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四十七章

    chapter47

    ……

    “你怎么来了?”

    对于楚梨的到来,宋彰有点儿惊讶。这小姑娘一直以来和他们不熟, 但因为有个倪迦, 她们俩又是同桌, 出镜率很高, 他们算是认识,但也仅限于认识。

    陈劲生没有反应,眼神极淡的向楚梨身后扫了眼,没人再来, 门被林漫请来的看护反手带上了。

    楚梨把他的动作尽收眼底,心底一阵刺痛。

    他在等谁?

    他已经被倪迦害的差点丢掉一条命,还盼着她来么?

    楚梨深呼吸一口,捏紧自己的衣角, 眼睛却不敢直直落向他。

    “你好点了吗?”

    半晌,被问的人没有回应。

    楚梨小心翼翼的抬头,眼睛挨到他,再慢慢移上去, 然后,呼吸声一点一点停住了。

    她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正在慢慢死去的陈劲生。

    暗沉的光影投在那张消瘦而苍白的脸上,在眼下落入深深的, 乌青的沟壑,他静静躺着,什么也不说, 目光在窗外, 没有聚焦, 透明的瞳孔里倒映不出光泽,只有一片死寂。

    他醒着,却不像醒了,生命的气息在从身体里流失,像失了魂魄。

    楚梨的恨意和心痛瞬间交织在一起,一把火被点起,她的理智烧的一寸不留。

    她拿出手机,调出那天拍到的视频,递给宋彰的时候,手指还在微微的颤抖。

    她说:“倪迦和他们串通好的。”

    她开口说出第一句话后,后面就变得顺理成章,她一边叙述倪迦是怎么肖子强勾搭在一起的,一边为自己的话深信不疑。

    她不觉得她在说谎,她只是不想陈劲生继续被这样的人伤害,不管方法正确与否,目的达到就好。

    宋彰不相信,“你开什么玩笑,那天倪迦找过我,她提醒过我别让陈劲生出门……”

    说到这,宋彰又顿住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一场只为报复陈劲生的戏,那她之前的提醒,在此刻看来,反而别有用心。

    倪迦或许是恨陈劲生的。

    他之前那样对她,她没有不恨的道理。

    宋彰有点混乱。

    他是陈劲生的兄弟,他对倪迦,好感也好,厌恶也好,全建立在陈劲生的态度之上,说难听点,就是利用。她的出现,于陈劲生是好事,他就接受她的存在,于陈劲生是灾难,他就坚决的排斥她。

    更何况,视频里倪迦和肖子强那群人说说笑笑的画面,无疑是强有力的证据。

    宋彰不那么相信楚梨,但他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去相信倪迦。

    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善茬。

    他在思考,视频就那样一遍一遍的播放着,因为是偷拍,不那么清晰,反倒显得是真实记录了她的“罪行”。那群人爆发出的笑声全部收录进来,倪迦的声音,挺有特点,她笑起来总是透着娇,尾音很绵延。

    她那样的笑声,陈劲生听到第三遍时,直接从宋彰手里夺过手机,狠狠砸向地面。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反应如此猛烈。

    动作幅度过大,扯着未愈合的伤口,痛意袭遍全身,冷汗霎时冒了一头。

    他隐忍着,眉头紧皱,面上的寒意令人心惊。

    “滚。”

    喉咙里只发出一个阴狠而沙哑的字节。

    楚梨几乎是立刻就想落荒而逃,她转过一半的身子却在下一秒强扭回来,机会只有这一次,她不能半途而废。

    “她明明害了你,她跟肖子强一伙的,她根本不喜欢你!”

    楚梨眼底兜着泪,声音抖到变了音,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她就是委屈,如果没有倪迦,他本不该是现在这幅样子。

    她说完最后一句话,陈劲生的眼神瞬间变得阴鸷,那片死寂之原仿佛烧起一把狂烈的猛火,铺天盖地的涌向她。

    他一字一字的道:

    “那也要她亲口跟我说。”

    ……

    回忆戛然而止。

    倪迦听完,冷笑道:“所以呢?你觉得我是故意陪肖子强做了一出戏,目的就是让陈劲生挨那一刀?”

    “不然你还有别的解释?”

    “我那天放学被他们堵在巷子里,我不想办法自救,我还等着你来救?”倪迦冷冷看着他,“我先答应他,我才能被放走,我之后也找过你,提醒过你,如果我想故意引陈劲生出来,我大可以跳过你直接找他,你以为你是谁?”

    “为了真实呗,你直接找他,目的岂不是很明确?生怕被看出破绽,所以先来假惺惺的给我打预防针,现在出事了,阿生根本不会怀疑你,他反而要气为什么我他妈的知道你有危险还不告诉他!”

