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一六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嘉靖竟然下旨严查南台船厂给海盗和倭寇造船一事,这下,不仅海商豪门慌了,严嵩都慌了。

    这一查,海商豪门可就麻烦了,至少,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是脱不了干系了,南台船厂一直是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的人在轮流掌控,这点,杨聪在奏折里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林长水就是漳浦林氏的人,而且其前几任不是姓林就是姓陈,全部都是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的亲族。

    这皇上都下旨了,怎么办?

    夏言的值房内,严嵩和夏言两人正看着杨聪的奏折发呆呢。

    这次是夏言主动找严嵩来的,因为他也清楚,只要给杨聪权力去查,不说海商豪门全完了,至少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是跑不掉了。

    这会儿他正努力笼络严嵩和海商豪门等一干“亲信”呢,他自然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亲信出事。

    两人看着奏折,愣了半晌,夏言才微微叹息道:“惟中,你说,杨聪所奏之事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要不是真的,他们急个屁啊!

    但是,这话不能跟夏言说啊,夏言这家伙可是直肠子,一根肠子通到底的那种,如果让其知道海商豪门真的资敌叛国,这家伙不跳上去踹两脚就不错了。

    严嵩思索了一阵,随即含糊道:“此事的真伪下官也无从得知,从杨聪的奏折来看,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肯定是有人参与其中了,不过,这事是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主导的还是他们下面的亲族为了私利而擅自为之还真不好说。毕竟,上次杨聪上奏的时候都说了,林长水可是贪的很,两万两就要贪掉五六千两,漳浦林氏会纵容其贪腐吗,这事恐怕不大可能,漳浦林氏的林希元可是有名的廉吏。”

    漳浦林氏的林希元的确是有名的廉吏,他为官二十余栽从未因贪腐问题遭人弹劾过,甚至就包括龙溪陈氏的陈九德都是廉吏,也从未爆出过贪腐丑闻。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本就掌控着海上贸易的小半利益,又有南台船厂这个捞钱的机器,两家都是富的流油的主,根本就不用去贪那一点税赋又或者手下人俸禄什么的。

    就好比杨聪,他们惠安杨家多有钱的,朝廷那点钱,杨聪能看上吗,全贪了也才四百万两左右啊,完全没有必要不是,只要掌控了海上贸易,一年的利润都不止四百万两。

    夏言也不知道是被严嵩忽悠了还是故意忽略了这点,他想了想,随即又问道:“那你的意思,我们将这奏折打回去,请皇上再考虑考虑?”

    这话说的,貌似有点狂妄了,皇上都下旨了,你还给人家打回去,活的不耐烦了吗?

    不过,内阁的确有这种职权,皇上的旨意如果不合规矩,他们是有权打回去,拒不执行,如果皇上还是要坚持绕过内阁颁布旨意,那就是中旨,而不是圣旨,下面的官员可执行,也可不执行。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像王振、魏忠贤等奸宦当权的时候,内阁、锦衣卫、东厂皆受其掌控,皇帝的旨意如果不合他们的心意,他们就会让其变成毫无用处的中旨,甚至他们还能假冒皇帝的旨意,让内阁发出圣旨,这就是所谓的矫诏,也就是说,只要你够厉害,皇帝的权力都没你大!

    夏言厉害吗?

    或许他自己认为自己很厉害,但是,比起王振和魏忠贤来,他还差得远呢。

    严嵩厉害吗?

    他的确厉害,不过,他比起王振和魏忠贤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因为他没法掌控锦衣卫和东厂,不能完全把嘉靖捏在手里,所以,矫诏这种事他还是干不了的,就算是把皇帝的旨意变成中旨他都不怎么敢。

    大明历史上,敢把皇帝的旨意变成中旨的大臣并不多,于谦、杨廷和、张居正等这几个可能是史料记载中鲜有敢这么干的权臣,不过,他们的结局都很凄惨。

    至于夏言和严嵩,他们敢吗?

    夏言是真不敢,这会儿嘉靖可是强势的很,他如果敢违背嘉靖的旨意,这内阁首辅十有八九是不用当了。

    严嵩可能敢,问题他这会儿不是内阁首辅啊。

    他想了想,随即怂恿道:“大人,我们内阁本就有辅佐皇上之责,不能什么事都由着皇上的性子来吧,下官觉得劝谏的时候还是得劝谏一番。”

    尼玛,你怎么不去劝谏啊,让我上,你这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吗?

    夏言虽然狂妄,但是,摆明了跟嘉靖对着干的事情他还是不敢做的。

    他想了想,还是摇头道:“要不我们就让杨聪那厮去查一查吧,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要真是清白的,杨聪也拿他们没办法不是。”

    卧槽,他们要是清白的我来找你作甚!

    严嵩想了想,随即误导道:“大人,这杨聪是摆明了和我们过不去啊,就算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是清白的,他也能栽赃陷害甚至是屈打成招啊,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做过,我们不能让他得逞啊!”

    那又能如何,难道让我为了你手下人去跟皇上硬刚?

    开什么玩笑,要去你去!

    夏言可不是傻叉,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他犹豫了一阵,还是缓缓摇头道:“这事本官真不是很清楚,不能妄加揣测,你不是很清楚吗,要不,你去劝劝皇上?”

    开什么玩笑,我这还一屁股屎没擦干净呢,皇上都怀疑我私通倭寇了,我还去给漳浦林氏和龙溪陈氏关说,这不没事找事嘛!

    严嵩想了想,只能无奈的叹息道:“大人,您说的对,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就让杨聪去查,不过,这小子如果敢玩什么栽赃陷害又或屈打成招的把戏,我们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吧?”

    夏言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这个当然,如果杨聪敢当着我们的面玩这些下三滥的把戏,本官定会去皇上跟前揭发他。”

    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海商豪门是投靠了他没错,但是,让他为了海商豪门去冒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既然做如此龌龊之事,又正好被杨聪给逮到了,那就去死吧!

    想到这里,严嵩咬牙点头道:“只能如此了,到时候如果杨聪耍手段,还请大人主持公道。”

    夏言依旧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嗯,你放心,有本官在,杨聪玩不出什么花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