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人进,百万人退

    所谓历史投影类似于录像机,在某个位置的某个时间提前录制好一段视频,当时间到达的时候,那视频就会自动播放。

    历史投影本身不具备太高的难度,只要对历史线有足够的精准掌握便可以。

    但如果你自己一个人对着空气录像,而录下来的内容还能跟后来的人对话就相当可怕了。

    这意味着事情还未发生,王耳早就看到了这里的一切,甚至可以在无人的空间中放下投影,凭空和诡秘之主对话。

    他猜到了诡秘之主的每一个反应!

    不只是苏克恩,就连在场的众多无上先驱也都面露惊讶之色。

    历史学派已经五十年未出现无上先驱了,就连他们也不清楚历史无上居然这么厉害。

    王耳平时十分低调,虽然经常传出他实力惊人的传闻,但毕竟只是大师。

    他两步跨越无上的事情连无上先驱们都觉得神奇,如今才发现他们还是小看了这个平日里不动声响的老人。

    刘飞是他徒弟?

    不愧是历史大佬,早就看出刘飞的潜力了吗?

    当王耳出现的时候,刘飞的心忽然平静下来了。

    就像是找到了依靠,他始终相信老王头是最可靠的,也是最无私保护自己的。

    任何人都可能为了所谓的人族大义放弃自己,老王头肯定不会。

    刘飞露出笑容:“历史投影算什么,我家老王牛批的地方还多着呢。”

    诡秘之主这边话音刚落,历史投影中的王耳好像就猜到了他要说的话。

    “没错,这就是历史投影,我现在就在这这黑暗空寂还没开放的心灵世界里一个人自言自语,傻诡秘,有没有被我吓到?”

    ‘郑卫国’回过神来,哈哈大笑:“不愧是被人族黑暗协议所禁止的无上先驱,当年的无限战争我尚未来到这个世界,竟然错过了这么多精彩……哈哈,这些不说也罢,不过既然是几天前的投影,你能奈我何?”

    恶念之火更加旺盛。

    王耳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开始嘲笑我了吗?我建议你别急着说话,跟自己的老窝联系一下。”

    “老窝?”诡秘之主神色一变,忽然间转头看向天空,然后暴怒:“混蛋!”

    而此时,在场的无上先驱们也接收到了信息。

    “一小时前,罪孽一族所控制的微型外空间‘罹难’遭遇神秘无上先驱打击,仅二十分钟,整个‘罹难’被完全毁灭。随后赶到的罪孽一族高层正在追赶神秘无上先驱,通道守备部队长官申请支援。”

    “不必了。”王耳仿佛能听到有人说话,他淡淡道:“死的人已经够多了,这是我的战争,由我一个人来终结。”

    ……

    此时,罪孽一族‘恐惧’中型外空间通道口,污秽之气汹涌澎湃,近百万罪孽一族从等阶1到9甚至还有两位罪孽诸神。

    他们如临大敌。

    他们前面的世界变成了可怕的无限史学空间。

    史学空间的后面,是一层又一层叠加起来的罪孽尸群。

    没错,身为五十年来第一位史学无上先驱的王耳轻而易举开启了史学空间。

    他明明就在所有人面前,可面对罪孽一族的攻击,却没有一个罪孽能打到他。

    甚至第一位罪孽诸神-灰衣,刚刚赶到战场的时候都一不小心被王耳击中,整个右臂瞬间沙化消失。

    找不到王耳的历史叠加态,任何攻击便是无效的。

    一人对百万!

    王耳的右眼闪动着奇异史学光华,那充满沧桑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世间的一切。

    他向前迈出一步。

    百万罪孽大军居然齐齐后退一步。

    王耳再迈一步。

    罪孽大军齐齐后退三步。

    两位罪孽诸神发出愤怒咆哮。

    ‘灰衣’仿佛有无限意志力量,最擅长将人族正能量转化为负能量的他,最不缺的永远就是意志力量。

    伟大的罪孽一族居然被区区一个人族吓得连退四步,这简直的弥天耻辱!

    这个人,必须死!

    灰衣浩瀚如海一样的力量在整个‘恐惧’外空间通道口激发无限力量,所有的建筑,所有的生命,所有的物质,百里土地一震之下全都成为了齑粉。

    整个不只是通道口,就连‘恐惧’外空间中都震动不已。、

    王耳眼中光芒闪烁,他抬手,‘千古’‘沧桑’‘文史’……

    数十个史学最强招式齐出,‘灰衣’面前突然出现近十个闪耀着人族远古气息的伟大存在。

    王耳轻笑。

    参与过近二十次无限战争的他又怎么可能只是单纯的历史推衍和未来史学学者?

    比起如今的世界,最后三次无限战争中被压榨到极限的人族恐怖大招一个接一个被创造出来。

    比如那十位希腊神话的诸神。

    就是他当年从欧罗巴一位无上先驱那学来的。

    王耳身形微顿,他没有理会陷入群殴的‘灰衣’,反而回首望着另一边人族阵地和更遥远的地方。

    他轻声呢喃:“火候还不够吗?那我就再破一个世界!”

    ……

    诡秘之主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辱。

    他的独属外空间‘罹难’瞬间被毁灭。

    而另一个占据了一定份额的‘恐惧’中型微空间正在遭受攻击。

    一个神秘的史学无上先驱。

    那还有什么神秘的?

    肯定就是这个王耳!

    ‘郑卫国’死死盯着王耳:“人类,不要挑战我族的极限!”

    王耳好像又提前知道了诡秘之主的威胁,他满脸写着惊讶:“怎么?协议中不是规定了不准在地球发生大规模战斗吗?外空间也不行了?那不如你现在就把协议撕毁吧,我也好奇撕毁后的反噬一个区区罪孽诸神能否承受。”、

    苏克恩面容阴冷:“你到底是谁?为何对黑暗协议如此清楚?”

    王耳淡淡道:“一个早就该跟你们了结的人。”

    此时,越来越多的学生完成了灵气灌体,尼尔森迅速组织人手将学生们撤出心灵世界。

    苏克恩的恐怖不止在其力量,更在其对人心的把控,无所不在的阴谋。

    学生们多在这里一秒,可能造成的心理阴影就多一秒。

    这些都是未来的黄金一代,一点都损失不得!

    苏克恩终于怒了,他举起手中的恶念之火,口中吐出一团乌黑滑腻之物。

    恶念之火瞬间爆起惊人火焰。

    众多无上先驱大怒,苏克恩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攻击刘飞,他们正要出手,却看见王耳走了上来。

    “你刚才所说的游戏是否依然有效?”

    “游戏?”‘郑卫国’在片刻错愕后露出诡秘笑容:“当然有效了,无上先驱阁下也要参加么?”

    王耳哈哈大笑:“这么恶心的东西当然不了,要参加的不是我。”

    王耳看向那道金色光柱下的身影,指着道:“是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