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十五道数论题目

        刘飞这边刚接到卷子,还没来得及审题便听到刘辉道:“答完了。闪舞”

    老鼠紧跟着:“我也是!”

    两人的卷子上滋出一丁点灵气火花,正式题目确实完成。

    两学渣相互对视,欣然油然升起一种感觉……确定过眼神,遇到了对的人。

    刘飞翻个白眼,继续开始审题。

    有毛病吧。

    连续十五道数论题就是因为老子刚刚思考了一下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原因吗?

    说起数论,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学科--因为它的内涵会因不同的人而变得简单或复杂。

    对于小学生而言,数论就是整数、小数、分数和加减乘除,理解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对于数学大家们而言,数论却又是另一种复杂而神秘的世界。

    一个不小心,到死也不知道答案。

    刘飞现在就很想死,因为学术模拟器中,数论往上有着无数细小分支,所以当时他只完成了最低阶段的学习便转向关于灵‘场’公式相关需要研究的项目上。

    这就直接导致上面的很多题目看上去眼熟,但仔细思索又觉得自己不太懂,想要做完这几道题恐怕需要一点时间了。

    这他举手:“老师,我需要更多的草稿纸。”

    大妈刚才的关注点都在安息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刘飞手中的题目便随手递给刘飞两张。闪舞

    刘飞笑笑:“还得多一点。”

    又两张。

    刘飞:“……”

    “能不能给我一本。”

    安心几人都歪过头看刘飞了。

    大飞哥又要装批了?

    大妈一脸奇怪:“你要这么多草稿纸做什么。”

    刘飞叹气:“争取在您今天下班前完成考试。”

    大妈好奇地递给刘飞一个本子,然后站到刘飞身边。

    “你怎么这么多题?”

    刘飞一脸哀怨,这个问题您问的好,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题。

    大妈赶紧打开电脑数据图,一看之下吓了一跳。

    除了刘飞,其他几人的精神数据都在他们的正常范围内,所以出的题目也是正常的。

    但刘飞的不同了,他的高才的波动似乎达到了这个办公室数据最低标准,所以卷子是按照那个标准给出的?

    “你是高中生?”大妈问。

    刘飞点头。

    “我的天,你刚才在想什么?”大妈语气中满是惊奇。

    “一个说出来可能让数学学派平均秃头年龄提前五岁的问题。”

    刘飞心中默默吐槽一句,开始答题。

    开篇是三道代数数论的题,这算是刘飞最擅长的部分。

    毕竟之前一些交叉学科中他进行过线性代数等方面的学习。

    第一道题很快被解开,刘飞的卷子上轰然爆起强烈的绿色灵气之光。

    刘辉跟老鼠两个大学渣满眼羡慕,同样是十二年义务教育,凭什么你可以如此装批。

    安心跟木木先后完成答题,同样爆发出强大灵气之光,但比之刘飞的又弱了几分。

    刘辉跟老鼠想走人了。

    刘飞此时才开始第四道题的解析。

    几何数论。

    几何数论研究的基本对象是“空间格网“。

    在给定的直角坐标系上,坐标全是整数的点,叫做整点,全部整点构成的组就叫做空间格网。

    刘飞松了一口气,这方面同样不是难点。

    动力炉场刻画上,为了更精准的掌握刻画点的位置计算,刘飞曾经和冷冰清就相关知识点进行了大量研究。

    几何数论一共五道题目,数量虽大但题目相对简单。

    丢番图几何上有个流行的哲学:几何决定算数。

    这个哲学在几何数论上尤其适合应用,刘飞完成第八道题的计算。

    蓬勃的数学灵气已经将整个房间的浓度提高了不止十倍。

    安心震惊地看着刘飞,即便已经见识过在体育场的可怕画面安心还是觉得十分可怕。

    刘飞这人仿佛天生就不知道上限为何物,总能让人惊奇了又惊奇。

    刘辉一脸吃屎模样地戳戳老鼠:“兄弟,你这同学什么来路?”

    老鼠呵呵,你都说杭师有个叫刘飞的大神,你说他是谁。

    这都猜不出来难怪会复读5年。

    大妈朝几人摆摆手,小声道:“不要打扰他。我建议你们在这里看一看数学课本,现在房间中数学灵气的浓度相当高,对你们的学习很有帮助。”

    题目越往后难度越高,刘飞动笔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到最后,几乎半天时间才会向下推进一步。

    安心几人心中都有些提心吊胆,刘飞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总不能在身份验证这一环节出问题吧?

    真做不出来到时候可是要接受严格身份审查的。

    这事情就闹大发了。

    最后一道题……

    刘飞彻底卡住。

    “对于一般的大于2 的自然数n,方程“x次方y的n 次方=z的n 次方”没有正整数解。”

    这是一道开放性的问题描述。

    复数系中的唯一因子分解定理似乎可行,但仔细思考的话又发现这样涉及的计算量恐怕要以超级计算机来论。

    如果将问题简化归结为n是奇素数的情况,范围未免又太广了。

    刘飞思考半天,根本无处下手。

    “好了,做到这已经可以了。”大妈突然说道。

    刘飞苦笑:“最后一题很开放,似乎是一道验证类猜想,猛地一看似乎不难但仔细研究却发现难度非常大。”

    大妈露出古怪笑容:“最后一题做不出来正常,如果真做出来了你现在大概应该是在数学圣殿开学术报告。”

    安心等人目瞪口呆。

    数学圣殿做学术报告,这得是大师级学者的待遇吧?

    大飞哥到底遇到了什么神仙题目?

    刘飞惊讶道:“高考身份验证这么变态的吗?”

    “哎呦,笑死我了。”大妈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都流出来了。

    大妈好不容易才直起身子,抹着泪道:“小朋友们,你们该不会真以为我这是高考身份验证办公室吧?”

    刘飞几人同时将恶狠狠地目光看向刘辉。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这样。”刘辉一脸惊慌和无辜:“阿姨,您老什么意思,别玩我啊。”

    大妈打开办公室门,指着上面的字说:“你们仔细看看身份验证室上面是不是还有点印迹。”

    刘飞凑过来,一字一句念道:“数学学派研究生考试身份验证办公室。”

    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