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紫罗星剑

    那陆全见叶天径直走了,双眼一凝盯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待叶天走到人少处的时候,才拿出了那柄剑。

    “叶兄,这柄剑价值有那么高吗,千年火炎藤你都不愿意交换。”古元疑惑道,他方才只是跟着叶天一起走了,并未听到那传音。

    “你们瞧着便是。”说着,叶天把那柄剑横放着,运转灵力慢慢汇入里面。

    只见剑身发出蓝紫色的光亮,周边包裹着的古朴的剑身慢慢抖落着石块,不一会儿,就显露出了真是的面貌。

    剑身通体透光,泛着紫色的神采,剑声嗡嗡的响着,像是呼应那叶天汇入的灵力。待清脆的一声鸣响过后,剑体终于平静了下来,再无波澜。

    “瞧,这便是这柄剑原来的模样。”

    众人见此,赶紧为了上来细细观察者这柄剑。

    “这剑好像是……”观察片刻,古元好像知道这剑的来历。

    “容我想想。”说完,坐到了一边思索着什么,其余人倒是依旧围在剑边。

    “你看着剑穗上的玉佩,写着一个紫字,莫非与这紫罗岛有什么关系?”

    “你看这剑锋看起来不利,倒是那剑气在剑身周边形成了剑锋,看来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叶天顺手接着那柄剑,对着远处的老树轻轻一划。不过片刻,那棵树居然拦腰斩断,树丛跌落扬起了一片飞灰。

    众人见此情况,皆是惊了,还没等叶天有下一步动作,思索半天的古元惊叫道。

    “我想起来了。”说完,迫不及待的来到叶天身边细细的观察着这柄剑。

    “通体透明,泛着紫光,剑穗上带有紫罗岛的专属印记,以剑气为锋……”古元喃喃自语着。

    “怎么,你知道这柄剑的来历?”叶天问道。

    “这柄剑好像是紫罗岛历代流传下来的传说中的那柄剑,是紫罗星君的配件,名为紫光。”

    众人听到古元的解释,心中皆是一颤。

    “紫罗星君的配件,有什么不同吗。”叶天随意挥舞着这柄剑说道。

    “紫罗星君可是一方大鳄,当年一人手持一剑,纵横四海,是那一个时代的标杆,打不败的绝世豪杰,这柄剑跟随了他一生。但是这柄剑的另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可以开启紫罗星君的传承,万年来不知多少能人异士都在寻找着这柄剑。”

    众人没想到这柄传说中的剑,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了。

    在众人皆惊的时候,倒是叶天有些不以为然。

    “紫罗星君的传承?看着这柄剑也没有其他出彩之处啊。”

    那剑听着叶天怀疑的语气,剑身轻鸣,好似在反驳着他。

    “那紫罗星君的一世传奇,三两句可说不太清楚,我就告诉你这一件事。”

    “万年前,魔界入侵的时候,紫罗星君一人持剑抵挡千军万马,斩杀敌将,重创多位魔界至尊,所以紫罗星君才名扬四海,落下一个不败的称号。”

    一人抵挡千军万马?重创魔界至尊?听到这叶天提起了兴趣,能在一个世界被称为至尊的可不是少数,正常一族来说,至尊名号也只能传给数位,这紫罗星君竟能以一己之力重创数位至尊,当真是战力无匹。

    “叶兄,你这次可是捡到宝了,还好你没有卖给那个陆全。”

    众人哪知道叶天来到这个世界拥有了特殊的能力,刚才他便是随便一瞥,看到这剑光内蕴,紫气笼罩了整片岛屿,不知道除了他,是否还有别人看出了这柄剑古朴外壳下的特殊之处。

    刚才那个陆全或许看出了点什么,但是看他那后来没有追上来讨要的样子,想必是没有很真切的看出这柄剑的不凡之处。

    叶天拿着这柄剑,想的倒不是那紫罗星君的传承,身为一界之主,哪能指望着别人的传承,唯有自己实力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看这柄剑的来历不凡,叶天想着还是不要在人前多显露的好,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一有别人看出了什么,引来麻烦那就不好了。

    接着便把这柄剑收回了储物空间,倒是诸位随同的同伴还沉浸在震惊中没有醒来。

    “咚~咚~”这时,岛上的钟楼响了,众人皆回过神来。

    “叶兄,这柄剑你好生保管,传道会快开始了,我们一起去听传道会吧。”

    叶天见状,便随着一起前往那传道台了。

    达到时间晚了一些,前面的一些蒲团已经被人占据了,不过幸好,后面还有位置够几人坐下。

    “今天,我要讲的是关于入道境的一些感悟,希望在座的各位修士听此能有所顿悟,更上佳境。”那台上的老前辈接着便开始讲道。

    那讲道的内容叶天听了一会,发现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用处。看着周围人那细心听着的样子,也不愿意打扰,兀自起身悄悄地走了。

    他随处看看,那小广场上的人尽数都去听讲道了,没多少人逗留。

    方才那与想让叶天割爱的陆全倒是在场,见叶天四处走动,便迎了上来。

    “这位兄台不知是何名讳?”