    倪迦忍无可忍,“你蠢不蠢?”

    “倪迦,我本来就不相信你。”宋彰很没有人情味的看了她一眼,“我只知道陈劲生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而你,什么事都没有,还在这大言不惭的放屁。”

    倪迦定定站了一会儿,看着宋彰,突然笑出了声。

    “宋彰,你就是想找个借口压死我。不管是不是真的,先把这帽子给我扣稳了,只要陈劲生能继续恨我,只要我以后不再出现,管他呢,死了只蚂蚁都是我的错。”

    当初顾南铭那事儿就是这么解决,现在到她,依然是这么解决。

    只要结果,不要真相。

    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宋彰并不理会她的嘲讽,摆手,道,“理是这个理,你既然听得懂,好走,不送。”

    倪迦转身就走。

    但她没舍得走远,她无论如何,踏不出医院的大门。

    于是等宋彰回到楼里,她又折回去。

    她在住院部底下的长椅上呆呆坐了一整天。

    直到落日,黑夜袭来,冷风吹得她骨头都疼,她打了一个喷嚏。

    再抬头时,不远处多了一抹身影。

    小姑娘手里还拎着保温饭盒,她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眼睛瞪大,表情很错愕。

    有那么一瞬间,楚梨没认出来她。

    寒冷的天气里,他们都裹着保暖的衣物,而倪迦只穿一件单薄的深咖针织衫,露锁骨,袖口大敞,细腰之下,一条黑色短裙,一双笔挺的腿,光着,膝头冻得微微发红。

    她全然不觉得冷,像她这样的女生,穿衣服没有四季之分,永远是肆无忌惮的张扬。

    倪迦画着浓妆,眼线微挑,唇色极艳,她指间夹着一根烟,坐在长椅上抽着。

    她身上彻底看不出“学生”的影子了。

    这样的倪迦,陌生,又最接近原本。

    她们对视,不出三秒,楚梨移开目光。

    很快,她为自己的先败下阵来感到懊恼。

    倪迦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怎么还在这里?

    楚梨脑海里一万个声音在吵架,倪迦已经堵在她面前。

    楚梨去看她,她的目光正慢悠悠的从她手里的保温桶里收回来,然后,别有深意的落在她脸上。

    倪迦的开场更是直接。

    “你喜欢他?”

    楚梨忐忑而混乱的心情,瞬间被人一路推到顶峰。

    倪迦把她的秘密,用这种轻蔑的语气直接轻飘飘的挂出来,比陈劲生那个“滚”更让她难堪。

    事到如今,她凭什么还反过来嘲讽她?

    楚梨想也没想,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她掌心烫的吓人,浑身颤抖。

    这么多天,她的忍耐,不甘,愤怒,全部搅进这一巴掌里。

    没必要装了。

    倪迦此时此刻打量她的眼神,就像当初她知道程硕喜欢她,她却完全不屑一顾的眼神,那种若有似无的高傲,让楚梨十分厌恶。

    是的,厌恶。

    她永远不会像赵茹那样,把自己置于一个卑微似小丑的位置。

    倪迦侧过脸,头发盖了一脸。

    她没说话,也没发火,只是抬手把头发重新别回耳后。

    “那个视频,什么时候拍的?”

    楚梨知道她在说什么,扬起头,“程硕走了之后。”

    所以,她看到她被人围堵,不是救她,而是先拍那样一个欲盖弥彰的视频。

    倪迦克制住想发笑的冲动,回过头,“所以搞这么多破事往我身上赖,你图什么?”

    “你觉得我嫉妒你是吗?”

    楚梨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盯着倪迦,“如果你不把陈劲生害成这样,我会祝福你们,可是你除了让他痛苦,你还能带给他什么?”

    “还有,你为什么还出现在这里?”

    楚梨说的脸颊通红,眼里泛着激动的光,“你之前打架的视频也是我发出去的,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穿六中的校服,你惹了那么多事,为什么要别人替你承担后果?陈劲生现在都没办法坐在教室学习,你凭什么还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过你的?你……”

    楚梨话还未说完,脸上就迎来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看到倪迦甩了甩手。

    早知道楚梨远不如表面的平静,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坚持,有时表里不一,还会用言辞为自己披一层漂亮的外衣。

    说白了,城府很深。

    这样的人,一旦反目,将是最难防的。

    倪迦向她逼近一步,说:“我犯了错,这些后果,我该。你把我举报了,我高考不了,我认,因为我做错了,但这是我和陈劲生的事。”

    她躬下腰,目光与她齐平,一字一句道:

    “楚梨,这一巴掌我还给你,你记好,我可不欠你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