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胖橘眼镜,包治百病

    嗡!

    就在刘飞陷入困难的时候,他的大脑忽然涌来清凉之感,原本焦灼的心情和混乱的思维一下子平静下来。

    ‘题海杀手’天赋生效了。

    无数次面对考试的难题让人早已习惯任何困难,内心根本不会产生任何波动。

    刘飞深吸一口气,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题目上。

    恍惚间耳边似有呢喃声传来,卷面上隐约间能看到绿色数学灵气涌动。

    刘飞大为惊讶,刷题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拉格朗日乘子法,二维转三维,角度余弦值与相对的长度之比相等!”

    刘飞瞬间豁然开朗,这样可行!

    耳边的声音来自‘逻辑’?

    刘飞心中骇然,这便是学者的执念?

    即便身陨三十年,依然能对后人予以指导,也许只有那种天才才能做到吧,

    刘飞想到那一日看到的幻觉,就算是为了这位前辈,自己也不能給她丢人。

    他稳住心神,下笔如游龙。

    铃声响起,刘飞正好完成最后一步计算,他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次稳了!

    “所有人停笔,开始收卷子!”

    李德华稳坐前排,他已经懒得收刘飞的卷子了。

    一个废物而已,不值得耗费精力。

    教室的学渣们闻言纷纷唉声叹气起来,理科学派什么都好,就是难度太高,说不会是真的一点东西都写不出来。

    文学,人文,历史什么的大家好歹还能编出点东西。

    只有刘飞一脸淡定,作为一个资深学渣他终于感受到学霸们从考场出来后的那种笃定。

    胸有成竹的感觉真好。

    ……

    期末考试结束学校便放假一天,刚结束假期就面临压力如此大的考试学生们难免需要时间恢复一下。

    刘飞有九成九的把握这次一定能得满分,所以不管其他学霸成绩有多好,他的第一是稳的。

    辛辛苦苦两个月,终于见到回报。

    原来这就是当学霸的感觉。

    飞哥现在开始考虑下一个任务了。

    那天与于姥爷见面后刘飞专门上网查询关于位阶定律的相关话题,结果不容乐观。

    灵气复苏中前期,除了自主选择多主课的天才,还有不少普通学生因为灵体改造水平过低,偏科严重等问题也选择了多主课模式来提高总分。

    确实有人以此成功建立多学者路径。

    但之后无论是天才还是咸鱼,他们在进阶超凡之后都泯然众人消失在历史之中。

    很显然这条路已经被无数人验证过,是一条错误的路。

    刘飞其实一直志向不大,之所以拼命学习一方面有系统在后面督促,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里过得更轻松一点。

    本质上他的思想还是条咸鱼,以后的超凡之路到底有多远刘飞根本没有规划。

    但现在看来,从一开始系统就一直通过各种任务鼓励甚至是可以说是逼迫刘飞走上一条危险而又艰难的路。

    那么,未来究竟该如何选择?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要把所有能得的学霸点数拿到手才行。

    来到地下图书馆的时候贺玲老师三人已经到了。

    几天没见挺想这几个小伙伴,刘飞满面笑容的过去:“你们好呀。”

    “飞哥哥好!”罗音依旧元气满满。

    贺玲跟李南田也笑着跟刘飞打招呼,不知不觉间,几人已经变成了好朋友。

    “来来来,新年礼物。”刘飞把精心准备的东西拿出来,他们一定会感动的。

    三人一脸惊喜,没想到刘飞还会送礼物。

    刘飞一边拿东西一边说:“这是新一代胖橘眼镜,可治疗多种眼科疾病,还能根据光线自动调节颜色,大家一人一副免得我灵光乱闪的时候影响你们。”

    贺玲三人收起笑容:……

    “飞哥哥。”罗音看着刘飞道:“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了,我以前在教室的时候老鼠几个货就一直嫌弃我,这不是关爱同学么。”刘飞满脸无辜。

    学霸,呵呵。

    ……

    办公楼顶楼数学教研室,高三的诸位数学老师正在紧急地为阅卷做准备。

    数学教研长叫常舒怀,是学校的资深老师。

    近几年随着知识殿堂愈发坚实,学术成就接连不断,学校公认他在三年内即可进阶博士。

    常舒怀年近五十、身形枯瘦,一身蓝色教职工装穿了一年又一年,水洗得都发白了。

    不过一心钻进数学世界的他一向对外物不甚在意,唯有知识才是值得终身努力的东西。

    教室内绿色灵气之光闪烁。

    几个相对年轻的老师打开灵气之书,正在书写数据筛选公式,公式完成后不需要人工审卷,卷子会自动按照得分落入合适位置。

    老师们只需抽检一定卷子避免出现错误即可。

    常舒怀将眼镜摘下来用衣服轻轻擦拭,笑着对一旁分检数学主课试卷的王恩章道:“听说,学生们对这次的数学题目普遍反应太难,你觉得题目怎么样?”

    王恩章保持着一贯的严肃脸,嗯了一声然后道:“难度适中,数学副课卷子还好,主课除了最后一题也没太大难度。”他顿了顿,又接着说:“我认为如果选择数学为主课,在期末测试中连满分都拿不到根本不配进入数学学派。”

    常舒怀哈哈一笑:“你可是京城都市防御圈有名的数学天才,学生们怎么跟你比?这次学校专门让我出题的目的你应该能猜出来,说实话你的前途不在这里,趟这个浑水实无必要。”

    王恩章依旧平淡:“我对自己的学生有信心。”

    常舒怀摇摇头,有些事不是有信心就能成的。

    老刘跟学校高层之间的斗争他心知肚明,可以说,其中的水已经远远不是一两个老师能够参与的。

    正要说什么,忽然听见一个老师咦了一声然后惊讶道:“数据筛选公式是不是有问题?满分区怎么飞过去一张卷子。”

    旁边的老师哈哈一笑:“重新检测一遍吧,教研长亲自出的题目,怎么可能有满分。”

    大家也都笑了。

    常舒怀有个外号叫常不满,历年来只要是他出的题还没有一个学生得过满分,这记录保持快四十年了。

    常舒怀微微皱眉,手指频率飞快地弹动,晶莹绿色灵气之光在指尖化为公式迸发出异样光彩。

    “等等。”常舒怀道:“把那个卷子拿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