色全黑。

    他把她连推带搡的轰出去,极其反感的说了句,“你他妈还有脸来?”

    她是应该没脸来。

    但她现在不要脸了。

    倪迦反问:“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问得好啊,你怎么了?”宋彰笑的凉嗖嗖的,“倪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装逼?不愧是个□□,逼这么能装。”

    倪迦没生气,跟着点头,“是,我是□□,我就想知道陈劲生现在怎么样了。”

    她以为宋彰的态度变化是源于她的长时间未出现,让他以为她就是做做样子,实则根本不关心陈劲生的死活。

    “他怎么样?他怎么样你不清楚?他能躺在医院不就是你想看到的?你现在虚情假意演给谁看呢?”

    倪迦终于意识到宋彰话里的不对劲,“你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我就是不想看见你过来恶心人。”

    倪迦很快猜到他突然如此恶劣的原因。

    “你听谁跟你说什么了?”

    宋彰冷嗤了两声。

    倪迦又问:“说什么了?”

    宋彰满脸嫌恶的道:

    “去问你的好同桌啊,人家可是背后卖你卖的飞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