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影子少年

    两个JK特派员加上五个平头老百姓,说是充当阵眼,实际上,就是用他们身上的肉填补陈玄。然后再套上一副人皮。所以说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赶紧去杀龙岭,耽误的话,七条人命可就没了。

    那养尸地到底在哪儿。?

    刀疤脸道:“我师父自己都不知道,只能一点点去寻找。不过那种地方非常隐秘,一时半会儿肯定找不到。还说我把该说的都说了,是不是先给我松绑,不是宽大处理么,总这么捆着也不是事儿,我手都麻了!”

    这时,唐院长的眼中划过一道闪电,然后飞快的探出一只手,使劲的拍在刀疤脸的后颈,然后另一手攥成拳头,猛击他的胸口,还有小腹。

    唐鲤甚至听到,刀疤脸的体内发出轰轰声。

    三击之后,刀疤脸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口鼻窜血,脑袋耷拉下来,恐怕这一身的修为真的废了。

    刀疤脸距离的喘息着,无比怨毒的嘶吼:“为什么,我全都说了,为什么还要对我下手”

    说实话,唐鲤也是眉头也是一蹙,因为唐院长明明已经答应人家了,但又出尔反尔。我知道这种人该杀,可是......

    唐院长风轻云淡的说道:“我们是一个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的特殊灵能组织,有人闹事,我们就去解决,没有人会在乎是怎么解决的,只有人在乎,解决的干不干净。别天真了,你们五幡帮做了这么多恶事,我不可能放过你,没杀了你已经网开一面,知足吧。”

    刀疤脸气的浑身哆嗦,喷着血沫子吼道:“我师父不会放过你,他会把你们的皮统统拔下来,统统扒下来!”

    话音刚落,就见刀疤脸身旁那个带着墨镜的女子,突然砍出一记手刀,正中刀疤脸的后颈,刀疤脸的声音戛然而止,彻底晕死了过去。

    树林子顿时安静下来,唐鲤问道:“这家伙怎么处置?”

    唐院长道:“你们带着刀疤脸直奔大同市区,有人会找你们要人,你们把人交给他们就行,其余的就不用管了,我现在立即赶去杀龙岭救人”

    唐鲤说道:“我们也去。”

    唐院长摇摇头:“你们几个刚经历了一场战斗,对自身的消耗太大,所以必须要休整几天。我先带一组人去杀龙岭探路,咱们随时联系。只要找到金元,我立即马通知你们。”

    张三还想争取一下,但被唐院长打断:“张教官,现在不是报私仇的时候,服从命令!”

    张三还想说些什么,唐鲤赶紧道:“张教官,唐院长说的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休整吧。毕竟还得把刀疤脸转交给官方呢。不能一着急就乱了套。”

    唐院长点头道:“事不宜迟,那个金元随时会布阵,我们就此别过吧,等我有了消息,会通知你们的。”

    说完,唐院长带着七个属下,头也不回的走出小树林,然后跟风一样,狂奔不止。

    唐鲤看着晕死的刀疤脸,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妈了个巴子的,我觉得唐院长干的对,就应该下狠手,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

    唐鲤看着远处消失的几个背影,喃喃道:“我怎么觉得今天的唐院长有些奇怪。”

    苏禾道:“嗯,是有些。”

    唐鲤看着苏禾道:“还有你,最近话越来越少,毫无存在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大蠢牛把你给写丢了呢!”

    苏禾叹了口气道:“我有没有存在感不要紧,就是希望妞妞别把林夕给忘了……”

    唐鲤:“……”

    “你俩嘀咕什么呢!”周一帆冲唐鲤与苏禾道:“快过来搭把手,把这家伙给捆了好上路。”

    就这样,大家七手八脚的将刀疤脸像拖死狗一样拖着走出小树林,等来到公路上,不断的招手打车,但是司机一看,几个人中间还有个昏迷的,并且被五花大绑,都不想多事,每一个愿意载他们的,后来废了很大的劲,才搞到一辆面包车,我们直奔了市区。

    来到市区的目的地,还没站稳当呢,就有两个穿着呢子大衣的人接应了唐鲤一行人,跟特务接头似的,先小心翼翼的确认身份,然后就开始交接工作,最后还安排了一家民宿。

    唐鲤,元初,九九,苏禾,张三,周一帆了六个人住五个,唐鲤与九九一间,这家民宿的主人很贴心,在冰箱里储备了很多的新鲜食材,大家吃饱喝足后在客厅里又闲聊了一会,随后都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

    唐鲤与九九的房间是在顶楼,屋顶是透明的天窗设计,睡在床上便能看见星空,九九指着天空对唐鲤说道:“妈妈,那里就是我的家。”

    唐鲤有白天的时候实在太累,迷迷糊糊道:“哪里啊?”

    九九自顾的说着:“昆仑,妈妈,我的家就在昆仑,我想带你一起回家。”

    “哦……”话音刚落,唐鲤已经闭起双眼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而一旁元初的房间里。

    “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她坦白?”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

    沙发上,元初捧着一本杂志在翻看着,听见突如其来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平静的笑着。

    一个身穿斗篷的修长身影投射在了墙上,少年的声音再次传来:“说话啊!”

    元初放下手中的杂志,端起了一杯刚煮好的咖啡,开口道:“想喝吗?可惜,你喝不了,你现在就是一个影子。”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你犯规了,既然这六界上下没有什么可以逃出我的眼睛。”元初喝了一口咖啡,轻笑道:“别忘了,你能造梦,我也能窥梦。”

    “你看了她的梦!”少年激动道。

    “是啊!多么大的一盘棋啊,你以为你从她那里能够得到改变天地法则的密钥?别做梦了,数万年,你陪着她转世轮回,结果呢?一无所得!这一世竟然连自己的肉身都给弄没了!”元初继续道:“原因竟是你爱上了一个人类。将臣,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少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