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公开悬赏

    “首李,淮中急件!”

    “嗯。”

    李专员拆开急件,发现是沙皮拷问出来的口供之后,顿时神色怪异起来,“燕国人有病?北海虎蛟有病?他妈的!”

    骂骂咧咧来回走动了一会儿,李解喊道:“来人!”

    “是!”

    “去通知各个办公室,开会。”

    “是!”

    会议大厅很大,李专员落座之后,就有侍从在那里添茶倒水。陆续云轸甪等人进来,一一坐下之后,李解把口供往前一推:“传阅一下,都看看。”

    口供内容很丰富,交代了很多东西出来,牵扯到燕、齐、卫、鲁、郑等等大小十几个国家。

    只不过涉及到燕国之外的,证据不足,李解也懒得去理会。

    但其中燕国北海氏跟本国的刺客行会有交易,应该是十拿九稳的。

    “北海氏招募邢国遗民,行刺公子巳?”

    云轸甪觉得这个解释可以接受,但是,有不妥的地方。

    因为当时行刺公子巳,不是说你刺客技术好就能完成任务的,必须是死士,也就是刺客必须抱着自己必死无疑的心态,才能坚决到底,完成任务。

    寻常刺杀高手,也是求财,有几个是为了死路一条才做这一行的?

    求财,就会惜命,关键时候,怎么可能要钱不要命。

    姑且可能有一两个智障,但当时行刺公子巳的状况,绝非一两个人如此。

    “我觉得北海氏没那实力,不过,北海虎蛟插足其中,这是可以肯定的。”

    李解眼皮耷拉着,也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只是他坐在那里,两条粗壮的臂膀架在台面上,还是让会议厅中的与会众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压力。

    “主公之意,当如何处置北海氏?”

    “我准备做两件事情。”

    竖起两根手指,李专员神色很淡定的样子。

    众人看着他,就听李解开口说道:“一,叱责燕国国君,让燕国国君杀了北海虎蛟,他愿不愿意杀是他的事情,老子喷不喷是老子的态度;二,悬赏三千金,我要北海虎蛟的人头。”

    “……”

    “……”

    “……”

    整个会议厅的气氛都凝固了。

    因为“义薄云天”“忠肝义胆”,李专员在江湖上的人气非常高。当然这也和底层土鳖根本没有上升渠道有关,李专员这条江东恶狗,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图腾,是偶像,是他们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李专员算是底层崛起的代表啊,是成功人士啊,自然而然,就在江湖上有了稀奇古怪的号召力。

    原本在济泗之间的声望就大,如今江淮、河洛,也是威名赫赫,连蔡国、郑国的国君都栽了,这人不牛逼,谁人才牛逼?

    “说话呀,都愣着干什么?我这决定怎么样?”

    李专员环视四周,幕僚属下们也是无语,指名道姓要悬赏谁的人头,这是人的干事儿?

    “主公。”

    老云轸脸色凝重,看着李解:“斥责燕国,此事可行。这悬赏北海虎蛟之人头,会不会……”

    “怕影响恶劣?”

    李撰看着云轸甪,然后咧嘴一笑,“我于诸侯之间,还有好名声吗?还不如一黑到底,跟天下诸侯决裂。”

    “……”

    这话还能说吗?这天还能聊吗?

    “他妈的,你说着燕国人是不是有病?”

    骂骂咧咧间,李专员更是下定决心,“老子这是江湖追杀令,王八蛋,什么北海虎蛟,你就真是头猛虎,老子也是武松!”

    众人神情悚然,心中更是暗道:谁是武松?

    ……

    “悬……悬赏燕国北海氏族长北海虎蛟?!”

    “三……三千金!”

    “黄金!郢爰!”

    布告新郑,一天之内,大街小巷都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李专员还专门上了一次街头,登台喊了口号,总之就是一句话,老子现在很愤怒,心情很悲痛,狗日的燕国北海虎蛟,就是他,派人刺杀了公子巳!

    江湖上的英雄壮士们一听,大佬太仗义了,人公子巳都凉了这么久,大佬还记得,大佬这果然是“忠肝义胆”啊。

    “江湖追杀令”一出,甭管原本想着这活儿到底能不能干的游侠游士,此刻都是来了精神。

    不来精神也不行啊,谁叫李专员出了三千金呢?

    而且公开放话,是黄金,是楚国郢爰,绝对给力。

    有点脸皮的游士,那也肯定不能够为了钱就去找人麻烦对不对?

    但实在是吴国王命猛男江阴子李解太仗义了,他这是为公子巳报仇,他这是为先王尽忠啊。

    大义在手,别说杀人,灭国都是理直气壮。

    一时间,春寒料峭的当口,行走在河洛之间的英雄侠士们,这心口,都是火热火热的。

    唯有在新郑的燕国行者,只感觉自己如坠冰窖,浑身上下都是凉透的。

    ……

    “这下如何是好?!这下如何是好?!”

    “北海君岂是南蛮能折辱的!”

    “住口!此事必有原由,李解此人……”

    “当立刻禀明易都——”

    燕人集聚的逆旅之中,不论官方还是民间的人,都是紧张到了极点。

    李解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出,谁能想到?

    哪怕是燕国北海氏这样的大族,面对李解这条吴国恶狗,谁又敢说主场作战一定稳如泰山?

    要知道李解现在号召的,是江淮、济泗、河洛之间的“义士”。

    狗屁“义士”都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然后找机会下手呢。

    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理由,还有不菲的报酬,跑燕国旅游,那就根本不是个事儿。

    消息传播出去,五六天光景,就到了洛京,“天下棋盘”前,人人都觉得吴国人都他妈脑子有病的。

    “吴解行事竟是如此疯狂!”

    “较之吴威王,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此事,未必就是吴解忿怒,行刺公子巳一事,乃是罕见死士所为。北海氏豢养死士,于燕国而言……呵。”

    论谁想到自己家隔壁的帅大叔,居然养了一帮死士,这夜里还敢走路的?白天都不敢啊。

    所以李专员指名道姓,说是点草北海氏的话事人北海虎蛟,在外国的燕国人,也没有说激烈抗议,只是嘴上争辩两句。

    实在是豢养死士的严重性,对外国人是有风险,对本国人,这特么就是时刻准备着被人干死啊。

    李解十分粗暴地干了这么一出,直接让北海氏亲族之外的燕人都萎了,谁不怕死,谁不怕突然间有不怕死的疯子跟你同归于尽?

    “天下棋盘”前的老狐狸们,都是很清楚,李解固然会让人诟病,可要是北海氏被坐实了豢养死士,最想弄死北海氏的,就是燕国人自己,李解都排不上队。

    哪怕老世族家家都养了死士,但不为人知和公布于世,那能是一回事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