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红色警戒!

    胜负已定,罗音几人顿时欢呼起来。

    郑卫国笑着总结道:“赢的不要骄傲,输得也不要气馁。这只不过是一次最基础的测试,你们知道防御圈最外围的联合学术法阵有多少吗?最密集的地方一平方米能够相互叠加了至少数千法阵,各种类型的学术叠加在一起,那种架构才叫复杂。”

    刘飞咋舌,单平米数千!

    这得多变态才能做到。

    郑卫国本想再具体指点,电话响了,是董军。

    董老大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平时最不喜欢接触的就是学者,两人几乎没有电话联系。

    郑卫国脸上依旧一副儒雅随和的模样,他接起电话笑着道:“老董,今儿风是从哪吹的。”

    “屁话多!”董军的嗓门超大,老远都能听到他声音:“给你通报个事情,前线哨站发布了黄色二级警戒,要求各营地和学者哨站加强戒备,你自己注意。”

    “行,明白了。”郑卫国挂断电话,无奈摇头:“黄色警戒一出,老董又该带着他的人往防御圈内跑了。”

    “老师,咱们没事吧?”朱颜胆子小,听到警戒之类的词忍不住想到以前一些倒霉传闻。

    现在就在防御圈外,万一遇到妖祸潮汐岂不是等死。

    郑卫国温和道:“不用担心,前线的黄色二级警戒一年没一百次也有八十次,最多也就通讯和交通管制,战备力量加强而已。”

    朱颜这才放下心来。

    郑卫国是营地学者小队的队长,前方几个学者哨站都在他的管辖内。

    出了这种事于情于理他都要去各个哨站巡查一圈。

    这边的辅导显然只能先结束了。

    好在经过这次特殊的对抗,大家逐渐明白了什么是学术对抗。

    就算没有辅导,也能开始配合训练。

    一天之内,又是外骨骼装甲对抗,又是学术对抗。

    刘飞只觉得精疲力尽,只想躺那哪都不去。

    飞哥何时吃过这种苦,他现在只想睡觉别无他求。

    一觉醒来,天已经黑透了。

    刘飞伸个懒腰,浑身舒爽。

    房间里空无一人,显然大家都还没回来。

    刘飞肚子很饿,环视房间也没看到一点吃的。

    刘飞忍不住吐槽老鼠这帮家伙越来越没人味,自己拼死拼活给他们打江山,连个凉菜都吃不到。

    刘飞眉头一挑,不如去董老大的私人仓库再去转转?

    刘飞贼眉鼠眼地换上一身黑衣服准备找点乐子。

    结果刚一出宿舍大楼,发现门前黑压压地站了一大群人。

    同学们都在。

    他们前面是一排排军车,老董正满头大汗地指挥着老兵们搬东西。

    刘飞一惊,这是要打仗?

    “兄弟,什么情况?”刘飞赶紧问身边的同学。

    那学生本有点不耐烦,一看是刘飞又赶紧露出笑容:“飞哥好,董营长搬家呢。”

    搬家?往哪搬?

    刘飞正好看到一个傻大粗的身影一个肩膀扛着两个重大两百公斤的弹药箱往车上装东西。

    刘飞赶紧过去。

    “熊哥,咱们这是要打仗了?”

    老熊一看是刘飞,脸都黑了。

    赶紧低声道:“别跟我这么熟啊,万一让他们知道我跟你有问题怎么办?”

    刘飞无语,这叫什么话。

    我跟你能有什么问题,这贪财又抠门的傻大粗说个话怎么这么暧昧。

    “呦,这不是刘飞么。”老马嘴里叼着烟从隔壁车上下来。

    他眼神在老熊身上巡视一圈,老熊顿时一脸心虚地扛着东西狂跑。

    刘飞觉得这货迟早把自己卖了。

    老马比老熊就靠谱多了,听到刘飞的问题顿时笑得喘不上气来。

    “屁的打仗。这里面都是董老大多年的珍藏,他担心黄色警戒结束后上面会来各营地探查发现这些宝贝,所以让我们转移到防御圈下的附属营地。”

    原来如此,难怪郑卫国队长说老董又该往防御圈内窜了。

    看来不是第一次。

    “董老大是个有能耐的人,我还以为你们要打仗呢。”刘飞感叹。

    “打仗?”老马不屑道:“如果真要打起来我们早收拾东西跑路了,还能有时间装这些破铜烂铁,命才是最重要的。”

    “话虽这么说,但你们的身份……”刘飞觉得自己还是别鄙视他们了。

    吃点东西比什么都重要。

    ……

    人族防线最外围。

    高耸的哨塔探照灯一圈又一圈地转动。

    哨塔内各种检测设备一应俱全,以防御圈为半径,屏幕上一边是蓝色,另一边是斑斑点点的红色。每一个红色都代表了一个巨大的妖祸聚集点。

    哨站再往前不到一公里,就是人类跟妖祸的分界线。

    大量联合学术法阵密布在一线,阻隔了大部分妖祸的进入。

    哨站的任务则是监控是否有漏网之鱼出现。

    中尉倒了杯浓咖啡,浓郁的苦涩香气升腾而起,让人精神稍稍振奋。

    年过四十的他感觉明显感觉到精力在衰退,熬夜对他来说已经是件困难的事。

    他慢慢吸了一口咖啡,看着屏幕上相比往常多了不少的妖祸聚集点,笑道:“你们猜这次黄色警戒是哪个哨站发的?”

    “还用想,肯定是第八直属营那边。”一个士兵笑道:“那帮胆小鬼哪年不得下十几次黄色警戒通报,害得兄弟们跟着他们一起加班。”

    中尉摇头,多少知道一点内幕的他并不这么认为。

    烂人营的那群人人品相当有问题,这个他不否认。

    不过既然每次发警戒通报上面都会采用,说明这群爱逃跑的人至少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咦,二象限物理学派学术区的灵气波动怎么忽高忽低的。”一个士兵看着面板道:“是不是设备又出现故障了?上星期老黄才换上新的。”

    中尉没在意:“写入工作日志,让明天白班的人来修,这么晚别折腾维修部那群人了。”

    “明白。”

    士兵笑着答应下来,中尉是几个带班领导中最会替手下人考虑的,平时大家也都喜欢和中尉一组值班。

    嗯?

    士兵正准备记入工作日志。

    忽然看见生物学派学术区也有异常波动。

    他觉得不太对,赶紧道:“老大,你最好过来看看。”

    话音刚落,那边也有人出声。

    “报告,第四象限三个学术区有异常灵气波动!”

    “报告,这边也有大量异常波动!”

    “这边也是。”

    一个报告接一个报告出来,中尉慌了。

    他赶紧冲到主检测设备上,却发现原本平静的屏幕连续波动了几下。

    然后画面忽然像是被红色染料泼洒到一样,瞬间红得炫目。

    哨站的地板开始颤抖,桌子在颤抖,灯泡也在颤抖。

    一声又一声熟悉的咆哮从外面传来。

    中尉脸色苍白。

    “快……快发通报!红色警戒!红色一级警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