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别跟我抢姥爷

    电话铃声准时在中午十二点响起,刘飞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你好呀,吃了没。”刘飞轻松地打个招呼。

    “你好,没……还没吃呢。请问您是大铁棍子医院捅医生吗?”对面依旧是那个怯生生的声音。

    一个月了,每天被刘飞挂断,每天坚持打一个,要是哪天没接到刘飞大概都不适应了。

    “没吃快去吃吧。”最近进度不错,地理也基本搞定,刘飞心情很好。

    “不是不是。”对方听起来快哭了:“我是‘好再来’唱片公司的实习生,请问您是《同桌的你》《一生有你》创作者吗?”

    这公司名字起得,好再来跟歌曲有一毛钱关系吗?

    “嗯。”刘飞沉吟一下。

    就在对方见到希望时,淡淡道:“不是,你打错了,再见。”

    刘飞沉迷学习不能自拔,哪有时间跟那帮圈地自嗨的货色们勾心斗角。

    靡靡之音?还不是被飞哥霸榜霸到想哭。

    词曲界那点屁事刘飞早忙到脑后了,随着近一多个月时间的发酵,‘自来水’的声音越来越大,这些歌也被越来越多人接受,到最后词曲界干脆做了缩头乌龟,一个两个再也没人站出来说话。

    各大音乐公司慌了。

    这种音乐天才不收入门下留着给对方拜年呢?

    好再来唱片公司是杭师市的本土企业,借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刘飞的电话。

    于是每天中午的固定问候就再也没停过。

    眼见刘飞又要挂断电话,对方赶紧道:“我们好再来公司从一开始就坚定的站在您这边,我老板也是您的‘自来水’,我都打您半个月电话了,呜,再没进展,呜,我的实习报告就要不合格了,‘呜呜’。”

    对方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哽咽,到最后干脆也不劝了,直接开哭。

    刘飞一脑门子汗,怎么还哭了。

    看在对方一直态度礼貌且电话挂断绝不骚扰的份上,刘飞无奈道:“行了,我最近有事,等回来跟你们谈谈吧。”

    “呜,真的?”对方的边哭边问。

    “再哭一会就假了。”

    “呜,我不哭,呜呜。非常感谢您的支持,那我不打扰您了,呜呜。”对方一句话一呜咽。

    刘飞冷汗。

    如果没记错的话,对方好像联系时间,联系地址都没给自己吧?

    你这实习报告活该不合格啊妹子。

    刘飞摇摇头,开始收拾东西。

    “吃饭去?”刘飞问两个小伙伴。

    李木木一向跟着刘飞的步伐走,点头同意。

    “我不去了,下午我得去姥爷家,过两天是他那帮老战友春节聚会的日子,姥爷让我帮忙。”

    “嚯,正月都过去了,老爷子这春节聚会可够早的。”

    罗音笑嘻嘻:“还不是因为过年那事,一首声传天下让妖祸们暴动了半个月,海陆空没一个安全的,结果聚会一直拖到现在了。”

    “这个锅我不背!”刘飞撇嘴:“妖祸从年前就很暴躁了好不好。”

    两人正拌嘴,刘飞的手机又响了。

    一看来电,刘飞笑呵呵地把手机递给罗音:“巧不巧,咱姥爷给我打电话了。”

    “小飞啊,最近学习怎么样?‘逻辑’还好用吧。”电话那头传来老爷子爽朗的声音。

    “姥爷好,逻辑好用着呢,帮大忙了。”

    讲道理,没有‘逻辑’刘飞就骗不到安心大学霸的天赋,数学升级考试就通不过,通不过就要变弱智……

    于成文哈哈大笑起来:“前些日子我去‘科学圣地’作事件报告,事情终于忙完了。怎么样,中午来我家吃个便饭?有好东西给你。”

    刘飞本想拒绝,听到好东西三个字到嘴边的话立刻变成了:“好的姥爷,没问题姥爷。”

    挂断电话,刘飞吓了一跳。

    小罗音正用一种嫉妒使我质壁分离的眼神盯着刘飞:“飞哥哥,最近姥爷张口闭口都是小飞,你也是一口一个姥爷的,说实话,是不是要跟我抢姥爷?”

    “小屁孩,一边玩泥巴去。”

    ……

    有了能蹭饭的地,三人干脆跟贺玲老师请个假,下午直接翘课。

    当学霸的快乐真的想象不到,你上学的时候敢跟班主任说下午我去吃饭,所以不想上课了?

    班主任大概不会把你打哭。

    小罗音一直没住校,专车接送配司机。

    这位叫王栋的司机老哥还是灵体改造过70%的强人,这素质本来稳稳过高考的。

    但他偏科严重,就是背不下文科科目,知识殿堂建立不起来,最后无奈在毕业后加入军队,也是一名响当当的好手。

    以于老爷子的威望和小罗音的家庭背景,请这样一位强力老哥当保镖自然不是困难的事。

    刘飞跟王栋挺熟,平时没事的时候经常找王哥教几招格斗。这一块是刘飞的弱项,学者虽然少有以肉体攻击为能的,不过多掌握点东西,就多一个保命的法子不是。

    老爷子住在一区核心住宅区。

    房子旧归旧,但周围环境极好,成片的绿植花园和参天大树放其他区是很难见到的。

    小区周围看似祥和,不过随着刘飞灵体改造水平的逐渐提高,他对灵气的感知也越来越敏锐。

    汽车靠近大门的一瞬间,至少有五种不同的灵气圈形成。

    毕竟住在里面的都是杭师市上亿民众的大佬,安全性必须得到保障。

    一到楼下,就看见于老爷子背着手满面笑容地站在那。

    “姥爷!”罗音欢脱地跑过去,两人小半个月没见姥爷了。

    “姥爷抱抱!”刘飞动作更快,两眼含泪跟见了亲人似得。

    于老爷子哈哈大笑,一把搂住刘飞肩膀,使劲拍了拍:“小伙子又结实了。”

    罗音露出死亡注视,大神霸霸在挑战她的底线!

    一群人进屋,早有一大桌热腾腾地饭菜摆好了。

    “来来来,尝尝我的手艺,当年我可有战地厨神的外号。”于老爷子道。

    罗音不开心了:“姥爷,平时我来家里你都是让王阿姨做饭。”

    “嗨,公务繁忙。”

    老爷子的饭菜确实有一手,看起来刀工随意,菜也是大开大合各种配料放个十足,不过味道却出奇的不错。

    油而不腻,味美鲜香,战地厨神当之无愧。

    饭罢,刘飞打着饱嗝,顶着吃撑的肚子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罗音跟李木木却乖乖的洗碗去了。

    老爷子军人出身没那么多讲究,跟刘飞一人叼着一根牙签,翘着二郎腿,神情满是惬意。

    “我这次去科学圣地见了几位执事,可以说收获很多。”老爷子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