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喷子的自我修养(票票收藏!)

    刘飞登上自己的小号,欢迎“大铁棍子医院捅医生”登录。

    喷子的自我修养一:上网用小号。

    “智障一样的东西,如果唱歌难听违法你他娘的够枪毙一百回!”

    “这么好听的歌不会欣赏,你们聋吗?”

    “傻叉,鉴定完毕。”

    ……

    刘飞手速飚得飞起,上来就是一阵狠喷。

    只要是骂他的,见一个喷一个。

    喷子的自我修养二:话不多说,喷就对了。

    没想到,还真有博主被刘飞变着花样的骂法给惹急眼。

    “你这人会不会说话,没教养!”

    刘飞冷笑,你们都把老子钉到亡国亡民的耻辱柱上了,还不许老子骂娘?

    想到这,刘飞赶紧把刚才骂过的人全部拉黑,这样他们就没法回复自己。

    喷子的自我修养三:喷完人能拉黑就拉黑,绝对不要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一通操作,刘飞神清气爽:“开心了。”

    李南田面无表情,从各方面来说,他觉得自己跟学神的差距都很大,包括骂人。

    “来了来了,东西准备好了。”老鼠忙活了一身汗,得意地跟刘飞显摆。

    “卡罗兰之心,世界顶级吉他品牌。‘玛雅’外空间青檀木制成,高共鸣度,低音饱满浑厚,高音明亮清雅,限量版的。”

    “大华摄像机,超高清纪录片专用,5000万像素,超广角镜头,多模式操作。”老鼠挑挑眉:“还有美颜功能。”

    刘飞啧啧称叹:“老鼠你就是个臭土豪,怎么就跑到我们学校去了。”

    老鼠感慨:“我上初中时候老爸还没发达,学籍固定到三区改不了了。”

    刘飞竖起拇指,真实!

    他本以为里面有一段隐形富豪对自家子弟的磨砺和期待呢,原来就是单纯的改不了学籍。

    刘飞随便从老鼠的收藏里找了个面具。

    有些事可以怂,比如对长辈,比如对老师,比如对朋友,比如对打不过的史前暴龙……

    有些事却不行!

    刘飞平生最恨两种人,一个是喜欢给他扣帽子的,另一种是不让他给别人扣的。

    靡靡之音,亡国之曲,这些人把一首歌上升到这种高度难道不是心里发慌?

    一旦这种新的曲风被别人接受,他们原本的作品收益将锐减,他们将不得不走出安逸区跟随创作类似作品。

    关键这些从灵气复苏之后就僵硬了几十年的脑子,是否真的能写出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刘飞也就是KTV麦霸的水平,乐器什么的更是除了吉他一个不会。能将前世作品的魅力发挥出多少他也不知道。

    但不管怎么样,总好过被人中伤变成过街老鼠的好。

    “大家好,我叫咖啡馆的小学生,今天送给大家一首歌,《一生有你》希望大家喜欢。”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

    歌曲的魅力就在于词与曲的完美结合。

    如今时代的歌曲,不可否认有着慷慨昂扬、奋斗向上的优点,其中很多好作品值得传唱。

    但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香满园。

    为人族奋斗是大美,为人类的亲情、爱情、友情歌唱,那也是美。

    为什么要将之对立?

    所以刘飞选了这首歌,有些人可以看着同桌的你慢慢离开,走上婚姻殿堂,同样也会有人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陪她走到最后,一生有你。

    带着淡淡的伤感和更多的温馨,刘飞收起吉他,对准镜头伸出手指。

    “第二首。《飞得更高》”

    原本悠扬的曲风陡然一变,歌曲充满了激情和愤怒。

    “生命就像是一条大河……”

    老鼠一个哆嗦,戳戳旁边的李南田:“我怎么觉得飞哥越来越不是人了?”

    李木木狠狠点头:“飞哥是神!”

    木木心神荡漾,相比第一首情情爱爱,他觉得这首歌更向上,也更好听,歌词也更向上,人族就是应该有这种飞得更高的心。

    曲落,没等老鼠说话刘飞伸出手指。

    “第三首。《烟花易冷》。”

    歌声萧肃冷清,歌词如繁花绚烂,瞬间将人带入带一个古朴肃穆的旧故事中。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旧守着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

    老鼠跪下了,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飞哥不是人,飞哥是神,飞哥不是人,飞哥是……”

    三首歌,有民谣,有摇滚,有国风,在没有更多乐器的配合下,刘飞努力做到最好。

    刘飞站起来,对准镜头:“好的音乐不需要任何人评判,它在每个人心里。”

    老鼠关掉摄像头,眼睛通红:“飞哥,啥都不说了,咱哥两抱一个。你说你他娘的单身狗一个,怎么唱这些情情爱爱的就这么感人呢?”

    李木木跟着点头,他现在也想跟着罗音叫大神霸霸了。

    学习牛,写诗牛,唱歌牛,连骂人都牛。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大。

    刘飞呵呵。

    一把推开恶心的老鼠,把自己账号给老鼠。

    “一会帮我上传了,记得多@点大V。”

    老鼠深吸一口气:“飞哥你这是要刚到底了,你到底是怎么创作出这些歌的?不要这样吧,你从哪学的这骚技术。”

    “老天爷赏的饭。”对于这种事,刘飞的脸皮一向厚得可怕:“你们这些凡人根本不懂。”

    李南田一脸感叹,他真的是看不懂。

    老鼠撇撇嘴,木木哪都好,就是太狗腿了。

    飞哥说什么都是一副好有道理,好厉害的模样,搞得兄弟们都快被他比下去了。

    “接下来怎么办?”

    “凉拌,飞哥我还要学习呢,哪有功夫整天陪他们逗乐。过两天再说。”

    老鼠的父母都是大忙人,过年也不见他们回家。

    刘飞几人干脆在豪宅里开起了轰趴,班里的同学有一个是一个,能邀请的全邀请一遍。

    还别说,飞哥的面子确实大,接到电话的同学不管是资深学霸还是学渣组成员,能来的都来了。

    大家一起打电动,喝酒,阳台烧烤,日子逍遥得不得了直到夜里两点多才渐渐散去。

    网上看似热闹,其实对刘飞影响根本不大。

    如今的世代,能造成全网影响的唯有学者和学术。

    音乐?一群人闭门自嗨而已。

    如果有哪个学者研发出新东西,分分钟热搜压制。

    反正刘飞没事,有空调戏一下他们就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