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因为我想改变这个世界(四更完毕)

    自然微空间高考中心232考场门口形成了两个奇特的圈层。

    大多数考生站在一个地方。

    而另一个角落站着刘飞。

    并不是大家在孤立刘飞,而是不忍打扰他。

    刘飞已经创造了奇迹。

    截至目前,他已经完成了六门主课的考试,一次又一次打破人类对高考极限的认知。

    生物考试中。

    压轴大题直接拉出了病毒突变和瘟疫学。

    丧心病狂地出题组直接在题目中植入了无名病毒,并要求考生在极短时间内根据题目给出条件找到解决办法。

    如果失败,考生将感染病毒。

    很多生物主课的考生直接选择放弃这道题。

    感染不会致命,高考中心肯定也准备了疫苗,但一旦感染必定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影响后续考试。

    两者相比较,放弃最后一道题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但刘飞比出题组还丧心病狂,他主动让身体感染病毒,甚至还加速了身体发病的过程,为的就是能够记录不同感染阶段的身体感知,直到奄奄一息监考老师都忍不住要强行带离他的时候,刘飞才将答案写出来。

    原来他早就找到了解决办法,但他认为这样的答案是不完美的,只有亲身临床实验才能真正研究清楚病毒。

    大家是真的服了。

    刘飞不光对别人狠,他对自己同样狠!

    人文考试最为复杂。

    艺术、美学、心理、哲学、国学、历史、法律都可认定为泛意义上的人文。

    灵气复苏后,国学归为文学,历史单列出来。

    艺术、美学等难以与灵气形成共鸣的学科相继边缘化,人文的主要内容就变成了哲学、心理和法律。

    所以人文的大题最为诡异——逻辑打击、世界观重组。

    逻辑打击和世界观重组考验的不是考生的知识水平,而是考生的思维能力和世界观稳固性。

    在这道题目上,全世界到处都有考生失控脱离考试,或者逻辑混乱殴打监考老师的消息传出。

    面对这道没有标准答案的题目,媒体给出了很多不同的解答方式。

    刘飞当时只是在上面写了一句话,居然异常轻松地完成了考试。

    后来有考生问刘飞写了什么。

    刘飞很痛快的回答。

    “这不科学。”

    以唯物的观点对唯心的逻辑打击和世界观重组进行反驳,简单而明了。

    最难能可贵的是刘飞内心对唯物的坚定,从审题到答题再到完成考试。

    最后一道题刘飞只用了五秒钟。

    全球第一!

    对此刘飞呵呵冷笑,他可是生在红七下,长在新时代的进步青年,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

    之后还经历了化学考试,二氧化硫、氯化氢及多种剧毒混合死亡之雾,成分分析测试。

    地理考试,空间大发现时代诸多外空间环境变化之谜。

    所有难题完全被刘飞攻克。

    自此,知识殿堂已经有六根立柱撑起,整个殿堂中不再是黑暗一片,些许灵气光辉已经在照亮那个黑暗世界。

    但刘飞也许真的到极限。

    大家从第一天考试看到那个神采奕奕的身影,到下午结束时他疲惫不堪地挣扎起身。

    再到第二天上午强撑着被病毒感染的身体边咳嗽边答卷。

    刘飞的精神状态几乎在以惊人的速度萎缩下去。

    要知道,这不是平时的考试!

    这是高考!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知识点,每写下的一句话,都遭受了灵气对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考验。

    此刻,刘飞已深陷地狱!

    进场的铃声响起。

    倒数第二场历史考试即将开始。

    监考老师的身影从远处走来,但没人注意到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闭眼休息的身影上。

    “孩子们,该考试了。”年老的监考老师轻声提醒。

    大家没动,依然看着刘飞。

    大约十秒钟,刘飞终于睁开眼睛。

    他的双眸几乎变成了灰色,残酷的灵气打击开始对刘飞的身体造成损伤。

    他的视力在短短一天多时间里急剧下降。

    如果进阶失败,将会对他造成永久性伤害。

    刘飞身形晃动,挣扎了几次都没能从板凳上站起来。

    但他依旧没放弃。

    不少人转移视线,不忍再看刘飞。

    一双手搀住了刘飞的臂弯,刘飞精神恍惚地看过去,模糊的视线让他在近距离都无法看清那个不太高大的身影。

    好一会,视线逐渐凝聚,刘飞终于看清是谁。

    徐海晴。

    那个始终挂着嘲讽和锋芒的天才学霸。

    此刻的徐海晴却没有了往日的尖锐,刘飞甚至看到她微红的眼眶,他疲惫的笑笑,声音嘶哑:“哭毛线,你打击老子小弟的时候也没见这么多愁善感。”

    徐海晴噗嗤一声笑了,她依然还是那个有仇必报的豪爽女孩。

    徐海晴没问刘飞能不能继续坚持,只是说:“这次还要拿满分?”

    刘飞在她的搀扶下艰难站立:“必须的。”

    “为什么?以你的天赋明明可以拥有更广阔的未来,即便八门主课通过又如何?面对更为残酷的超凡进阶之路,八门同开的你拿什么跟别的天才比?”

    刘飞摇摇头,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道:“因为我想改变这个世界。”

    历史考试开始!

    有王耳大师的教导,刘飞在诸多科目中最不担心的就是历史。

    常规题目对他来说就是送分题。

    刘飞用尽力气,总算将笔拿起来。

    他从未感觉一支笔居然可以这么沉重。

    第一笔落下。

    狂暴的灵气蜂拥而起疯狂击打着他的身体和灵魂,肌肉仿佛被人寸寸撕裂。

    他身边仿佛站着一个巨汉不断地拎着铁锤轰击他的脑袋,头痛欲裂。

    从精神到身体的撕裂几乎让刘飞昏厥。

    刘飞刚写了三个字,扔下笔满是痛苦的发出低吼。

    “刘飞同学,如果感到极度不适不要面前,以免对你灵魂造成永久性伤害。”监考老师忍不住再次劝道。

    刘飞摆摆手,满脸看不到一丝血色。

    “我能坚持。”

    刘飞再次支撑身体,浑身紧绷,心脏跳动的频率到了让人心惊的速度。

    他再次以惊人的毅力一笔一划开始书写,每一笔落下划过的灵气光辉都像是对他灵魂的一次洗礼。

    放弃,永远不存在!

    一直到最后一题,刘飞笑了。

    “联合学术法阵中关于历史学派-未来史学推衍叠加态的几种思考。”

    这算是好人有好报吗?

    刘飞想到了当日在防御军团参谋部面对科学圣地一众学者侃侃而谈的场景,想到了数百个检查小组因为他一句话选择重返战场的画面。

    刘飞露出艰难而轻蔑的笑容:“呵,送分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