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保送大学?

    董浩永一掌伸出去想要抓住苏妍的胳膊,手掌间灵气磅礴,一左一右各有一道墨色古文组成的灵气光环环绕在手臂上。

    他居然动用灵气了!

    如果是普通人这一下非得受伤不可。

    郑安邦一看急忙伸手阻拦,但距离太远。

    轰!一声巨响舞台都在震动。

    滋滋滋滋!

    一道道蓝白色电花和墨色古文字撞击在一起,激起惊叫连连。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苏妍的身形在电花中出现,她的面前多出一张巨型电弧墙。

    空气中仿佛布满静电,刺激地人皮肤酥酥麻麻地。

    一片电花中,苏妍冷眼矗立,左手灵气光环三道电弧疯狂游走,右手的恒定电磁场计算公式尚未完全散去,在完成使命后化为碎片星星点点坠落地面。

    郑安邦楞了,董浩永傻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又一个大学生?

    物理-电磁学派?

    “你是?”郑安邦毕竟是资深学者,一眼就看出苏妍的水平不一般。

    华夏有着灿烂光辉的文化和语言体系,高度凝练的文字往往一个成语就包含了很多内容。

    古文学派的学者经过长时间对某个成语的理解和参悟,就能够做到出口即是攻击。

    虽然威力小,作用也单一,但速度要比理科诸多学派复杂的计算验证快得多。

    但这姑娘明明只是一个大学生,还处在用手势模拟计算的初级阶段。

    结果居然是后发先至挡住了董浩永的攻击。

    这不是一般人!

    “学妹你是?”郑安邦问。

    “华清大学物理-电磁学派大三学生苏妍,学长好。”苏妍看都没看衰男一眼。

    虽然对方比她还高一个年级,但水平次的很,苏妍根本不放在眼里。

    华清大学!

    围观的吃瓜群众一下子沸腾了。

    华清大学作为华夏最顶尖的几所大学之一,这些年不知道出了多少大才。

    是全国学霸的聚集地之一。

    可以说只要考得上华清大学,最起码以后也会是个精英学者。

    精英学者放到当前的杭师市那可是数得着的大人物了。

    今天这个瓜真的是越吃越大。

    郑安邦冷冷地看了董浩永一眼:“还不道歉!”

    这小子居然当着他的面对一个姑娘动手,如果真是普通人现在岂不是连他也要跟着一起背锅?

    有学问没人品的东西,不配跟他站在一起。

    董浩永的脸红一阵,黑一阵,他是真没想到居然碰到硬茬了。

    好在他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不能惹。

    董浩永低头道歉,灰溜溜地离开舞台。

    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走,自己一个古文学派大学生都答不出来的对子,底下那个人到底什么来路直接惊动了郑硕士。

    难道也是古文学派的大才?

    董浩永认定刘飞肯定不是一般人,一般人怎么可能比他强。

    干脆躲到角落里,死也要死个明白。

    郑安邦也看出来这题不是苏妍的水平。

    前两道对子更多的是在怪上,本身如果能理解的话难度并没有多高。

    但大多数人就是被一个怪字给难住了。

    郑安邦很欣赏台下的年轻人,他甚至怀疑那个年轻人也是古文学派的人。

    刘飞倒也没客气,见人家硕士都站在台上请他了,再摆架子岂不是不给人面子。

    观众们一看是谁,全都乐了。

    搞了半天,居然就是刚才的那位奇葩哥。

    只有主持大哥一脸的纠结,按理说自己是不应该给大奇葩好脸色的。

    但架不住人家水平高啊。

    这对子连古文学派的硕士都说难,实力就是水平。

    想到这主持大哥赶紧把刘飞让到C位,面子算个屁,大神才是最重要的。

    郑安邦笑着跟刘飞握握手:“小兄弟看年龄不大,还是学生吧?”

    刘飞谦虚:“高三学生,不值一提。”

    郑安邦一愣,高三?

    现在的高中生水平都这么猛了吗?

    台下的观众们也愣了,大家都以为刘飞是今天的第四个瓜,不对是第四个学者。

    原来只是个高三学生。

    不对,这比学者还可怕啊!

    小小年纪造诣这么高,以后还了得?

    不少带着孩子的家长看向自家蠢货,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厉害,你他母亲的就知道吃喝玩!

    躲在角落里的董浩永已经吐血了。

    为什么要知道结果?

    为什么刚才不直接走人?

    高中生……打败他的居然是一个高中生。

    他已经能想象这件事被人报道出去是什么开头了。

    古文学派大学生被高三学生碾压。

    如果这事传出去,他这辈子就完了。

    董浩永此刻失魂落魄,自己怎么就起了色心非要勾搭那个学霸呢?结果学霸后面还有个更变态的高三学生。

    知道真相的董浩永眼泪掉下来。

    大家都等着刘飞解读最后一道对子。

    刘飞也没卖关子:“我妹妹喜欢钢琴,所以我对音乐有一些了解。上联其实不是数字而是一组乐符1234567,郑硕士曾经说本地人应该能答出来,我就下意识的用本地话念了一遍,大家可以试试。1234567,一二三四五六七。”

    乐符?本地方言?

    怎么对个对子还整出这么多花活来了。

    不少人下意识的按照本地方言念了一遍。

    “Do, Re, Me, Fa, So, La, Ti,方言来讲独览梅花扫腊雪,所以下联:一二三四五六七就是‘细睨山势舞流溪’。”(江浙方言)

    随着工作人员将文字打到屏幕上,商场中顿时响起一片恍然大悟的声音。

    绝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对子居然跟音乐还有本地方言有关。

    郑安邦哈哈大笑:“没想到,这可真没想到,古文学派又要多一位天才啊,以后有没有兴趣去西南文学院?只要成绩合格,我可以为你保送。”

    底下带孩子的家长们眼睛都绿了。

    西南文学院是文学学派的大本营,古文学派作为文学学派的分支在其中相当强势,可不是成绩合格就能上。

    获得这个报送资格,已经相当于半只脚跨进了超凡阶层。

    刘飞咧咧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苏妍作为一个大学霸根本不用担心会吃亏,刘飞也乐的看热闹。

    谁曾想系统突然提示临时任务:对联之争。

    如果完成能有特殊奖励。

    刘飞想半天,想碎了脑袋就是记不起当时看的什么。

    就在这时候,他想起完成千里之行二的时候获得了一个历史回溯的奖励。

    当时系统高冷地拒绝给他解释。

    刘飞想着既然是自己看过的东西是不是能通过历史回溯找回来。

    结果还真成功了。

    只可惜时间只有十秒钟,不等刘飞看到更多有用的东西时间就恢复了正常。

    所以刘飞在这方面依然是个学渣。

    “这个,容我回家考虑考虑。”刘飞没好意思当场拒绝,毕竟人家是一片好意。

    两人互相加了个微信,商量好以后再联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