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傻眼的贺玲

    小小的插曲没有影响到贺玲研究。

    她正在攻读硕士学者的最后时刻,她的《关于高密度纳米共格析出强化战斗合金的研究》论文随着几次实验的成功已经有清晰的思路。

    现阶段,需要做的是如何将实验结果转化为理论。

    贺玲不算战斗学者,当然也不是纯粹的理论学者。

    贺玲更愿意做一名实验学者。

    对她自己而言,通过自己的实验创造出具有高价值的产物,远比做一个战斗学者更有意义。

    战斗学者值得尊敬,他们是人族的守护者,是战争的主力,是直面外敌的英雄。

    人族没有前赴后继的战斗学者早就被外空间三族吃干抹净。

    理论学者同样值得尊敬,他们是人族基础理论前进的最终驱动力,是科学最前沿的探索者。

    无论任何技术,最终都离不开基础科学的支持,但如今地球受到灵气复苏和外空间的影响,很多基础理论的研究都陷入困境,理论学者的路途很重要也很艰难。

    当然实验学者也不差,理论需要与实践相结合,他们致力于将理论转化为成果,是对人类知识的实践和创造。

    就像她现在的研究重点,一旦实验成功并得到大规模应用,人族的战斗力将整体上升一个新台阶。

    要知道在灵能武器一直未能取得突破的今天,依靠火药驱动的动能武器已经很难对中高阶外空间三族造成伤害。

    除了火药动能不足,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子弹或者炮弹碎片的强度不够,无法击穿中高阶外空间三族的防御。

    如果新式战斗合金得到推广,普通士兵在战场上的作用就更大了。

    现阶段也有很多关于高强度新式合金的存在,不但需要大量添加昂贵合金元素,而且熔炼条件苛刻,热处理工艺复杂,因此价格不菲,服役安全性和可靠性也无法得到保证。

    贺玲的方法则是通过物理性改变,以高密度有序纳米颗粒对现有战斗合金进行强化,兴许能另辟蹊径也不一定。

    正思考中,贺玲突然发现监控软件在报警,灵气法阵的路径出现明显变化。

    作为第三代顶级小型灵气法阵,“鎏金凤纹龙虎骨”拥有多达十八条大口径灵气路径,可供两到三名博士后一级的学者进行使用。

    至于还没开启超凡之路的普通学生,如果不是面积有限的话可以说来多少管饱多少。

    所以,贺玲接受收集数据的工作以来,法阵的灵气路径从来没有出现过变化,一直是处于半休眠状态,仅仅打开一条就足够使用。

    难道出现路径紊乱了?

    贺玲打开测试软件。

    路径正常,算法无冗余,负载分析正常,基点正常未出现故障切换。

    灵气输出功率……

    看到这,贺玲的瞳孔一缩,问题出在这!

    灵气的输出功率足足比往常高了近二十倍,这数据吓了贺玲一跳。

    要知道灵气法阵的输出功率可不是越高越好,根据能量守恒原则,在灵气法阵的人能够吸收多少,法阵就会释放多少功率。

    低了自然是影响进步,万一高了……

    在灵气法阵中学习的人会形成一种类似醉酒的感觉,而且会持续三天到一个星期之久。

    贺玲进去,里面的三个人身份都不一般,万一出了什么事她这个小小的维护员可担待不起。

    一开门,浓郁的灵气充斥其间。

    一条条如线般从地面螺旋上升的灵气,在并不宽敞的房间中荡漾起层层灵光波浪。

    贺玲看到里面的场景,愣住了。

    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左上角的小女孩叫罗音,是一个十四岁就完成高中阶段学习的天才。

    在入选考核中,她的主课化学成绩几乎达到满分,其余各课也均达到优秀水平。按照这个成绩看哪怕放到学霸林立的杭师市,至少也是全市全十的水平。

    小女孩此刻很安稳地看着书,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

    右上角坐着的青年叫李南田。

    一个朴素沉默的年轻人,出生于都市防御圈外的人类幸存区。

    据说找到他的时候那个小小的幸存区已经被毁灭,他一个人在那里坚持了半年之久。

    李南田的天分高到惊人,被救回都市防御圈后短短五年时间就完成高中阶段学习,拥有了冲击学者阶层的能力。

    他和罗音一样今年要正式参加高考。

    知道不少内幕的贺玲明白杭师市的上层经过了一系列博弈才选出了两位奇才。

    至于右下角的那位……是振华高中两年内唯一的一个指标选送。

    但之前参加考核的好像并不是这一位。

    贺玲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但她肯定带着小学课本来学习的人肯定是个奇葩。

    此刻奇葩哥正专注地学习,同样没有表现出精神方面的不适。

    贺玲摇摇头,难道是软件出问题了?

    正要离开,贺玲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实验学者的基本能力之一就是细致的观察力,如果内心出现某种违和感,那一定要相信直觉。

    问题在哪里?

    贺玲一脸严肃地再次环视三人。

    罗音……李南田……刘,刘飞!

    不对!

    这个叫刘飞的怎么会这样?

    贺玲情不自禁睁大了眼睛,刚才一直在观察几人的精神状态,忽略了他们身上闪烁的灵气之光。

    同为天才,罗音和李南田在学习的时候灵气之光明显要比普通学生高一个层次,几乎每分钟都有五到六次闪烁。

    如果灵感所致有了特别的收获,灵气之光闪烁的频率甚至达到二十次以上。

    这两人一贯如此,并没什么奇怪的。

    但那个刘飞什么情况?

    自己进入灵气法阵整整4分54秒,刘飞的灵气之光闪了4分54秒,根本不曾熄灭,不曾衰减,不曾变化,一直在一种恒定的功率绽放光芒。

    之前因为地面冒出的灵气太多干扰了贺玲的观察,当她将精力全部放到刘飞身上的时候才发现这家伙周围的灵气浓度高到吓人。

    思维风暴?

    不对,思维风暴的灵气之光是狂暴的,不会像现在这样平和。

    贺玲瞳孔一缩,她突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性。

    今天来学习的人增加了一个,灵气法阵功率却猛增二十倍。

    这是不是表明刘飞一个人灵气吸收的速度就要比之另外两个妖孽加起来还要再强二十倍?

    贺玲甚至觉得当初自己完成学业考试和论文考核,成功由大学生进阶硕士时引起的灵气共鸣都没有刘飞高。

    他到底在学什么?

    贺玲放慢脚步,悄悄走到刘飞身边。

    刘飞学习很认真,没有发现贺玲的存在。

    他一边翻看,一边小声默读记忆,那本书……赫然就是小学五年级地理课本。

    贺玲傻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