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叫冷笑?

    “那个,其实我一直有个事想问你。”冷冰清即便是问人的时候脸上也像冰山一样毫无表情。

    还好刘飞已经适应了。

    “你对高考非常有信心吗?为什么一直不见你去上课?”

    李强扭头,他不想参与这个话题。

    刘飞一定会装批的。

    果然,刘飞微微皱眉道:“这话该怎么说呢,非常有信心倒不至于,应该说是非常极其以及绝对有信心!”

    李强呵呵,他就知道。

    李强冷笑道:“吹牛谁不会。”

    刘飞歪眉斜眼看着亲人:“要不要打个赌,输的直播倒立拉屎?”

    大冰山噗嗤一声笑了“恶心!”

    李强脸憋得通红,他可没刘飞这么不要脸,直播拉什么的怎么可以当着女神的面说。

    而且女神居然被他逗笑了!

    冷冰清轻轻捻起一个小西红柿,就一个这她都能吃半天。

    难怪这么瘦。

    她一边吃一边道:“我一直都想加你微信呢,可你一直不同意。”

    刘飞诧异道:“不能吧,你什么时候加我来着。”

    冷冰清看向李强,李强轻咳一声却看向地面。

    刘飞顿时明白了。

    这怂货该不会把自己当情敌了吧?

    肯定是。

    刘飞表情一转,眼神脉脉,用温润的鼻腔音轻柔道:“我怎么会不同意加你呢,咱们现在就加。”

    冷冰清:“……”

    李强:“不要脸!”

    冷冰清早就适应了刘飞的不着调,她掏出手机一边加好友一边道:“我有个弟弟,今年高一,原本成绩很好,后来父母出了意外……他就变得非常叛逆,想要做战争学者,觉得自己是天才又不肯下功夫学习,还动不动就和同学打架,特别是这次妖祸潮汐之后,他天天想着去前线,连课都不好好上。所以想请你去家里做客,也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刘飞了然,难怪大冰山一直要加自己好友。

    不就是跟一个青春叛逆期的小蛋子装比么,这个飞哥擅长,刘飞爽快地答应下来:“小意思,没问题。”

    刘飞答应的事,向来办事爽快。

    第二天一早,便给冷大冰山打了个电话要她家的地址。

    刘飞原本想自己坐车过去,冷冰清却坚持要来家里接他。

    冷大冰山没让刘飞等太久,大约半小时他就接到电话说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一出门,老远就能看到一个格外高挑的身影靠在一辆有些年头的汽车旁,清晨橘红色的光芒透过高楼正好有一束阳光照射下来,落在冷冰清身上,这画面看上去极美。

    早晨上班时间,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少。

    每一个路过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一眼这个气质格外清冷的女孩。

    刘飞啧啧一声迎了过去,放以前就这气质和身段当个国际超模肯定能火。

    冷冰清照例还是一副很平淡的模样,跟刘飞点下头然后率先上了车。

    刘飞坐到副驾驶,忍不住心中感慨这也算见到老古董了。

    这车的配饰恐怕得二十年了吧?

    不过汽车保养的还不错,启动平稳,听声音什么的也问题不大。

    没准是冷冰清比较喜欢复古风故意把车置办成这个模样的。

    两人一路无话到了四区一个面积不算大的老旧居民区。

    都市防御圈区位越靠前的地方,这种老旧小区越多。

    现在不少小区都已经被拆除重建,也有少部分因为拆建困难保留下来,被人们戏称为繁华地带的贫民区。

    小区绿树成荫看上去有些年头,周围的居民楼也因为建筑时期较早比之周围的高楼大厦明显低矮了很多,就像城市中的一块洼地。

    不少老人在狭小的空地上跳广场舞,看见冷冰清还会亲热地招呼一句闺女回来了。

    无论哪个年代,广场舞总是大爷大妈们的最爱。

    冷冰清似乎只有在家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她温和地跟每一个人打招呼,完全看不出学校时那种冷冰冰的模样。

    “很多爷爷奶奶从年轻时就生活在这里,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跟亲人一样。”冷冰清解释一句。

    两人一路向楼上走去,大白天的楼道漆黑,感应灯似乎也坏了。

    好在两人都不在乎这点光线一路爬楼梯来到顶楼。

    冷冰清敲敲门,大约十秒钟,门打开一丝缝隙,里面露出一个黑溜溜的带着警惕眼神的眼睛,当看清来人是谁时门一下子打开了。

    门里面站着一个笑起来带两酒窝的小女孩。

    “姐姐回来了!”

    冷冰清眯着眼睛摸摸下女孩的脑袋,然后将一个糕点袋递过来:“香园新烤出来的奶油面包,快吃吧,记得给两个哥哥留点。”

    “好的姐姐,我肯定省着吃。”小姑娘大点其头,一对马尾辫跟着甩来甩去。

    果然萌物统治世界,连刘飞这种向来对萌不过敏的直男都觉得小女孩真的可爱。

    话说过来,听冷大冰山的意思小女孩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家四个孩子难怪家里条件会这么艰苦。

    “阿肖呢?”冷冰清换上拖鞋,又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磨边严重但很干净的男士拖鞋。

    她挽了下头发,不好意思地跟刘飞笑笑:“家里条件不太好,见笑了。”

    刘飞赶紧摆手:“没事没事,几个月前我们家连房子都没有。”

    冷冰清没说话,以她刚才看到的那个小区来说,可不像是没房子的家庭。

    “冷冷,你小哥哥呢?”

    小女孩吃得满嘴奶油,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小哥哥在屋里打游戏。”

    冷冰清微微皱眉,她昨天接到的电话可是说感冒了需要回家休息。

    正说话,左边的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看上去比刘飞小不了多少,眉眼看上去总带有几分愤怒的男孩。

    对比刘飞的心理年龄,他觉得叫眼前这位男孩没有问题。

    “姐。”男孩简单打个招呼,然后直接无视刘飞径直走过去,还没忘用肩膀抗一下刘飞。

    刘飞呵呵一笑,敌意很重嘛。

    “阿肖,怎么这么没礼貌!”冷冰清有点生气。

    阿肖?

    刘飞琢磨一句,道:“你名字该不会叫冷笑吧?”

    男孩猛地回头,大怒道:“你管老子叫什么?滚!”

    刘飞竖起大拇指,敢在老子面前叫老子,可以的!

    “这虎逼孩子没救了,放弃治疗吧。”刘飞直接道。

    “阿肖!不准你这么跟别人说话!”冷冰清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