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劝农诗会

    “请宿主清醒一点,根据复印纸知识承载量,复制一位硕士级学者的全部知识至少需要一万张复印纸。”

    哈?原来复印纸承载量是这个意思。

    这就要慎重使用了,好钢用在刀刃上,必须是自己极为欠缺又一时间无法搞定的东西才能用到复印纸。

    比如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

    刘飞心满意足地将东西收起来。

    虽然不是两次抽奖都有收获,总体而言也算得到应有的效果。

    手机的微信不断有信息提示。

    每当“信仰钟”敲响的时候总会带给人们一种虚幻的安全感,很多人都等着“信仰钟”敲响的那一刻送出祝福。

    刘飞挨个回复,老班、王恩章、贺玲、老鼠……甚至连郑安邦都没忘记问候一声。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刘飞默默许下自己的新年愿望。

    今年高考一定给力!

    ……

    第二天一早。

    刘飞顶着一对黑眼圈起床。

    兴奋都后半夜的他甚至联想到自己成为无上先驱后的故事。

    大年初一头一件事就是放鞭炮,这在杭师市被叫做头门炮,如今整个都市到处都是拥挤的大楼,楼下放炮仗是肯定不用想了。

    舅舅一大早就带着林小帅去楼顶排队,家家户户都等着头门红呢。

    老妈跟舅妈忙活拜祖的祭品,刘飞则要把开门大吉的红贴赶在头门炮点火前贴到家门口的位置。

    一系列工作做完,便是一家人最重要的拜年礼。

    按照年龄和辈分,从最大的开始带头拜年,然后长辈送上压岁钱,一家人其乐融融,喜气洋洋。

    等正式的程序一结束,刘蕊立刻带着小美小帅牵着铁锤出去遛弯,据说很多地方都有各种活动,难得休息他们才不愿意耗在家里。

    大人们大多数选择在家休息,看看电视、打打麻将,经历了一整年的辛劳,没有什么比在假期中窝在沙发里更舒服了。

    刘飞本来准备看会热闹就回去补觉,没想到才打两把舅舅就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挂断,舅舅一脸难看地抱怨起来:“这大过年的上面也不让消停。”

    “国栋,怎么回事?”刘明山忙问。

    林国栋苦笑一声:“还不是年前‘灵霄’外空间那场突袭战闹得,军部本来是准备一口气收复‘灵霄’十八象限的土地,没想到中了埋伏反被妖祸攻进开拓区,那里的粮食产地被祸害地不轻,这可是咱们杭师的重要粮产区。”

    刘飞知道舅舅是农业司的,但不理解现在去单位能解决什么问题。

    林国栋摇摇头,解释道:“我们农业司联合生物-生命科学学派跟文学-古文学派开展一次农业抢救活动,结果生物-生命科技学派的几个学者通过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的生态模拟重新将开拓区的生态环境变成适宜种植状态,古文学派的劝农诗却迟迟没有合适的,我高中的主课是文学,所以也被上司拉了壮丁让我也赶去参加劝农诗会。”

    刘飞有点懵,生命科技他能理解,古文学派是什么鬼。

    写两首劝农诗让植物们不要皮了快快长大?

    林国栋见刘飞还不明白,只能解释道:“文学学派的根基有三,一是文字,二是传承,三是创新。文字与传承好理解,就是老祖宗留下的那些东西。文学学派这些年一直在文字和传承上下功夫,就是因为创新太难,并不是你随便写点什么就能得到灵气的认可。灵气对文字的要求远比其他学科要高得多,只要被灵气承认,比如古诗,从低到高分别为原创宝光,诗文共鸣,余音绕梁,金声玉振,声传天下五种异象,异象产生便可定为灵诗,供所有古文学派学者学习。就算普通人也能做出灵诗,这是其他学派所没有的能力。”

    刘飞满是惊讶,没想到古文学派还有这种骚操作。

    他恍然大悟:“这是想做一首被灵气承认的劝农诗帮助作物生长?”

    林国栋收拾好东西,笑笑:“所以我就被拉去当炮灰了。”

    刘飞乐了,别看舅舅是文学主课,实际上他最讨厌的就是古文,昨天还念叨着当年上学的时候一学到文言文就想睡觉。

    “舅舅,你们那能进外人不?我也想去看看。”刘飞有点好奇一帮酸文人聚一起编诗是什么模样。

    老爸赶紧阻拦:“你一个小孩子家乱凑什么热闹,别影响你舅舅上班。”

    林国栋笑笑:“不碍事,现在农业司急得要死,巴不得多去两个人帮忙,我带着小飞转一下也算长长见识,据说农业司花了大价钱请来三位古文学派的学者一起参与创作,这次的主力就是那三位呢。”

    刘明山一听有学者赶紧点头表示赞同:“既然这样就让小飞沾沾光去长长见识,除了学校学者一般可是见不着的,你也见识见识人家的能耐。”

    刘飞笑而不语,你儿子我认识的野生学者都有好几个,其中一个还欠我一顿饭呢。

    小区外有地铁,直通一区农业司。

    这年头私人汽车几乎在都市防御圈内消失,到处都是蜿蜒曲折的小路,人烟密集不说路还特别绕,开车根本就是进不来出不去。

    整个都市防御圈下方都是四通八达的地铁,一方面出行方便,另一方面也可以充当紧急避难所,据说最大承载量超过千万人级别。

    刘飞穿越后还是第一次来到一区,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科技质感比三区要高很多。

    宽敞的大道,随处可见的高档商场,看上去倒有几分前世的繁华氛围。

    农业司就在一区的最西边,有舅舅在刘飞跟李南田很顺畅地就进了大门。

    走进正厅之后,穿过一条走廊到达尽头的大会议室,果然里面已经人头攒动,少说要有近百人。

    不少人低着头一边走路一边念念有词,说实话这场面总让刘飞联想到另外一个叫精神病院的地方。

    看到这场景,林国栋苦笑:“要我说干脆把工作都交给生物-生命科技学派,他们又不是没有促进农作物快速生长的办法,用古文学派的劝农诗虽然能出奇效,成本低,但原创太困难了。”

    “那为什么还非要写诗。”

    林国栋看看左右,凑过来小声道:“我们大头头是古文学派出身。”

    刘飞点头:“懂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