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纵成鬼,亦不休!!!

    居然毫无反抗余地!

    从小顺风顺水的陆渊第一次充满羞辱感。

    明明给自己机会就能打败他,明明对方已经是强弓之末灵气几近枯竭。

    但那毫无瑕疵的连招根本没有给他一点发挥的空间。

    一招接一招,像潮水一样无法打断。

    刘飞仿佛能完全看透自己,每一次他想变招总能被对方提前发现,就像外骨骼装甲的百科全书一样,总有方法应对自己。

    他在外空间训练了这么久都做不到。

    一个普通高中生哪来的这么丰富的战斗经验?

    沉重的装甲发出钢铁扭曲声音,陆渊走神的功夫,终于露出破绽。

    刘飞一个双拳碎击直接将他上半身的装甲撕裂,然后接一个背摔,陆渊立刻像失控的飞机一头撞进深坑。

    轰!

    陆渊装甲起火,防护法阵自动激发,橙明色的防护罩出现。

    “通报,参赛者第1号队伍遭遇魔王攻击,全军覆没!”

    陆渊面如死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输了。

    滴滴滴。

    机载电脑开始报警,动力炉的能量到达下线。

    如果再这么下去连三分钟都撑不住。

    体育场的导播特意将刘飞的电脑数据更新出来,上面的指标明明白白的显示着。

    他要灵气枯竭了。

    观众们的心吊了起来,这么精彩的表现如果最后输在没能量上未免也太可惜了。

    血煞看到希望,怒吼一声装甲热能暴增。

    刘飞却毫不在意,他有意识的将灵气输出慢慢缩减缩减,但攻击却依旧无懈可击。

    这便是专属设计的好处,刘飞能够精准的控制能量输出还不担心装甲失控。

    明明占据上风,但是却久战不下。

    血煞终于维持不住儒雅的形象,他怒喝一声再次更换灵气公式:“我看你能量没了怎么打!”

    刘飞没说话,此时一点能量都容不得浪费,哪怕是通讯带来的些许消耗。

    但终究,最后一丝史学灵气从外骨骼装甲上消失。

    装甲失去能量停在原地,刘飞神色阴晴不定。

    血煞大喜:“这回不行了吧。”

    他脚下能量暴增气势磅礴地冲上来,正要一拳击毁装甲的时候刘飞忽然动了。

    在没有任何动力的前提下飞奔起来。

    庞大的装甲因为没有各大矢量喷口的支持变得异常艰涩,不同金属部件撞击在一起不断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但即便如此,刘飞的动作依旧敏捷。

    无数人都呆住了。

    刘飞居然用身体强行扛着外骨骼装甲前进,这得是多强悍的身体素质?

    血煞冷笑,没了灵气你算个屁!

    就在两人即将撞到一起的时候,动力炉忽然启动将最后仅剩的一点能量附着在刘飞右拳上。

    血煞大惊,全身喷口反向喷射试图调转方向,但极速冲锋根本没法改变。

    轰!

    一掌正中胸口,史学能量入侵装甲。

    千古一瞬,即便是钢铁也要沙化。

    彻底失去动力的血煞只能眼睁睁看着装甲消失,他声音艰涩:“没有能量你怎么动的?”

    刘飞淡淡道:“真正的士兵即使没有灵气也能承载起外骨骼装甲的重量。”

    血煞默然,他输得心服口服。

    以四联对五联,他居然连使用灵气公式的机会都没有,硬是被一套打爆。

    这是真真正正的从各方面压制。

    输得毫无脾气!输得毫无办法。

    血煞苦笑:“你赢了。”

    装甲动力全无,但却没一人敢上,刘飞独自矗立:“还有谁?”

    现场鸦雀无声。

    谁都看得出刘飞没有能量了,这时候只要随便出来一个人,稍微谨慎点不要像血煞一样冒进。

    刘飞稳输!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站在那,大家居然没人敢说话。

    现场僵持许久,安心等人忍不住要冲过去守住刘飞时,终于有人出声:“兄弟,我服了,我认输。”

    一个学生直接拉动救援信号,放弃比赛。

    那个学生打开装甲直接跳下来,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不过下次有机会,我还是要跟你比一比。”

    刘飞点头:“我很期待。”

    “我认输。”

    “我认输。”

    “我也认输。”

    有人带头,大家终于纷纷出声。

    没错,就算要打也应该公平的打,只要稍微有点自尊心的学霸都不会上去占便宜。

    输给这样的大神,不丢人!

    安心等人露出激动的笑容。

    就像刘飞经常吹牛的那句话,“飞哥从不让人失望!”

    一个又一个人离开赛场,直到剩下最后一人。

    刘飞笑着道:“终于完成你的要求,现在可以单挑了。”

    对方头盔打开,露出苍白的面容。

    少年眼神闪烁,并没有一点要动手的意思。

    刘飞奇道:“不打吗?”

