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五耀神珠

    说着唐鲤看向周一帆道:“周大叔,你不是说你是你师父在北宁监狱门口捡的你吗?怎么又跟杀龙岭扯上关系了。”

    周一帆道:“我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我师父这人吧,平时不太靠谱,就我的身世吧,他就说了好几个版本,对了还有一个版本,我差点就信了!”

    “什么版本?”苏禾好奇的问道。

    “我师父说我是他的私生子啊,还别说,当时可把我高兴坏了,我师父老有钱了,整片山林都是他的!他要是我爸,我这下半辈子可就不愁吃喝咯!”

    “然后呢?”唐鲤问道。

    “然后有一天我给他剪脚趾甲,我突然萌生一个念头?于是我就拿了师父的脚趾甲去县医院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我师父骗我,我根本不是他儿子!”

    “那又怎样?不就是没有血缘关系吗!你师父养了你四十年,供你吃喝上学练功的,知足吧你!”唐鲤道。

    “话虽如此,我这不是就想要个说法吗?他们当初为啥把我扔了,害我被我师父捡了,你们知道吗?八岁以前我师父照顾我,八岁以后师父残疾了,就我照顾他,所以,那个害我师父的人我定要将他大卸八块!”

    唐鲤道:“等等,等会,就你的意思,感情你不是为你师父报仇,感情是为你自己报仇啊!”

    周一帆点点头:“是啊!不然咧?”

    唐鲤:“……”

    —

    六人整装待发,出门的时候,唐鲤又想起了那根树枝,心中暗道:“如果如果真有事我也认了,但杀龙岭我一定要去!”

    每次租车有些麻烦,还是苏禾有先见之明,提前几天预购了一辆改装版的房车,出发前一天如期提车,唐鲤与周一帆人生中可是第一次住房车,走进去东摸摸西蹭蹭。

    张三不屑道:“差不多得了啊!瞧你们俩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以后在外面别说认识我!”

    唐鲤道:“没见过世面怎么拉?你见过世面还不是跟我这个;看见过世面的人混在一起?”

    张三道:“切,懒得理你!”

    唐鲤道:“我才懒得理你,你又不是人民币!”

    —

    这辆房车的比起普通房车的车身大了一倍,车厢内隔出三个卧室,厨房客厅卫生间一应俱全。

    张三道:“不扯了,说点正事,上午接到唐院长的语音电话,说这次进杀龙岭的不止金元他们,有人散布消息,说杀龙岭出现了玄门八大重宝。”

    大家互相对视一眼,心说要不要这么乱。

    金元去杀龙岭摆阵,还有其他人去杀龙岭找宝贝?

    “除了金元还有谁去了?”唐鲤问道。

    “苗疆蛊王。”张三道。

    “蛊王?谁啊?”周一帆道:“看名字好像很腻害的样子。”

    张三道:“唐院长提前我们一步已经赶过去了,不过没找到金元,只是他还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唐鲤立即想到了那个背着黑铁伞的神秘高手,还有那三十三口竖葬棺。

    唐鲤问道:“什么大秘密。”

    周一帆道:“苗疆蛊王是什么有没有人跟我科普一下啊?”

    “这个蛊王在苗疆一带那是贼拉拉的有名,这个人用蛊如神,没人敢惹他,据说他一个人就养着十三种及其厉害的蛊虫,眨眨眼,就能杀人于无形。不过这个人并不坏,他经常用蛊术给老百姓瞧病,一来二去,就有了名头。他也是异人九怪之一。”

    原来在异人九怪里面,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细数一下,异人九怪的九个人出现的可不少了。蟹先生,鬼雀,圣邪,陈玄,银混儿、吴飞熊(邪神教教主),金元,还有蛊王。

    也就是说,还有一位没有出现。

    看来高手都是神秘的,恐怕最后一个也快现世了。”

    “最后一个是兽王!”元初淡淡道。

    兽王!

    “啥,兽王?这名字真够极品的,那意思是说这个人行为处世像禽兽吗?”

    元初摇头道:“兽王的意思是指这个人会兽语,能跟动物沟通,还会一种极其厉害的巫术。”

    “跟动物沟通这也太神奇了吧!”周一但来了兴趣,问兽王会什么巫术。

    元初道:“兽王最拿手的巫术就是造畜。把巫术落在活人身上,然后叫人变成动物。”

    周一帆一下蹦了起来:“我说元博士,我读书少,你可别骗哦。”

    元初了道:“骗你干什么?活人造畜和人皮诡术可是齐名的。相传这类巫术极端残忍,有时候还要把动物的皮剥下来,浇上热油,然后扣在赤.裸.的人身上,时间长了,动物皮就长在了身体外面,再利用巫术,人就能变成动物。”

    不过造畜既然跟人皮诡术齐名,那兽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金元的拿手好戏就是人皮诡术。

    元初继续问道:“那唐院长有没有跟你说杀龙岭到底出现了什么宝物?”

    张三道:“五耀神珠。”

    唐鲤问道:“五耀神珠到底是啥宝物?,”

    周一帆道:“这个我师父曾经告诉过我,他说把五耀神珠戴在身上,可水火难伤,百毒不侵,甚至连还能定风,化雷,总之就是相当厉害!”

    唐鲤道:“水火难伤,百毒不侵我还能理解,但是定风和化雷是啥意思?”

    元处道:“定风就是无论多大的风吹在你身上,你都没有感觉。咱们内地的风小,要是沿海地区,一个台风过来,有时候能掀翻一个村子,甚至把人都卷到天上去。有了五耀神珠,完全可以心如磐石,八风不动。至于化雷就有些玄乎了,简单一点说,就是拿着五耀神珠,雷电都躲着你走,如果你作法,引天雷攻击,对方有五耀神珠的话,你的法术完全不起作用“

    唐鲤长大了嘴巴,要不要这么离谱,一颗珠子而已,能有这么大作用?”

    “如果不这么厉害,能被称作玄门八大重宝吗?”元初道。

    好吧,这个理由真是无坚不摧,唐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唐鲤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五耀神珠不在杀龙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