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15

    孔明灯放飞天际。

    夜空中,宛如璀璨的星辰。

    很快,越来越多的孔明灯升上天空。

    “姐姐你快看!咱们的灯飞得最高!”

    秋素雅抬头仰望,果然,那盏她亲手做出来的孔明灯远远高于其他的灯笼,然而只一瞬间,它却倏地熄灭悠悠坠落。

    阿珠顿时瞪直了眼,啊啊大叫:“哎呀掉了掉了!姐姐它掉了!”

    “掉就掉了,飞到一定高度它自然会掉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秋素雅不以为然,伸手摸摸她的头,“走!我们再去放灯船!”

    阿珠却撇着嘴,很不高兴:“不要!我要把那灯笼捡回来!”

    秋素雅苦笑:“捡回来干嘛?都不知道它掉哪儿了,去哪儿捡?”

    谁知阿珠直指一个方向,口气相当肯定:“就在那儿!我看见了!就掉在王府的正中央!”

    说罢,也不等秋素雅回应,飞也似的朝一个方向冲去。

    “正中央?那不就是唐天政的住所吗?”秋素雅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疾步追了出去,“阿珠!阿珠你回来!”

    夜空灯火辉煌,可倒映在他眼中的,却只是一片空白。

    唐天政呆立在正厅之外足足两个时辰,身后的侍卫统领和王府管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劝说,直到天边飘来一盏灰暗的孔明灯,才把目光直直地投了过去。

    那盏灯已经严重变形,如一堆废纸摊落在唐天政的脚边,他垂眸一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谁家放的灯笼?也不长长眼?”管家李轩阴阳怪气地喊了一声,忙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捡。

    谁知唐天政已抢先一步捡了起来,李轩只好蹲在一旁干瞪眼,还得被身后的洛北辰嘲笑。

    “老李,这回你可算计错了吧?正因为它长眼,所以才会掉在王爷的脚边嘛!哈哈哈!”

    李轩瞪了他一眼,抬头细细地观摩唐天政拎起来的灯笼,眼睛突然一亮:“咦?上头还有字呢王爷!”

    唐天政垂眸鄙视了他一眼,你当本王瞎吗?

    不等他细看,身后的洛北辰把头凑了过来,居然不怕死地读出了声:“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唐天政刚斜睨了他一眼,蹲在脚边的李轩像接歇后语似的把最下面的几个字也念了出来:“秋素雅亲笔?”

    闻言,唐天政一愣,把灯笼举到最高,果然看到上面娟秀的五个字,深邃的俊眸缓缓漾起一丝涟漪,他情不自禁默念出了这个名字:“秋素雅……”

    “秋素雅?莫非就是那个……”

    “闭嘴!”

    洛北辰还没说完就被李轩两个字堵了回去,两人又退到阴影处面面相觑起来。

    洛北辰小声问:“话说……这秋素雅应该就是夜瞿国那位大名鼎鼎的太子妃吧?”

    李轩喷了他一脸唾沫:“废话,这谁不知道?”

    洛北辰抹了把脸,幽怨地瞟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唐天政似乎完全把这两人忘了,静静地看着手中黯淡的灯笼,微微有些失神。

    直到一阵脚步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阿珠刚跑到近前,陡然吓得扑通跪地,连话都说不利索:“奴……奴婢……灯……灯……”

    一看见她,唐天政立马清醒过来,随手将灯笼甩在她头上,冷声质问:“谁允许你们在王府放灯的?”

    阿珠重重磕着响头,嘤嘤哭了起来:“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唐天政二话不说,随口下达狠令:“来人!把这贱婢拖出去砍了!”

    “慢!”秋素雅快步跑来,朝他扑通下跪,气喘吁吁道,“灯是我放的,不关阿珠的事!”

    唐天政俯视着她,不动声色,眉宇间却分明透着一丝得意:“本王知道,可本王今天就想杀她!”

    他向来随性所为,杀一个人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从容,管他什么理由?

    阿珠匍匐在地上,已经吓得不敢吭声了,另外在场的李轩和洛北辰却显得司空见惯,很是平常。

    秋素雅知道指望不上任何人,绞尽了脑汁,最后也只能央求他:“求求你了!阿珠她还小,她不懂事,你放过她吧!要打要骂你冲我来,求……求你了!”