    “在下叶天。”叶天瞥了一眼他。

    “那么叶兄,方才那柄剑真的不可转给在下吗?”那陆全抱了抱拳,在此询问叶天道。

    “我知道这种行为实在鲁莽,只是那柄剑对在下实在是有大用处,所以还是希望兄台能让给我。”

    “别再想那柄剑了。”叶天倒是干脆,很直白的拒绝了。

    “若叶兄真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再多说一二。敢问叶兄是何处来人?”陆全见叶天果断拒绝,自知不好,便不再提这剑的事情了。

    “我是极蕴岛的弟子。”

    在这紫罗山上,多数修士都是得到门派的令牌才能进入的,如果没有一个宗门合适的弟子的身份的话,怕是有些不便,但是他忘记了先前遇到的时候,那个郭元直接说他不是极蕴岛的弟子,不知道这个陆全有没有听到。

    “极蕴岛的弟子啊,请问阁下师承哪位长老呢?”陆全进一步问道。

    “你问那么多作甚,反正这柄剑我是不会出手的。”见陆全纠缠半天,叶天有些心烦,这个大弟子怎么一点架子都没有缠着他问东问西。

    “在下只是想和叶兄做友,一起论道罢了。”

    说着,便抬起一只手掌心向上,示意叶天一起同行。

    叶天倒是没有什么避讳,他想看看这陆大弟子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我紫罗岛自古以来便是求道圣地,那天下修士无一不想来此山上寻一静处参悟几年的,亦都想看看自己是否与那紫罗星君的传承有缘。”二人一边走,陆全边和叶天介绍道。

    “此次传道会实属难得,怎么叶兄没有寻一个好位置坐下听道呢?”陆全侧头看着叶天。

    “那讲道的方式浅显笼统,看样子是专门为那些刚入太虚境的修士引路的,陆公子不也没去听吗。”

    陆全笑了一下,和叶天走到了一处山崖边停了下来。

    “叶兄倒是高见,的确像你说的那样,今天的修道会是专门为了入道而讲解的,没有多少真正精华所在。”

    “此次传道会是说是说为天下修士解惑,但是目的还是因为前方战事吃紧,需要有后续的中坚力量去支撑,上前线去弥补空虚。”

    叶天有些疑惑,这人和他说这个是何意。

    “我辈修士,究其起意,皆是为了修道成仙,长生不老。可是总有人各有志,天赋不尽人意,靠后天努力拼搏总是有尽头。纵观整片古世,成道者不过也就那寥寥数人,剩下的修士,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确实,修道一途就是如此残酷,多少人前仆后继都想成道,可是最后都还是尘归尘土归土。

    更不说那些曾经冠绝一个时代的豪杰了,被天下赋予众望,都希冀此人能成道,可是最后帷幕落下,皆是一场空。

    “陆公子不必再和我拐弯抹角了,想说什么便说吧。”虽然说那陆全说的事情和话语都没问题,但是有目的的话何必在这里谈论这些大义呢。

    “咳咳,叶兄果然是一个爽快的人。”陆全尴尬咳嗽了一下,似乎颇有些意外。

    “这天地将大变,修士还是需要为自己考虑,我还是那个意思,若叶兄能把那宝剑赠与于我,我愿在这汹涌来临之时保叶兄不死。”

    叶天万万没想到说了半天,最终还是绕到这柄剑上了。

    “我还是那句话,你别再花心思了。”拐弯抹角说了那么多大势,最终还是为了这等宝贝。

    与之交谈真是枉费时间,叶天见此面露不悦,转身便走。

    “我辈修士不过都是那送一人登上台的阶梯罢了,叶兄,送你一句话。”

    “吾辈修士,以己定天,万不可相信他人,我要这剑,也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叶天不以为然,刚才说了半天,现在又说这种云里雾里的话,任谁都懒得去听。