    “不打了,刚才打不过!现在也没必要打。”没想到苍白少年居然这么直接的承认了,他露出微笑:“我来参赛,本就是想看看什么样的高中生可以做魔王,输给一个半自主解锁基因锁的超级天才,不丢人!”

    苍白少年拉动救援信号:“比起现在的战斗,我更期待在超凡中和你相遇。”

    随着最后一人退出比赛,现场唯有刘飞站立。

    所有学术点归于一人,这场以一对三千的旷世比赛最终由刘飞取得胜利。

    所有人脚下猛然出现液化的土壤。

    灵光轰爆,他们瞬间重返运动场。

    阴沉的天气被晴朗春光所取代,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能够真真切切听到观众排山倒海地欢呼声。

    刘飞看向包厢位置,朝那边招招手。

    包厢内,几人女人女孩哭成一片。

    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刘飞安全了!

    刘明山拉着林国栋不住念叨:“小飞赢了!小飞真的赢了。”

    说着说着,这向来内敛坚强的汉子居然也哭了:“小飞真的有出息了。”

    “飞哥!”

    万千呼喊中,忽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刘飞看过去,居然是老鼠他们!

    振华高中的同学们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老鼠甚至还扯了一面大旗。

    上面写着:‘飞哥牛批!’

    刘飞终究还是没保持住自己高冷的大神形象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老鼠大喊:“今天飞哥牛不牛批!”

    振华的学生们更兴奋了。

    老鼠喊得都破音了:“飞哥!”

    周围的同学们激动跟上:“牛批!”

    “飞哥!”

    “牛批!”

    观众们也哈哈大笑起来,比起高冷的形象,此刻的刘飞才更让大家觉得亲切,觉得真实。

    才更感觉刘飞正是从他们身边走出来的天才。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队伍,到最后,几乎全场都在高呼。

    “飞哥,牛批!”

    刘和平站在不起眼的门口,天棚的阴影遮住他的脸,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飞哥?呵呵,这次是真的牛批了。”

    而体育场的另外一角,有数百名军人从头到尾坐在那里,无论战斗多精彩,无论比赛多波折,这群人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

    除了领头的那个一直怒吼的大胡子。

    此刻比赛结束,这群人反而更沉默了。

    一向以硬汉自诩的董军听到刘飞那句真正的士兵后,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他认真地将衣扣扣好,将军装的每一个皱褶抚平,将帽子扶正戴好。

    董军一声怒吼:“第八营!起立!”

    所有人军人倏地一下站起来,他们站得笔直,他们神情肃穆。

    他们年龄差距极大有头发花白者,有中年人,也有年轻得不像话的士兵。

    周遭的观众不禁投来奇怪的目光,这群军人要做什么?

    董军的身体在颤抖,老马按住他的肩膀,轻轻拍了一下。

    董军这才晃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第八营营歌,唱!”

    “风从龙,云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

    望神州,人族苦,千里沃土皆荒芜。

    看天下,尽妖祸,天道残缺匹夫补。

    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

    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

    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三族终不还。

    纵成鬼,亦不休!!!”

    第八营的老兵们一遍又一遍怒吼着他们的军歌,即便口干舌燥,即便嗓子嘶哑都不肯停下来。

    三百人的歌声唱出了百万人出征的悲壮。

    歌声中,观众们看到第八营,看到防御军团,看到人族所有守在前线的士兵。

    他们千里征途不回头,他们不破三族永不还。

    多少年轻的生命在战场陨落,生为人族守护神,死亦不忘人族安危。

    体育场逐渐安静下来,乱世之中,他们可以不尊重任何人,但却没人不尊重士兵。

    无论是学者还是普通士兵,他们撑起了整个人族的安危。

    这群老兵在唱歌,他们在唱给谁?

    刘飞吗?一个高中生当得起这种褒奖?

    体育场中心,刘飞外骨骼装甲握拳,狠狠地击打自己的胸口砰砰作响。

    就像当初老熊对自己做的那样。

    一号包厢内,众将官面有震惊之色,第八营这次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罗城起身,轻声道:“需要我通知他们离开吗?”

    林昆摆手,神色沉重:“是我们亏欠他们太多,让他们唱吧,发泄一下也好,一切后果由我担着。”

    罗城不再说话。

    歌声停止。

    万众寂静。

    董军深吸一口气,脸上重新露出社会大哥范的笑容,他大喝一声:“敬咱们的小兄弟刘飞,敬老熊,敬所有战死的弟兄。纵成鬼,亦不休!!!”

    士兵的怒吼荡气回肠:“敬刘飞,敬老熊,敬所有战死的兄弟!纵成鬼,亦不休!!!”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