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声传天下

    “等等。”于老爷子突然道:“刚才那两首灵诗都被你糟蹋了,最后这首你说我写。”

    刘飞吧唧吧唧嘴,古文学派的人就是毛病多。

    圆珠笔写出来的诗就不是诗了?

    不过刘飞还是听话的将位置让出来,毕竟自己还惦记着人家手里的博士宝具呢。

    刘飞来回踱了两步,然后道。

    《悯农》

    “锄禾日当午。”

    众人一愣,这次真的是劝农诗了?他们都以为这个有些怪才的年轻人还得继续恶心张文尊。

    这一句用词朴素,用白描的方式叙述了一个画面,农人在正当午的时候田地耕作,虽稍显平淡不过倒也入题入情,就看下面该如何接下去。

    “汗滴禾下土。”

    上下呼应,炎炎日头下,农人因劳作而汗流浃背,汗水一滴滴落入禾苗下的泥土当中。

    依然是白描,画面感更加强烈。

    但不少人却开始摇头,诗句太过朴实无华,描绘的场景也司空见惯,一方面可以说是浅显易懂,另一方面也说明站位太低无法令主旨得到升华。

    到目前为止仍未有灵气共鸣,这首诗恐怕难以成为灵诗。

    “谁知盘中餐。”

    ???

    不写农人,改写食物?

    “粒粒皆辛苦。”

    原本一字一顿认真书写的于成文忽然停下手中的笔,满是惊讶地看着刘飞。

    不止是他,楚平阔、罗音、贺玲还有在场的诸多学者,当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都愣住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既辛苦。

    楚平阔默默在心中反复念诵,跟痴迷了似得,突然暴喝一声:“妙!”

    于老爷子提笔一气呵成将最后一句补上,他哈哈大笑:“确实妙!”

    楚平阔激动的满脸通红:“这首诗名为《悯农》但通篇没有一句农民种田如何辛苦,庄稼成长如何不易,只是把农民在烈日之下锄禾而汗流不止的情节作了白描,展现出清晰的画面感。最关键的是后两句对整首诗的一个升华,以反问的语气把把粒粒粮食比作滴滴汗水,使前后形成鲜明呼应,体微察细,形象贴切!妙!真妙!”

    于老爷子笑得异常畅快:“没有前面两句的描述,后面两句议论就显得空泛,没有力量。反之,没有后面的反问,前面的描述也就还停留在表面,无法意义深刻。好诗,一首好诗。”

    楚平阔忽然对刘飞鞠躬:“我刚才居然一直在怀疑一位大才的能力,这首诗的境界远比我的要高,虽是劝农,实为悯农,这种悲天悯人的境界,我自愧不如。”

    能在前一世随便找个人都会背的诗,当然不一般。

    就是刘飞有点疑惑:“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没有灵气共鸣?”

    大家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诗都写完了为何丝毫没有反应。

    这首诗如果都不能引起灵气共鸣那真是没天理了。

    于老爷子皱眉,正要将诗文拿起来,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

    “小伙子,快,快过来!”老爷子说得又快又急,干脆右手灵气大开,一道灵气漩涡形成刘飞身体立刻不受控制地被对方吸了过去。

    刘飞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动一下都不能。

    博士级学者竟然恐怖如斯!恐怖如如斯!

    “快抓住这诗文。”

    刘飞一头雾水,不太理解这是在搞什么名堂,但还是听话的拿起来,谁让他打不过老爷子呢。

    于老爷子环视四周,声音严厉:“所有人立刻保持五十米以上距离,快!”

    楚平阔跟几个学者最先反应过来:“于司长,难道是?”

    于老爷子严肃点头:“很有可能。”

    其他学者大惊,立刻纷纷召唤灵气之书,整个实验基地变成震撼的灵气世界。

    一道又一道灵气光环绽放出古文学派特有的墨色灵气,漫天弥漫着墨色香气。

    几人呈圆形站位,正好将刘飞包围在中间。

    于老爷子拳头紧握:“防护诗《古城》,以我为主,一起来!”

    几名学者面容肃穆,齐齐诵念古文学派的经典防护诗。

    伴随着悲壮的词句,刘飞的周围出现一道道幻影般的黄土高墙,幻影虽然不大,但其中的浩瀚气势和沙场之威却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敬畏。

    “小飞,这怎么回事?”站在最外面的林国栋焦急不已,不就写个诗吗,怎么还动用其灵气之书了。

    贺玲一般抓住林国栋,神情中满是不可思议:“不是坏事,别担心。”

    七位学者联手构建的《古城》防护诗几乎让幻影凝成实质,于老爷子全身上下爆绽着浓郁灵气,将整片空间都侵染着蓝黑两色。

    他哈哈大笑:“小子,不管发生什么,别松手就对了。早知如此这诗就该让你自己写的,现在倒让我沾了你这小辈的光。”

    刘飞继续懵逼。

    到底几个意思。

    轰!

    一声仿佛来自极遥远处的轰鸣声在天边炸响。

    不只是杭师,在京城,在大洋对岸,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在所有有人类存在的外空间。

    同一时刻炸裂如雷如威的轰鸣声。

    那声音分明不大,却直指人心,仿佛隐含大道。

    只有在各学派出现重大研究成果的时候在能在天地间引起如此剧烈的灵气共鸣。

    无数人看向天空。

    这次……是哪个学派又创造奇迹了?

    轰鸣声一下比一下响,身处灵气漩涡中心的刘飞此刻完全被灵气淹没。

    灵气如此磅礴浩荡,七位学者联手布置的防护都隐然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一个枯寂悠远,古老沧桑,如神如灵的声音在整个星空下出现。

    那毫无凡人感情色彩的声音,没人能知道它说得是何种语言,但却没人不会理解它说的什么。

    无论是什么人种,无论来自哪个国家,那听不清到底是何种语言的震撼声音让每一个人清晰理解这首诗的含义。

    在田间地垄,在果树花园,影影绰绰中很多人都看到了幻象,那是无数佝偻着身形在田间劳作的身影,是从古自今用血汗耕耘的身影,那是人族生存的根本。

    各国农作物开始疯涨。

    人悯农,农亦悯粮,归根结底人类能从茹毛饮血走到如今的位置,最不离开的就是农和粮。

    就算再迟钝的人都知道此刻大家所面对的是什么。

    声传天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