    她一边求一边壮着胆子去拽他的紫袍,满脸凄楚,煞是惹人怜。

    唐天政任她拽着,垂眸睥睨她,似笑非笑:“可是本王就想杀她,怎么办呢?”

    这叫什么话?秋素雅差点没气得吐血。

    一时间,她脑袋发热,开口便语出惊人:“那……那我给你做个纸人,写上阿珠两字,你……你把它杀了!”

    话音刚落,唐天政居然噗嗤一声,乐了。

    身后的李轩和洛北辰眼睛都看直了。

    “哎老李,王爷这是笑了吗?”

    “是笑了吧?我都听到声儿了。”

    唐天政总算注意到这俩人,回头瞪视一眼,顿时吓得他们闭了嘴。

    秋素雅偷瞄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加了两个字:“成……成吗?”

    谁知唐天政一口答应:“成啊!本王这辈子还没杀过纸人呢!试试!”

    秋素雅哭笑不得,整颗心都在抖。

    这家伙是不是该吃药了?

    事实上,他们俩都该吃药了。

    后半夜秋素雅居然真的糊起了纸人,还是在唐天政的监视下。

    说真的,她从来没糊过什么纸人,可这一刻,却像有如神助一般,双手灵巧飞舞,不到一个时辰就完成了任务,即刻便捧着轻飘飘的纸人递到唐天政的面前。

    “不像。”唐天政只看了一眼就冷下脸来,语气僵硬,“一点都不像。”

    秋素雅直冒汗,自己又端详了一下,嗫嚅道:“哪有……明明很像啊!”

    “本王说不像就是不像!”唐天政发怒,拿起案上的竹简直接砸她的脑门儿,厉声道,“重做!”

    她咬咬牙,再次把他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满腹哀怨地坐回到桌前,重新执笔绘画。

    唐天政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拿起另一叠竹简,看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拿反了,脸色微微一变,居然又偷瞄了她一眼,像做贼似的把竹简倒过来,长舒了一口气。

    秋素雅压根儿没去看他,聚精会神地描摹着画像,烛光下的侧颜镀着柔和的光芒,看上去美轮美奂。

    唐天政不知何时已把目光定在了她的侧脸上,静静地看了许久……

    夜色深沉,如水微凉。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素雅居然伏在桌上睡着了。

    她太累了,白天有干不完的活,换了平时倒在床上便能呼呼大睡,眼下是完全撑到了极限,也顾不得嗜血恶魔在场,该睡还是得睡。

    可惜还没睡多久,耳朵就被人拎了起来,秋素雅一时迷糊,居然随口说了一声:“墨玹你别闹……”

    这话一出,后果相当严重!

    唐天政拎着她,一脚踹在她的膝盖上,顿时就让她跪趴了下来。

    触摸到地上的冰凉,秋素雅定了定神,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本王面前打瞌睡,你胆子不小!”

    身体陡然一颤,秋素雅心知不妙,匍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我……我错了……”

    然而即便她的认错态度极好,唐天政也没打算放过她,随意地靠在一张椅背上,他慵懒地翘着腿,漫不经心地说:“本王累了,过来伺候。”

    秋素雅看了一眼屋外的夜色,心说你累了不知道去睡吗?我伺候你个头啊!

    当然,命令下了,她不敢不从,只好跪爬到他的身边,伸手帮他捏腿。

    一个怀着身孕的女人,如今也没什么大本事,能做的也只有忍,忍到极限也要忍。

    唐天政享受了一会儿,觉得甚是无趣,闭了闭眼,突然站了起来,冷不丁说道:“纸人不用做了!阿珠的罪责由你受过!从现在起,七日之内,你回地牢待着,不得进食!”

    “七……七天?”秋素雅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七天不吃饭我会死的,何况……我……我还怀着……”

    唐天政随即哼道:“本王知道你还怀着墨玹的种,不用次次都来提醒!”

    秋素雅连连摇头:“不!不是他的!是你的!”

    唐天政冷笑一声,转身居高临下瞪着她:“秋素雅!你不觉得你的谎言太可笑了吗?本王还没有蠢到这个地步!”

    说罢,他直接命令门口的侍卫:“把她押下去!”

