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隔壁老王的金大腿

    “星辰大海?”老王头或许没想到刘飞会冒出这么个词来,愣了整整两分钟才重新恢复那张面无表情地死人脸。

    “灵气复苏之后,人类已无星辰可言。”他淡淡道。

    外空间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人类以往的认知,不只是身体上的,更是常识上的。

    以前人们仰望天空,看到的是深邃黑暗中的点点星光,而如今,外空间宛如一张铁幕将天空笼罩,任何试图窥探天空的人类都会遭受莫名打击。

    星空,已不属于人类。

    不过这些黑暗秘密刘飞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作为一个即将全学科制霸的天才,他的路不应该是历史和过去,而应该在未来。

    老王头轻轻打了一个个响指,整个图书馆在顷刻间变成一张满是尘埃的昏黄照片,浓郁到极致的暗黄色历史灵气弥漫着古老意味的气息,瞬间兴起的浩瀚气势让原本就十分黯淡的灯光更加迷蒙。

    隐约间图书馆数不清的书架仿佛受到了挤压一样升起了吱吱呀呀的声音,大地都在颤抖。

    身形枯瘦岣嵝,连走路都不稳的老王眼神带着与世隔绝的冷漠,仿佛站在无人的山巅,用冷静到残酷的眼神注视众生百态。

    “知道我为何愿意和你说这么多废话吗?”

    刘飞强自抑制住心中掀起的滔天巨浪,老王这特效绝对是好莱坞顶尖大片级的,上次看于老爷子跟罪孽3对峙他都没感觉到如此强烈的压抑感。

    这一瞬间,老王仿佛变成了时间的王,他的眼能看穿时空,历史就是他手中的笔,随他任意书写。

    这真是那个爱吃辣的老王头?

    老王轻轻起身:“知道未来史学吗?”

    刘飞咽了下口水,老老实实点头,老王头明显在发飙,该怂就得怂,不能随便送人头。

    未来史学是相对于历史推衍另一大学派。

    一个推衍过去,一个推衍未来。

    但不同的是,历史推衍是在过去既定事实上的假定,而未来史学则是根据现有条件推测未来的发展方向,更像是一个大数据支持下的预言家。

    刘飞至今记得历史老师当时的话,从未来史学的角度看,人类的历史是可以推衍预测的。

    当人类到达一定数量级,通过对社会、科学、经济、文化、大众心理、超凡力量、外部环境等诸多数据的统计,可以对未来进行史学性推衍。

    其数量级越高,数据越详细,推衍的偏差就越小。

    刘飞当时很震惊,又觉得好有道理。

    他当时还问个人能不能被预测,历史老师一脸向往的说,如果真能对个人进行史学性推衍了,那这人不是无上先驱,恐怕也是史学大师。

    就在这时,老王接着说话了:“我第一次完全无法推衍一个人的未来,哪怕十分钟都做不到。你身上的灵气波动时而像一个蠢货……”

    刘飞:“???”

    “……时而又剧烈到完全不像一个凡人,不得不说,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一句吐槽也许在这个时候说非常不合适,但这满是霸道总裁质感的话从老王头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刘飞真的很想当场自尽以示清白。

    但刘飞又转念想到了老王头这句话背后的意味,第一次完全无法推衍,也就是说以前推衍过了?

    显然,刘飞的微表情瞒不过这种经年老妖,老王头意味深长道:“你有目标很好,我欣赏有执念的人,坚持是成功的基石,所以……额。”

    老王话没说话,突然就破功了。

    原本震慑空间的灵气突然散去,老王头满脸无语地看着蹭蹭蹭以膝盖跪跳的鬼畜姿势一路跪到自己身边的刘飞。

    刘飞泪汪汪地:“老爷子,不,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以后您老就是我第二亲爹了!请受徒儿连环跪拜!”

    这响头磕得那叫一个脆,刘飞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真实,硬是把挤出来的鼻涕和眼泪抹到王头裤腿上。

    起步大师级学者的老王头啊!

    这金大腿不抱紧了岂不是傻批?

    (为方便记忆,这里再对学者等级重复一遍。大学生,硕士,博士,博士后,访问学者,精英学者,院士,大师,无上先驱。)

    ……

    兴许是老王头从来没见过如此没节操的人,见刘飞答应他后反倒一脸嫌弃地让刘飞赶紧滚蛋。

    自觉得到大神霸霸当靠山的刘飞二话没说,立刻圆润地离开了。

    不过走之前,老王头给刘飞留了一道作业。

    三天时间内,他必须看到刘飞能够熟练使用至少一种历史定律激发灵气。

    刘飞有点头痛。

    之前拐骗安心大学霸玩羞涩的指尖对指尖游戏时就说过,普通人由于无法储存灵气,想要调动任何简单的灵气都需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公式操作。

    每个学科的灵气公式各有其独特的特殊手势,很多人训练一辈子也就能掌握一到两种简单公式。

    老王头倒是对刘飞充满信任,直接三天走起。

    呵呵,飞哥忙于学习,连历史的基本手势是什么都不知道。

    搞毛!

    这事还是得找老师帮忙。

    刘飞熟门熟路来带办公楼,如今这楼里去得比教室都勤。

    历史老师叫李侃,一个三十出头的闷闷中年男人,平时不苟言笑像个老学究,可偏偏一遇到地理老师杨启明两人就针尖对麦芒,话里话外各种挖苦嘲讽打击。

    刘飞理解不了不同大学间的学者如何有这么大的仇恨值,不过他对李侃老师的印象倒是一直很好。

    虽然三十岁才考上硕士,李侃老师的历史根基实际上异常雄厚,对历史脉络的理解也非常清晰,所以他给刘飞制定的学习计划也比其他老师要更加清晰明了。

    不像是王恩章,总是随便甩给刘飞一个大纲然后一脸嫌弃地表示这东西学不会的都是蠢货。

    某种程度上来说,天才并不适合当老师,很多他们理所当然的东西在其他人看来那都是天书。

    刘飞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李侃正拿着手机跟媳妇孩子视频,见他进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慌忙跟家里人道个别便挂断电话。

    “老师您聊就好,不用在意我的。啧啧,小师妹以后也是个美人胚子啊。”刘飞感叹,李侃一副老实人模样,可师母着实漂亮,连带着继承母亲良好基因的小师妹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可爱,刚才还跟他说哥哥再见呢。

    李侃闻言却一脸警惕:“你夸我闺女干什么?你有什么目的?没事不要多看她。”

    刘飞:“……”

    他忘了李侃老师还有一个人设,护女狂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