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多重收益

    这次针对盐商囤积居奇抬高价格的事件,是由宪兵队和驻沪总领事馆唱白脸,陈明翔唱红脸来操作的。宪兵队扣押的食盐,由海源盐业公司负责批发给各地新盐商,钱由陈明翔来收,因此,利益分配也是三家共享。

    “陈君,我们都觉得这个分配办法没有问题,原本司令部方面是打算和你五五开的,你现在给将军阁下打个电话,把这件事汇报一下,我们等会直接把钱拉回司令部。”

    “只是这样的分配比例,你就要吃亏了,驻沪总领事馆的人,胃口肯定也不小,这么惊人的一笔交易,你可没赚多少钱。”田中大佐和其余三人对视一眼,眼神做了瞬间的交流,然后笑着说道。

    表面上算起来,刨除给宪兵队的部分,陈明翔还能剩下一千万中储券,可是谁都知道,得到的这部分利益,并不完全是他自己的。

    驻沪总领事馆最少要分掉其中的六百万,外务省的人,从来都是眼里没小钱的。而这么大的一笔财富,金陵政府盯着的人肯定很多,陈明翔还得打点关系,给市政府和金陵方面的重要人物撒一些。

    最后落到陈明翔手里的,约摸着可能也就是一两百万中储券,与他们四个课长拿到的数额差不多。

    “中岛君,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没有宪兵队司令部的支持,我也拿不到这笔钱,况且经过这次事件,基本确定了我在华中食盐市场的份额和地位,从长远来看,我可并没有吃亏。”陈明翔笑着说道。

    越是这样的态度,越能得到这些日本人的欣赏,不争不抢做事知道分寸,这样的人是最受欢迎的。

    “陈君,这是我经过认真推敲,整理出来的一份档案摘要,上面列出来的人,我认为嫌疑目标是最大的,你对这些人的出现加点小心。”

    “但这个事情的性质实在太恶劣,要是被人知道,我会被军法处置的,因此,天知地知,只有我们五个知道,决不能走漏风声。”五岛茂打开公文包,取出一个档案袋递给陈明翔。

    五岛茂在沪市这两年也是正赶上好时候,一个月收入十来万日元很轻松,积攒了两辈子都花不完的巨大财富,其中的百分之九十是来自于陈明翔的分红,在走之前,也是很用心来回报陈明翔。

    他仔细翻阅了南造云子留下的那些档案文件和资料,一点点的找出了线索,然后利用特高课的关系渠道,对此也作了侧面的核实,真实度在八成以上。

    可以说,五岛茂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把以前土肥圆机关留下的潜伏情报员的老底子,彻底翻了出来,这恐怕是北泽平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往往就是这样,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别的部门不敢说,驻沪宪兵队司令部从上到下都被陈明翔给收买了,三年多的苦功没有白费,这些人不但养成了收钱的习惯,而且对陈明翔的印象深入骨髓。

    类似于这样的行为,无存在任何军事机构或者政府机构,那是严重到极点的泄密事件,要是这件事被揭露出来,五岛茂只有切腹自尽的下场了。

    “五岛君多虑了,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可见过我有不靠谱的时候?要不是牵涉到自己的安全,我连看一眼都不会。”陈明翔说道。

    特工要有一层不被人怀疑的伪装,陈明翔从加入特工总部开始,就营造出了自己的形象,绝对不接触情报,绝对不参与行动,能逃就逃能躲就躲,他的情报搜集,都是从日常接触中一点点获取的,非常隐蔽不惹人怀疑。

    正是因为这样的做法,绝大多数人对他都不存在疑心,因为情报是有时效性的,行动往往有突然性,不是真正的参与者,很难得到相关的信息。

    “这倒是真的,但凡是涉及到情报和行动的时候,你比兔子跑得还快,将军阁下是很少夸奖人的,却说你是个难得的聪明人,做事知道分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这种大环境混的如鱼得水。”中岛大佐说道。

    “这个北泽平为了立功,为了扩大梅机关情报组的势力,居然要打警察学校的主意,对于这样的人,防一手是有必要的。”冢本清说道。

    他们在说话喝茶的时候,王真却在清点李闳扉送来的东西,古董玉器和字画暂时无法估价,但价值绝对不低,她的家族还是有些底蕴的。

    至于现金方面,数了数居然有五十万美元、十万日元和三百根小黄鱼,折合中储券最低也得两千多万!难怪说盐商们富甲天下,出手真是大方,这样的富商不砍一刀,绝对是自己家的大损失。

    当然了,这两千多万中储券的赎金,也不是一家盐商拿出来的,宪兵队抓了二十多家盐商呢,一家拿出一百万就够了,这点钱,还不至于让盐商们破产,敢做这种买卖的,谁家里不是资产丰厚?

    陈明翔拿到这笔钱,对李闳扉也有了承诺,他不会把旧盐商全都赶出这个行业,即便做得到,他也不会这么做,无非玩的还是制衡那一套,竞争才是符合各方利益的,所以呢,盐商们迟早还能把这笔钱赚回去。

    很快,一辆卡车在两辆汽车的护送下来到马拉别墅,成箱的中储券被搬下车,然后装到了四大课长的四辆汽车中。

    那些新盐商们提货的时候,早就把钱都给了海源盐业公司,仼吉也没有往中储银行里存,本身就贷款很多,再存这么多钱,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这次盐商们送来的赎金,数目可是相当惊人,你不打算分给宪兵队一点吗?”王真好奇的问道。

    四大课长开车离开后,陈明翔回到了客厅里,对于这一大笔钱,连提都没有提,似乎是不打算分给宪兵队。

    “这批扣押的食盐,货款我给了宪兵队大头,驻沪总领事馆得到的也不少,这笔赎金他们就不能惦记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好事?我忙来忙去的,总得捞点好处,这也是游戏规则。”

    “李闳扉他们也不会到处嚷嚷给了我多少,付出能得到收获,已经达到了目的,当然,木下荣市和堀内于城我是要意思一下的。”陈明翔笑着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