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两步踏出个无上

    刘飞茫然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被自己遗忘了。

    但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穿过一座枯寂的商场,走过一条蜿蜒的山路,跨过一座陡峭的高峰,不知行走了多久。

    这原本不应该位于同一个地方的事物却偏偏被刘飞走过,还没有一丝违和感。

    至少刘飞自己没有感觉到。

    到底忘掉的是什么?

    只是那么一恍惚的功夫,他的周身突然出现一丝温暖的光芒。

    那光芒如母亲怀抱着他,刘飞茫然的心忽然间平静下来。

    他抬头,走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一个活人。

    那人身材极为高大壮硕,背对刘飞站在大街的尽头。

    刘飞快步走过去。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卧槽……”

    那人转身,刘飞话没说完嗷得一声转身就跑。

    那人半张脸残破不堪,连眼珠都……

    刘飞跑,那人却没动,反而露出一个狰狞却温和的笑容:“你小子在这里干什么,快滚蛋!”

    刘飞:“???”

    “你谁呀?”

    刘飞大着胆子问,但对方却没有回复,只是笑着摆摆手:“快回吧,再见了兄弟。”

    再一恍惚,那人却又不见了。

    刘飞感觉身体更加温暖,看到那个大个子消失,心中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他快步冲出去,但跑着跑着却发现周围的街景变了样子,到处都是残破的街道和着火的汽车。

    前方不断响起爆炸声刘飞赶紧躲起来悄悄向前看。

    他看到了一个肥胖的身影,周围站着三个涌动着污秽灵气的罪孽。

    学者间恐怖的战斗即使离了很远依然能感觉到其巨大威能。

    刘飞本想逃跑,但心中又涌现出熟悉的感觉,那油腻胖子是谁?

    胖子无意间回头,因为战斗而凌乱无比的头发肆意妄为地耷拉在他的胖脸上。

    胖子看到刘飞十分惊讶。

    “这是你呆的地方吗?快滚蛋!”

    刘飞怒了。

    刚才的半张脸这样,这胖子也这样。

    一个个都让老子滚蛋老子往哪里滚!

    轰!

    天空忽然冒出一道光柱直直照射在刘飞身上,其中仿佛有无数呐喊声,刘飞听不真切却能感受其他们的心情。

    “刘飞,加油!”刘飞默默地将隐约间听到的话重复出来。

    我需要加油吗?

    飞哥一直很牛批!

    ……

    自然微空间中,数十位大能充分展现出他们顶尖学者的实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了一个简易联合学术将刘飞散逸出来的灵魂封锁在一定空间内。

    人族意志还在不断加强。

    又一个身影出现。

    是王耳大师。

    人群中的木木认出了王耳,这不就是飞哥的老王头?

    他还给老王头买过串来着。

    王耳看起来苍老了很多,连走路都有点费劲。

    林昆急忙走过来:“王耳大师,人族意志不断凝聚,但是我们无法定位刘飞所在的历史线,那意志便无法完全传递进去,您有办法吗?”

    王耳先摇头,然后又点头。

    他看着陷入历史线的刘飞,道:“办法有,也没有。”

    林昆大急:“这时候您就别开玩笑了。”

    王耳眯着眼,他看到人群中的木木还笑着打了个招呼:“我没开玩笑,史学空间只能由史学学派的无上先驱定位,只要有无上先驱,刘飞就安全了。”

    林昆:“……”

    这话跟没说一样。

    历史学派虽然贵为八大主科之一,历史圣殿在人族各学派的排名也位于中等。

    可偏偏所有学派中,唯独历史没有无上先驱。

    这不等于说刘飞还是没救么。

    王耳看着不断给刘飞加油喊到嗓子都哑掉的学生们,脸上露出笑容。

    “刘飞这小子最爱装模作样,要是看到这么多人给他加油尾巴怕是要翘到天上。”

    林昆不太明白王耳大师的意思。

    王耳淡淡地对在场的大师和准无上们道:“你们都散了吧。”

    班昭大师皱眉:“王耳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王耳在刘飞大约五十米的位置,这里正好是灵魂颗粒的边缘地带。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即不碰到灵魂颗粒,又能够感知其中的气息。

    王耳露出笑容,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给谁说:“你小子总说要带老头我飞,结果还不是要像条咸鱼一样被老头子救?”

    “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真敢选八门主课,是个爷们!”

    “看在你小子够狠的份上,老头我也露一手,让你这个眼高手低的毛头小子也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在新闻组的摄像头下,全球无数人看到了那个须发苍白,身形枯槁的身影。

    王耳抬头看着天空尚存的史学空间异象,眼中有追忆,有怀念,有没落。

    他想到了四十六年前的那个身影,当年的他意气风发是整个科学圣地最年轻的大师,而她则是一个刚刚毕业的硕士学者,甚至连说话都红着脸不敢抬头。

    王耳还记得那一日战火再起,她第一次穿上战争学者的制服高兴的像个孩子。

    王耳轻轻踏出一步,脚下史学能如地震波般向四面八方传去。

    那浩荡如天的力量竟然将周围的大师甚至准无上都冲击到远方。

    一时间,整个天地半是王耳的史学恢弘力量,半是愈发磅礴的人族意志。

    当年的他心中只有所谓大义,一次又一次带着小队走上战场始终没有注意到那个一直在自己背后默默守护的身影。

    直到她替自己挡下了妖祸8的一次致命一击躺在他怀里奄奄一息的时候,她已经说不出一句话。

    那张容颜随着一次次历史线的变动早已模糊,但王耳始终记得她的最后一个动作。

    指着他的心,还有她的心。

    轰!

    王耳一声怒吼枯瘦老人如同世间魔神,狂暴的史学风暴席卷天地甚至连整个苍穹的史学空间都包裹进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史学大师王耳一步踏入准无上!

    历史线愈发扭曲混杂。

    王耳将视线转向刘飞,他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道:“这世间任何一个学派都可存在无上先驱,唯独史学不行,我很期待你能否打破这个桎梏。”

    王耳再踏一步,天空到处响起巨大呓语,诡秘、诅咒,甚至还有咆哮,仿佛天地即将崩溃般充满让人厌恶又恐惧的嚎叫,充满了无尽的恶念。

    王耳抬头望天冷笑:“好久不见!”

    这一日,历史学派最默默无闻的史学大师王耳两步踏出,晋升无上先驱。

    妙书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