    只留那陆全在山崖边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叶兄,怎么中途不见你的人了。”

    此时,传道会一小阶段结束了,有些人出来在山上四处走走,消化刚才的所学,那张亮便是如此。

    “这个传道会好像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用处,所以就出来在这山上四处逛逛。”叶天没有说方才与那陆全交谈的事情,他感觉陆全可能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不想管这个。

    “那叶兄可以先行回客栈,明天传道的方面倒是倾向于仙法运行的,看叶兄你有没有兴趣了。”

    叶天想想回去也好,便和古元告辞,下山去了。

    回到住宿的地方,叶天敲了敲林霖的房门。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传道会结束了吗。”

    “没,这个给你,你现在上山应该还能赶上第三阶段的传道的。”说着,把腰间的门派令牌摘下,递给了林霖。

    “那你不去听了吗?”

    “今天他讲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你还是赶紧上去吧,明天可能还需要借你的令牌上山听一下。”

    “好。”林霖应着,回房收拾去了。

    接着叶天兀自修炼去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灵气运转方式还是需要练练,提高掌控力,顺便练练那莲花灯给他的运转空间之法。

    “这空间法倒是有些妙处。”

    叶天看着眼前的一小道裂缝,裂缝虽小,但是气息却和那先前在虚无空间中遇到的一般无二。

    紧接着手指一转,那道裂缝便向一旁的杯子飞去,那杯子眨眼间便成了两半,被那裂缝吸入,原地只剩下一些筛粉。

    “威力虽大,就是这消耗灵气太多,不能常用,只能当成一种杀招了。”这空间法倒是消耗剧烈,短时间叶天的灵气就被耗去了十之七八。

    “你以为呢,这个功法可是我在这个世界成名的倚仗,若你到了中部圣洲,估计就能听到坊间流传着我的传说了。”那灯中的老者飘了出来,自信的对着叶天说道。

    “厉害是厉害,可是你怎么就被吸入那个虚无空间了呢。”见叶天哪壶不开提哪壶,老者白了叶天一眼,不作回答。

    “说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老头。”确实,自从叶天被吸入那虚无空间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月有余了,这老者一直没透露过自己的名讳。

    “等你哪天到了中部圣洲,能帮我报仇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不然我的名字在这个世界牵扯太多,对现在的你来说知道并非好事。”那老者闭眼,盘坐在空中。

    叶天便在那适应着灵气运转了,那老者时不时还指点一二,点通了一些错误之处,令叶天的实力愈发精进。

    “你虽然目前展露出来的实力在立地境界,但是看着愈发熟练运转灵气的力道,你的真实实力应该还在这之上。”

    “那是自然,不然我这个万界之尊怎么当得上,就是不知道上限在哪里。”

    叶天到这个世界也快一个月了,能运转自己灵气也有半个月快到,这些时日摸索着那灵气,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在慢慢变化精进这,有些浊气在修炼时被排出体外。

    那战船上的一战,那名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实力,自己最近也没碰到同个境界的修士,没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能让自己升华。

    这倒是让叶天有些郁闷了。

    “对了老先生,给你看个东西。”说着,叶天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从紫罗山上的到的那柄剑。

    那老者看到剑,双眼就离不开了。

    “这,这是紫罗星剑?!”

    “你知道这柄剑的来历?”

    那老者很不屑的看了叶天一眼。

    “这个世界紫罗星君的名号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万年前便是他逆转了战局,换来了万年的安全时间,否则那万年前的一战,碧晶界岌岌可危,人心不齐,等不了多久就成了那魔界的养料了。”

    “这柄剑随他上天入地,七进七出杀入敌军阵营,镇压魔界至尊,终于唤醒了修士的那颗护佑之心,这才有的后来万年的对峙。”

    虽然老者说的内容比从古元等人口中的消息多得多,但是叶天还是注意到了另一个方面。

    “老先生,你说养料?”

    “是啊,魔界四处征战就是为了扩大自己的世界,让规则更加牢固丰富,强壮了整个世界。”

    “我有一事想问……”接着,叶天便把自己的世界出现空间崩溃和黑球的事情告诉了老者。

    “这种情况,属实不多见的,魔界行事虽然狠辣,但是少有阴险狡猾之人,而且……”老者深思。

    高等世界一般不会去破坏和低等世界的世界壁垒的,毕竟会让资源短时间内急剧减少,天地灵气变得混沌,修士的境界降低一些,这对于在开战的高等世界来说绝对是弊大于利,吃力不讨好。

    “这样的话便难说了,我被吸进的是那虚无空间,那是否是因为虚无空间的原因呢?”

