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男人的浪漫

    “这次前往科学圣地最大的感受就是时不待我。”于老爷子满是感慨:“我曾经以自己是古文博士而自豪,甚至在被人恭维是地表最强时虽然表面谦虚但内里未必没有几分自傲。这次去了科学圣地才发现,位阶越高越是谦逊,成就越多越是脚步匆忙,每个人都在埋头前进,仿佛时间永远不够似得。需知黑暗尚未散去,吾等还应继续前进。”

    刘飞默默点头,这些日子他跟随老王头学习。

    老头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时间不够。

    甚至史学公式-亘古被创造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老王头觉得他需要更多时间去学习,去研究。

    越到高层,这种紧迫感就越强。

    总让人有种下一秒人族可能就会灭绝的错觉。

    于老爷子见气氛有些凝重,哈哈一笑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些,你们年轻人的未来还很广阔,没必要跟我们这群老家伙一样感春悲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悯农》一诗经过古文学派和农业领域高层多次讨论,已经正式被认定为必学作品,从下个月开始凡古文学派学者,都需将此诗录入灵气之书造福人类。”

    “嚯,录入灵气之书,这面子可不小。”刘飞满是欢喜。

    学术的使用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公式,通过各序列公式组合产生相应学术效果。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学术愈发复杂,很多时候单靠灵气公式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使用出来,于是灵气之书就产生了。

    学者通过对某种学术的深度理解和研究,将该学术录入灵气之书,使用时便可以类似于快捷操作般以最简单快速的方式使用出来。

    不过灵气之书的承载有限,大部分人都不会轻易将某类学术录入进去。

    于老爷子感叹道:“从此以后,你在对古文学派来说可以担得起天下师这个称号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个古文界的小学生。”刘飞表面稳如老狗,心里却乐成一朵花。

    天下师,这三个字听着就大气。

    “达者不分先后,一诗惊天下这种事有些学者一辈子都做不到,比如我。”于老爷子拿自己开个玩笑,然后接着道:“如果不是你尚未进阶超凡需要隐藏身份,你现在恐怕早就名闻世界了。”

    “都是虚名。”刘飞对于名什么的倒不是非常看重,不然分分钟在网上挂几十首歌,飞哥妥妥是全世界最红的崽。

    他对现在的时代有清醒的认识,一切实力说话。

    学者,即是一切。

    所以刘飞能够沉下心,一切只为学习。

    而且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当时作出《悯农》的时候,天下震动、灵气风卷,远古之音传遍世界。

    这本是无上光荣,但刘飞却在其中感觉到一丝不安。

    特别是在获得世界本源特性-真实奖励的一瞬间,罪孽3-欲念本想将刘飞变成人族叛徒。

    但罪孽却在看到他的时候突然双眼喷火自我毁灭。

    它到底看到了什么?

    反正飞哥不觉得自己真有什么瞪谁谁怀孕的神通。

    不过刘飞天生乐观的性子,搞不懂的事就不要多想,以后遇见了再说。

    所以说既然成了天下师……刘飞露出为难的神色:“姥爷,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于老爷子现在是越看刘飞越喜欢,总觉得这孩子是那种心地纯善,最接近古文学派所谓念头通达的境界,他笑着说:“说吧,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交给姥爷我。”

    刘飞一脸惆怅:“您说我成了天下师岂不是乱了辈分?我觉得要不这样吧,您叫我老师,我叫您姥爷,以后咱们各论各的。姥爷,您说老师的这个建议怎么样?”

    于老爷子黑着脸,他收回刚才的话,刘飞不是念头通达、性格纯善。

    这是性格纯贱!

    “臭小子,蹬鼻子上脸了!”于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你让我叫你一声老师看看?”

    “不叫不叫,您叫啥都行。”刘飞还一脸委屈地嘟囔:“说得好听,屁用没有嘛。”

    于成文:“……”

    “这孩子。”于成文叹气,早在上次他就知道刘飞是个无利不早起的家伙,没点实在好处想把他拉拢到古文学派肯定没戏。

    “除了天下师,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

    刘飞眼睛一亮,等了半天的戏肉终于来了,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于老爷子轻打一个响指,指尖墨色灵气涌动,转瞬间在空中形成一个“令”字。

    “令”字在空中轻轻鼓动,时大时小。

    刘飞一脸羡慕,自从接触灵气公式后他才知道一个随便打个响指就激发灵气有多厉害。

    老爷子功底深厚啊。

    于老爷子面无表情道:“这是古文学派天字一号“令”,持此令可在任何一个都市防御圈或者外空间中调动古文学派博士级以下力量,而且这个令本身携带了三首博士后级古文学者防御古诗,只需要一个公式就能激发,关键时刻保命之用。”

    这可是好东西啊!

    古文学派再菜那也是有名的大学派,力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刘飞身为一个普通人居然能调动他们的力量,这得多大的面子?

    刘飞觉得哪天应该带一帮子学者去学校转一圈,特别是在安心大学霸那里溜达溜达,敢在跟飞哥动手,分分钟出来一百个超凡学者灭掉她!

    刘飞喜滋滋接过来。

    墨色灵气组成的天字一号令本身其实就是一个被固化的公式。

    令字落入刘飞掌心,热腾腾的力量从掌心升起,刘飞道:“姥爷,这怎么调动古文学派的力量?是不是我天字一号令神通一发,都市圈各处的古文学派学者感受到一号令强大的召唤力量闻风而动,立刻赶过来。”

    刘飞想想一群学者因为他蜂拥而动的画面就觉得激动不已。

    热血啊!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于老爷子:“???”

    “想什么呢,有这样的神通还要电话干什么。”于老爷子用看土鳖的眼神看着刘飞,然后递给他一个纸条:“这是古文学派总部服务热线,有事给他们打电话,自然会安排人过去。”

    刘飞:“……”

    男人的浪漫破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