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现场求爱

    刘飞见状干脆也不走了。

    除了学校的老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野生学者。

    不得不说,古文学派的衰落是显而易见的,台上的郑安邦硕士已经人到中年头发都白不少,但位阶还卡在硕士级,恐怕接下来的路已经到头。

    比如同属文学学派的某光头老班,一把年纪了还就是个大学生水平,你说惨不惨。

    郑安邦硕士倒没什么学者傲气,很随和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又鼓励台上的参赛者继续努力。

    话不多,简单一总结直接就放出了三个对子。

    三个对子一出来,整个商场都安静起来,紧接着窃窃私语的声音从四处传来。

    这对子……大家根本摸不着头脑。

    “第一联:长长长长长长长。”

    “第二联:1234567。”

    “第三联:映山红映山红遍”

    刘飞本来是最淡定的一个,以他的水平不说十有八九,十有十是答不上来的。

    结果随便扫了那么一眼,刘飞乐了。

    还别说,前两个奇葩对子他还真就在那本对联大全上看过,内容是什么来着?

    “忘了。”只是随便看看,谁能记这么清楚。

    安心看了一会就决定放弃,对子难度已经超出她这种普通爱好者的水平:“前两个对子感觉就像是小孩在胡闹,可是古文硕士不应该用这种事开玩笑。”

    台上诸人也是一片沉默。

    难度太高了,大家根本摸不着头脑。

    苏妍苦思冥想,她大概知道第一个对子是谐音联,但究竟如何对出来却相当有难度。第二个……那是对子吗?苏妍表示看不懂。

    看来只有第三个还有做出来的可能性,苏妍陷入沉思。

    现场一时间没人答题,主持人头上冒出一股冷汗。

    这题怕是出难了吧,一会要是没人答出来比赛就尴尬了。

    主持人硬着头皮要提示:“郑硕士的三个对联还真是一绝,我看大家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郑安邦微微一笑,很随和的解释道:“第一个对子来自一本绝版古书,对外没有流传过,就算是我也废了一番功夫才做出来。第二个是我大学毕业时导师送我的上联,别人可能对不出来,但我觉得作为家乡人咱们是可以的。第三个相对简单一点,算是道送分题吧。”

    说到这,郑安邦硕士又跟台下眨眨眼:“要是这么简单就全对出来,岂不是让我的论文很不值钱?”

    全场的观众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主持人苦笑,就算是送分题难度也是相当高的有没有。

    正当场面陷入一片尴尬时,大屏幕适时更新了画面。

    原来已经有人对出对子了。

    主持人那个激动,赶紧热场把气氛搞活:“看来我们今天的选手中也是藏龙卧虎的,现在请大家一起看答案。”

    “春天般的微笑公布第三联答案”

    上联:映山红映山红遍

    下联:熟地黄熟地黄鲜

    “对的好啊!”观众中有懂行了,一看之下就拍手叫好了。

    郑安邦也笑着点点头:“这对子还算对仗,能给我具体讲一下吗?”

    答出对子的正是董浩永。

    前两个他自然是没看懂,不过第三个对子本身没什么难度,作为古文学派的大学生,就算再差基本的对仗功底还是有的。

    他的眼睛不着痕迹地在苏妍身上扫过,发现对方在看自己整个人更加抖擞了。

    “映山红又名杜鹃花,此联上者是名词,后者映为动词,遍为形容词,山为名词,红由形容词转化为动词。按照词性对方是正解。熟地黄是一种重要,又名熟地或者地黄。正好与之相对。”

    郑安邦很满意,很工整的对仗方法,似乎是学院派的套路,他问道:“你对词性很了解,平仄上也没问题,现在还是学生吗?”

    董浩永等的就是这句话,状若平淡地回答道:“跟您没法比,我是杭师学院古文学派大四的学生。”

    这话一出,整个商场再次轰动。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对联比赛居然炸出来一位学者。

    杭师学院再渣那也是大学啊。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全场再次响起掌声。

    郑安邦也没想到会遇见古文学派的学生,如此说来他倒也算学长。

    “我毕业于西南文学院,学弟你好。”

    董浩永急忙谦虚不敢。

    西南文学院是古文学派的大本营,跟他这种杂牌军可不是一个级别。

    不过既然对方肯认他这个学弟,那就好办多了。

    董浩永赶紧趁热打铁:“学长,不知道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您能否满足。”

    “请说。”

    “您出的对子实在是厉害,我想了半天也就对出一个,如果今天我有幸凭借这个对子夺得冠军,能否有希望学习您的论文?”

    郑安邦愣了愣,董永浩想要自己的论文?

    那是他大三时候的论文在二级期刊《文者》上发表。

    最大的价值就是原稿上的标注和他的笔记,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保密的。

    但他已经答应主办方作为最终奖励,这么送人合适吗?

    郑安邦看向主持人。

    主持老哥巴不得有人赶紧对出来,今天的比赛肯定要火的!

    古文学派硕士的对子被古文学派大学生对出来,大学生主动求硕士的论文。

    多好的一段传承和佳话。

    那必须同意!

    “郑先生您的作品您做主就好了。”

    郑安邦笑笑:“如果没人做出更好的,我没意见。”

    董永浩很自信道:“那一定是我的,其实我求您的论文主要是想借花献佛送给现场的一位女士,一位我一见钟情的女士。”

    主持人快哭了,这次是激动的。

    这位董先生来拯救他的天使吧,话题一个接一个的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赶紧接过话:“也就是说,您今天比赛的目的是要献给一位女士?”

    董浩永笑着点头。

    场中顿时响起一阵女孩的尖叫声。

    主持人哈哈大笑起来:“那请问那位女士在哪里?”

    董浩永用深情的目光看向他的右手边还在沉思的某位。

    这一次不止是女的,连男人们也叫了起来。

    这不是刚才上台的才女吗?

    董浩永眼含笑意看着对方声音中满是温情,他这一招屡试不爽,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沉底沦陷了,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苏妍抬头一脸茫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