    秋素雅不甘心,在侍卫的压制下还在不断地挣扎:“王爷!这孩子真是你的!我句句属实!”

    唐天政转过头去,只冷冷地说了三个字:“押下去!”

    秋素雅无奈,只能任由两名侍卫拖走,一路拖进了阴森潮湿的地牢,牢门被锁上的那一刻,她靠着墙壁无力地蹲了下来,欲哭无泪。

    七天,没有水和食物,她是万万撑不住的。

    可是又能怎样?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除了撑下去,她别无选择。

    三天后,阿珠已经急得团团转,先后跪求了几个宠姬,最后都被拒绝。

    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会吃饱了撑着淌这趟浑水?何况还是个小小的婢女,死了也就死了,没人会去在意。

    又过了一天,玥姬也听说了这件事,先前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洋洋得意之下,竟然领着人抬着一桶粪便下了地牢。

    秋素雅已经饿得面黄肌瘦,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看不清来者是谁,就被泼了一身的粪便,顿时整间牢房恶臭弥漫。

    玥姬捏着鼻子,满脸戏谑:“秋素雅,饿坏了吧?这可是本姑娘特意赐给你的大餐,还不快吃?”

    秋素雅趴在地上直干呕,最后呕出了一滩绿水,陡然昏厥了过去。

    “哼!真没用!”玥姬冷哼了一声,心里略有些不甘,只好又领着人出了地牢。

    走上阶梯,没想到竟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几个人顿时吓得扑通跪地。

    “王……王爷。”

    唐天政早就闻到了一股恶臭,眉头紧皱:“你在干什么?”

    玥姬心里暗叫不妙,垂着脑袋吞吞吐吐:“没……没干什么……”

    唐天政正想往里走,玥姬忙拦住他:“王爷,里面脏的很,您就别进去了!”

    忍不住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唐天政对这样的味道甚是厌恶,内心几番挣扎,最终还是退了出去。

    玥姬得逞,却未动声色,随着唐天政一路回到地面。

    只见管家李轩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一到近前猛然刹住脚,气喘吁吁禀报:“王爷!慕……慕容将军来了!”

    “他来干什么?”

    唐天政刚问了一句,李轩喘了口气,又道:“还……还有蔺……蔺丞相!”

    “蔺韦昭?”

    这倒是令他相当意外。

    回头看了一眼地牢的入口,唐天政似乎有了答案,随即冷笑道:“让他们回去,本王今日不见客!”

    李轩有些为难:“慕容将军不见则已,可这蔺丞相……”

    唐天政面露不悦,语气含着微怒:“怎么?一个丞相,本王还得去恭迎不成?”

    李轩愣是吃了个鳖,灰头土脸地走了。

    相比唐天政的愠怒,玥姬心里的怒火已经恨不得把头发烧起来了。

    真不明白这秋素雅到底有何魅力,上次就让慕容云起为其拼命,甚至还在自己身上烙下了一个丑字。

    这笔帐,她早就想和他算算了!

    “王爷,这慕容将军想必又是为了秋素雅,您就这么由着他吗?”

    唐天政置若罔闻,突然转身朝着地牢的入口走去,玥姬吓了一跳,忙跟上去。

    “王爷!王爷!”

    唐天政听着身后焦躁的呼唤,感觉有些不对劲,陡然顿住了脚步,回头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玥姬眼看已经瞒不住,索性低下头不吭声了。

    恶心的臭味儿又扑面而来,唐天政蹙紧了眉头,脸色阴沉。

    玥姬见他不动,存着一丝侥幸,她又劝道:“王爷,咱们还是走吧!就让那个秋素雅自生自灭好了,反正她肚子里怀的又不是王爷的孩子,让她多活了这么久已经是对她的恩赐了。”

    唐天政还是没动,眉头却渐渐松缓下来,目光中透露着一丝疑惑:“万一她怀得真是本王的孩子呢?”

    玥姬不禁失笑:“王爷不会连这样的谎言都信吧?您做事向来都很果断,怎么会真的以为……”

    唐天政突然抬手制止她,漠然道:“不管是不是,她都不能死。”

    “王爷……”

    “本王还没玩够呢!她休想死!”

    说罢,他毫不犹豫,一头冲了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