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真假院长

    翌日,阳光正好,唐鲤一行便聚集在一起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唐鲤知道目前这几个人能够聚在一起都是有原因的,比如唐鲤与苏禾是为了找林夕,张三是为了给父母报仇,周一帆是为了给师父报断腿之仇顺便再查一查自己的身世,至于元初道原因吗,唐鲤很自恋将元初的同行看做是热恋中情侣形影不离的正确姿势。不过唐鲤的恋爱经历有些特别,据她自己所说,这种在打打杀杀中建立起来是爱情要比那种你侬我侬的爱情来的坚不可摧!是这样吗?作者表示十分不理解这种所谓行走在硝烟中的革命爱情。

    —

    “你们说金元为啥要帮陈玄重塑肉身即便陈玄是异人九怪之一,有地位,有身份,但那时候他已经快咽气了。难道一个快咽气的人,都有这种魔力?”苏禾道。

    周一帆道:“管它呢,反正他们俩都不是好人。”

    元初道:“恐怕没这么简单,俩坏人在一起,也不见得会互相帮助,能叫金元这么大动干戈,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对了,陈玄和残袍,当初就密谋邪神教的秘密,现在残袍大闹了卧牛峡谷,把铁皮棺材里的东西也放了出来,我看金元的介入,恐怕也跟邪神教有关系呢。”

    唐鲤来了精神:“你的意思是,金元也觊觎邪神教的那个秘密?”

    元初点头:“应该是的,也可以说,这个秘密是陈玄的筹码,他想要活命,就得拿出一些干货。”

    大家的思绪,此刻又转移到了邪神教上面,还是那句话,邪神教的秘密真不是随便谁都能猜透的。看来要先抓到残袍再说。

    当晚,唐鲤正准备睡,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哪个睡不着,过来找她聊聊人生,但是打开门之后,发现并没有人,并且地面上放着一根树枝。这叫唐鲤意外的,她甚至想都没想就捡起了那根树枝,这应该是一种挺常见的柳树枝,也就是大拇指粗细,上面还有刚抽出的嫩芽。这事儿真特么奇怪了,这树枝肯定是刚才敲门的人留下的,是谁这么无聊?唐鲤刚要出门,就发现树枝上有些痕迹,像是被小刀刻出来的,细打量之后,赫然发现是两个字,写着:小心!

    唐鲤忽然想起江辰曾经在梦里让她不要去栖凤山老鬼洞,可她还是去了,弄来弄去,差点儿死在那儿。这次马上要去杀龙岭了,又出现一截子树枝,奶奶的,这回又是哪位高人在给她提醒呢?

    就在这时,唐鲤冷不丁看见走廊尽头的窗户开着,赶紧跑了过去,等来到窗户近前,发现外面一片漆黑,下面是一条小路,如果身手好的,绝对能从这里爬上来。

    在窗口驻足了片刻,唐鲤转身就准备离开,就听元初披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看见唐鲤,有些惊讶,问道:“大半夜不睡觉,站在这里干嘛?”

    “我睡不着,转转。”唐鲤说道。

    “你手里拿着什么!”元初看向唐鲤手中的树枝。

    唐鲤一愣,随即道:“没啥,那什么九九说要我折根树枝给她玩玩,这不白天折不太好吗,于是就晚上……”

    “哦,别人是采花大盗,你是折树枝大盗啊!”元初笑道。

    唐鲤尴尬的笑道:“那什么,我先回去睡了啊下,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元初看着唐鲤在走廊尽头消失的背影,轻笑道:“将臣,你都自身难保了,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蠢事,小心?”

    少年的声音在元初的脑海中想起:“你阻止不了我。”

    元初:“可你阻止不了命运。”

    —

    大家在民宿里等了好几天,唐院长终于给张三打了电话,也不知电话里唐院长跟张三说了什么,也只见张三面色越来越难看,挂断电话后,张三说了句:“卧槽!上当了!”

    所有人都莫名看向张三,唐鲤焦急的问道:“什么意思?什么上当了?”

    张三道:“上次那伙人根本不是JK的人,唐院长压根就没去过化工厂!”

    周一帆急道:“啊?你几个意思?”

    苏禾道:“当时我就看那伙人有点奇怪。”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张三道。

    苏禾道:“可是后来我看唐院长的出手又觉得是不是我自己想多了。”

    唐鲤道:“先别说这些了,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张三恨恨的吐出几个字:“杀龙岭!杀金元!”

    唐鲤道:“怎么还是杀龙岭?”

    张三道:“金元就在杀龙岭,你们要找林夕唯一的线索也在杀龙岭,你们就说去不去吧!”

    苏禾道:“我去!”

    唐鲤道:“等等,如果那个唐院长是假的,就是说那家伙有可能就是金元易容的,不是说金元是用人皮易容吗?那唐院长不是应该?”

    元初道:“不用人皮一样能易容,只不过金元走的是极端。”

    张三咬牙切齿道:“说的没错,即便不用真的人皮,他的易容术依旧能以假乱真!”

    周一帆道:“这老棺材瓢子咋这么不是东西呢,老子逮着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唐鲤道:“等等,我捋一捋,有一点说不通啊,他为什么要让他徒弟说出这一切之后才将他废了?他又为什么要把行踪与目的透露给我们?”

    元初道:“为了让大家相信他就是唐院长,不惜以徒弟做饵,他知道这一切瞒不了多久,也没打算要瞒,只是他所演的这场已经足够将我们滞留在这间民宿里几天,就这几天便是他成事的关键!”

    周一帆道:“老棺材瓢子够变态的啊,这一招真特娘的出其不意!”

    唐鲤道:“赶紧的,回屋收拾收拾,说不定还能赶得及找到金元,到时候该报仇的报仇,该救人的救人!”

    周一帆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这回咱们去杀龙岭,我能知道我的身世!”

    苏禾道:“我有一种预感,这次去杀龙岭一定能找到林夕,希望她不要有事。”

    唐鲤拍拍苏禾的肩膀道:“苏大少,林夕肯定不会出事,她懂得怎么保护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