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全世界只有十个人能答对的题

    王恩章老师曾经说过,按照九一法则,数学考试中肯定会有一到两个超纲题目用以区分学生的能力。

    没人能做到知识无盲点。

    刘飞可以,但前提是超纲题目依旧在他的知识范围内。

    最后一题。

    题干是一堆纷乱而无意义的线条,这些线条就像是孩子的随手涂鸦。

    如果眨一下眼,那就厉害了。

    这线条居然还会变动!

    刘飞皱眉,这TM都是哪个傻批出的题?

    就不能正正常常的搞几道大题让老子随便考个满分?

    时间依旧充足,刘飞也只好耐住性子一个个方法试过来。

    筛选法?行不通!

    线条推论?这有什么好推论的。

    密匙算法?

    刘飞的手一顿,没错!密匙!

    这不断变幻的线条可以看做一组动态密码,是否需要完成破译才能找到正确答案?

    刘飞迅速开始使用自己记忆中的几种破译方式开始一一试验。

    密码破译属于数学学科当中非常小众的一个类型,在高中阶段甚至只是偶然出现并无系统讲解。

    不过刘飞曾经和华清研究小组的学霸们就外骨骼装甲机载电脑保密程序的相关研究进行过深入讨论。

    所以对密匙刘飞并不陌生。

    密码破译不外乎暴力破解、算法推衍或者直接用史学灵气搞事情。

    考试中刘飞当然不敢这么玩,连续的计算之下,他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这组纷乱的线条动态变化的数据正不断加快,而且隐约间让他看到点规律,类似于区块超算技术。

    刘飞果断使用Hash函数算法。

    经过连续的几次变幻,刘飞终于抓到一个特殊的机会。

    刘飞越算越心惊,越算大脑越胀痛。

    笔下数学灵气简直跟不要钱似得疯狂喷涌,此刻他所在的空间模块中,灵气的浓度比考试前上升了足足五十倍,而且还在继续上升中。

    五分钟后,刘飞终于得出一组数字。

    一组高达256位的二进制字符。

    这组数字让线条变幻的规律更加明显,刘飞将数字和前面的线条相对比,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还能这么玩?

    ……

    科学圣地,数学圣殿辉煌而灿烂的‘极限函数’大厅。

    几位身上绽放着异样光辉的学者面带微笑看着不断变幻地大屏幕。

    “陶泽轩大师的这一套动态Hash运算和网络SHA250D算法果然是厉害,无论再多学生参加,正确答案永远只有十个,而且一旦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计算最后一题,其起算难度将直线上升,后缀数字不断增加,甚至还会出现因算法相同答案相同,数千上百个学生共同抢夺正确答案的场面,这也算数学高考历史上难得的奇观了。”一位学者笑着道。

    名为陶泽轩的大师是位不到四十的中年人,以他的年龄来看能有如今的成就堪称数学各学派未来十年的扛鼎者之一。

    他轻笑道:“近年来数学最后的压轴题太过僵化,个人觉得难度不够。这次十个正确答案意味着全世界只有十人能考取满分,这才是真正的筛选天才。按照时间来看,再过十分钟第一批天才学生将开始答最后一道题,数千万考生的脑力竞赛,这将是一场真正的数学盛宴。”

    陶泽轩话音刚落,大屏幕提示第一道答案已被人做出来。

    陶泽轩:“……”

    说好的十分钟呢?

    陶泽轩皱眉,作为今年高考数学试卷的出题负责人,整套卷子他经过严密的测试,以高中生最优速度来说,想要计算最后一题也应该在十到十五分钟之后。

    怎么可能有人比这还快?

    陶泽轩皱眉道:“总该不会有人先从最后一道题做起吧?”

    其他几位大师哑然失笑,没准还真是这样。

    谁都知道最后一题最难,但难保就有头硬的从最后一题开始。

    陶泽轩话音未落,大屏幕上显示第二个答案也被人算出来了。

    这下几位大师也愣住了,今年的考生已经这么变态了吗?

    陶泽轩赶紧拉出具体数据。

    “自然微空间232考场,考号9527考生刘飞,获得第一位答案。”

    “自然微空间232考场,考号9527考生刘飞,获得第二位答案。”

    陶泽轩眼眸一缩,居然是他!

    不过些许操作的功夫,数据面板再次刷新。

    又一个答案被刘飞计算出来。

    几位在掌握数学真理的大师终于慌了。

    在他们的设计中,从来没料想过一人获得多个答案这种情况。

    人脑有极限,完成一道答案的计算已经足以耗尽脑力,怎么可能有人接二连三不断获得答案?

    他不会累的吗?

    ……

    刘飞这边,数学灵光几乎刺瞎周围考生的狗眼,刘飞满头大汗,甚至连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

    他一边疯狂计算,一边不断地在心中MMP。

    没完了是吧?

    怎么算一个,又出来一个,再算然后还有!

    就不能让人安安静静地考个满分吗混蛋!

    刘飞算出第五个,线条变动的速度几乎达到了每秒钟五次。

    但似乎依然还能继续挖掘,刘飞咬牙。

    老子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接着算!

    ……

    数学圣殿‘极限函数’大厅鸦雀无声。

    一众数学界大佬眼睁睁看着十个答案尽归于一人名下,分明是在嘲笑他们出的题目根本屁都不是。

    大佬们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陶泽轩大师倒是面色正常,他端起茶杯轻饮一口,结果茶杯刚放下就因为周遭的数学常量无比混乱,瞬间扭曲成一团不可名状的怪异陶瓷凝聚物。

    很显然,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

    此次他力排众议将全球满分名额从一万人定为十人。

    如果最后的结局是十个名额都在一人身上,整个数学出题组恐怕都将受到来自全世界考生的责问。

    这后果哪怕是大师也承受不起。

    陶泽轩只能将希望寄予最后阶段数千万考生争夺答案。

    他勉强露出笑容:“到那个时候,线条的变化会加快上千倍,他想要护住答案就必须不断在现有答案中增加后缀数字保持领先,一旦落后,答案就将易手。别说同时保住十个答案,到时候就算是保住一个都难。”

    十五分钟一过,连续数百个考生的姓名开始刷新。

    陶泽轩脸色好看很多。

    全世界第一批天才学霸,终于开始对最后一题下手了!

    妙书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