    “不,不可能是虚无世界。”老者斩钉截铁。

    虚无世界是世界与世界的中间地带,一片混沌不可探测,也难以得见,如果说是虚无空间内部起了什么变故的话,那受到影响的应该不止叶天那一个世界,所有的世界都会遭殃。

    叶天听到这些消息,倒是没那么随性了。

    原本他到这个世界,以为是魔界搞的鬼,但是老者说两方的世界对峙,此刻倘若去吸纳低等世界的规则,无异于作茧自缚。

    “你这个事情不必急于一时解决,先找到修复你世界的东西带回去修复吧,到时候再看看是何种情况。”老者让叶天先不要想,把那紫罗星剑递给了他。

    “这把剑上有着紫罗星君的传承,还有一个空间,你想不想打开来看看。”

    “哦?那便打开看看吧。”叶天看出这柄剑的不凡,没想到老者还能看到这柄剑内的空间,看来这老者不像自己先前估摸的那样也是立地境界的高手,真实的实力应该再往上。

    看叶天同意了,那老者双手结印在腹部一转,便有一道灵气凝聚的光柱点向了那紫罗星剑。

    “咔嚓。”

    一声轻响,紫气从那健身中汹涌而出弥漫了整个室内,慢慢化成了一个青年的模样。

    那青年仗剑,远方正是魔界的士兵,那可当真是千军万马,一眼望不到头,天空中还飞着许多面目狰狞的魔兽,其中就有之前看到过的魔雷暴龙。

    “吾界边境,不容侵犯,吾辈修士,何惜一战!”说着,一人冲向了那千军万马。

    此时画面一转,又到了另一个场景,那紫罗星君盘坐在一密室内,旁边依旧是紫罗星剑陪伴。

    “咳咳,没想到,原来是内乱。”说这话,从口中咳出的鲜血,俨然一副时日无多的样子。

    他看着那地上的血,若有所思。

    “我要尽快把这个东西藏好,否则……众生危矣。”说完,手上拿出了一个物品,那物品倒是一片朦胧,看不真切。

    “后来者,若得传承,护佑苍生。”

    “若得传承,护佑苍生。”那声音重复了一遍之后,紫气便全都回到剑身里了,只留一把钥匙玉佩漂浮在空中。

    “这是那传承吗?”叶天见状问道。

    “不是,或许指的是传承地的钥匙把。”那老者观察道。

    玉佩一转方向,掉到了叶天的手上。

    “看来这紫罗星君的传承选择了你。”那老者说道,连他都有些眼馋着传承,毕竟可是那万年前鼎鼎大名的紫罗星君啊。

    “传承选我又如何,我并非一定要接受吧。”

    那老者看叶天无所谓的样子,有些惊讶,那紫罗星君可是功参造化,冠绝一个时代,这种人肯定留下了强大的功法和兵器,可能还有数不清的丹药之类的,这要是得到了,那不比自己一个人慢慢摸索胡乱修炼着强?

    刚才那些场面,应该都是真的,那紫罗星君当年的成名一战,不过后来为什么气息微弱时日无多了呢?

    “看来那紫罗星君临终时遭遇了敌手啊,可是这在古史中并没有记载啊,之写到紫罗星君人到中年消失了一段时间,重现在众生面前后不久便传出化道的消息了。”

    最后是遭逢了什么敌手,让冠绝无匹,只身对抗千军万马的紫罗星君不敌此人呢。

    “日后再说吧,你看看那个空间中还有什么。”示意老者再开一下那个剑内空间看一看,叶天不想在关于紫罗星君的人生历程上面多花精力思考,毕竟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切都不是特别熟悉。

    老者摇了摇头,手掌处又射出了一道光柱。

    “这里面还有……数十万的碧晶石吧,这对你来说倒是解决了一些燃眉之急了。”

    听到有数十万的碧晶石,叶天的双眼亮了起来。这些碧晶石拿来,自己就不必一直因为拿了古元他们的而不好意思了。

    叶天握着剑,将心神传递进去四处游荡,他也感受到了剑中那小小的空间了,之前没能感受到看来是因为自己掌握的灵气还不够强盛,亦或者是紫罗星君留下的传承设立了门槛。

    但是为什么那老者能感应到,叶天却不行呢。

    “叶兄,你在里面吗。”这时林霖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是。”

    “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叶天把剑收回了自己的储物空间,打开门走了出去,那老者倒是还飘在空中思考着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