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八章:生意

    马肉风波直到陈宪回到唐家庄小半个月后,才逐渐过去。

    陈宪将这些马肉一部分当做战利品分给了手下的士兵和兵丁,一部分便宜卖给了自家的庄户,但这二十多万斤马肉,靠他手下的几万庄户很难快速消耗完,这时代的人吃肉可不像后世人一样,顿顿离不了,这时代的贫户往往一月也吃不了一顿肉,陈宪出售马肉虽然便宜,但也不会太离谱,否则他分发给手下的战利品的价值就会打折扣。

    最后,还有十多万斤马肉砸在了陈宪手里,他只得紧急动员三个庄子的人修建了大量的简易烘房,将所有马肉都挂进了烘房,点火熏制起来,他才算松了口气。

    在这个食物匮乏的时代,陈宪觉得如果让几万斤肉在自己手里腐烂变质,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罪过。

    当然,这十几天里,陈宪也不是只盯着这批马肉,实际上,他只是将事情安排下去后,每天过问罢了。

    这十几天中,陈宪最关心的事情无疑是他在唐家庄西门外布置的那处集市。

    这集市面积不大,完全是由陈宪亲自设计。

    和整个时代杂乱的集市不同,这个集市是由两条砖瓦长廊,和被两条相对而建的砖瓦长廊夹在中间的一条长街组成。

    两侧的砖瓦长廊中可以容纳一个个商铺,中间宽阔的长街自然是供顾客行走的地方,砖瓦长廊的背后的地面也被平整出来,也可以当做街面使用。

    在砖瓦长廊的北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校场,那是一个靶场。

    集市建好后,陈宪就开始让人在长廊下布置铺面。

    铺面不多,一共只有六个,分别是一个出售盔甲的甲胄铺子,一个出售三眼神火枪和少量火药的火枪铺子,一个出售唐刀和各种优质兵刃的唐刀铺子,一个出售肥皂香皂的香皂铺子,一个出售各种铁壶,铁锅,铁铲,铁盆,剪刀,砍刀等各种日用铁器的铁器铺子,当然,还有一个转卖马肉的熏肉铺子。

    这些铺子中,甲胄,火枪,唐刀,香皂是陈宪的主打产品,铁器和马肉只是附带,普通铁器利润不高,虽然陈宪大量使用水力锻锤和改进工具后,他生产铁器的成本比别人要低不少,但和其他几种产品比起来,利润就太低了,而且莱芜本来就是产铁之地,这些铁器不会有太大的市场,不过一旦将来陈宪开始自己炼铁,那他肯定要进入这些普通的铁器市场,普通铁器虽然单个利润不高,但市场很大,总利润其实很高。

    开熏肉铺子,自然是要将手里数量太多的马肉处理一些。

    那日炮轰县城时,李掌柜拜见县太爷,要县太爷派人帮陈宪给各庄子的豪强们送信,那些信都是陈宪发出的最后通牒和货物清单。

    在这些信中,陈宪要求这些豪强在一个月内,将他要求的货物清单送来唐家庄卖给他,若是过时不来,他就亲自去取!

    他根据每一个庄子的出产不同,对每个庄子的要求也不同,有的庄子他要求送来一定量的粮食和铁料,有的庄子他要求送来铁料和石炭,有的他只要求送粮食……

    除了这些庄子,陈宪还派人给莱芜县的一些大户和商铺也送去了通牒。

    总之,莱芜县东部,凡是有些身份的人基本上都收到了陈宪的勒索信。

    以陈宪这次武装游行和大败两千家将骑兵的战绩,凡是收到他勒索信的庄子,基本上没人敢拒绝。

    这不,陈宪撤回唐家庄才过了七八天,就陆陆续续有人赶着大车将陈宪勒索信里要求的货物送了过来。

    陈宪亲自接见了第一个送货来的管事,一问,陈宪才知道,这人原来是他曾经驻扎过的何家庄的管家。

    那何家庄是距离沂源最近的一个庄子,又曾经被陈宪打破过庄子,对于陈宪的勒索自然是不敢怠慢。

    因为回来的时候,从何家庄的仓库了搜罗了不少粮食,又拉走了人家家里所有的大车,所以陈宪对于何家庄的要求也比较低,只要对方送几大车石炭过来。

    陈宪先对何家庄的管事说了一些场面话,然后让人把从何家庄抢来的马车拉了过来,又让人拿来账本,给何管事算了当时一共从何家仓库里拿走了多少粮食。

    最后他告诉和管家,“当日兵凶战危,才不得不拿了你家大车和粮食,也算是我陈二对不住你家员外,既然何员外不计前嫌,第一个送来货物,我陈二也不能亏待了你家老爷,这些大车牲口你就替我给何员外送回去,粮食我按照一斤麦子二十四文的价钱买下来,等会和石炭一块结算。”

    何管事被陈宪一番惺惺作态搞得心理七上八下,口中连说不敢要。

    陈宪那里管他,起身对何管事说道:“随我来。”

    他带着不知所措的何管事在集市前半部那五间有货的铺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指着铺子道:“何管事,在下手中铜钱不多,所以只能用这些货物抵价,你挑选一些能低了那几车石炭和粮食价格的货物把。”

    何管事连说不用,陈宪顿时翻脸,怒道:“何管事如此推辞,是瞧不起我陈二,觉得我陈二是山贼一类的人物咯?”

    何管事顿时吓的脸话都说不出来,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见何管事答应,陈宪这才露出笑脸,向他介绍了各种货物的价格。

    何管事在陈宪逼迫下,胡乱指了些东西,陈宪大手一挥,让手下将这几种货物搭配出价值和那批石炭和麦子价值相等的货物,让何家人装上了大车。

    装完了车,陈宪告诉何管事:“管家回去告诉何员外,这买卖可不是一锤子买卖,让你家老爷下个月再准备二十石麦子,十大车石炭送过来,价格还按今天的算。”

    何管事哭丧着脸点头答应下来。

    看着何家车队栖栖遑遑的开出了铺子,陈宪忍不住摇头叹气,这年头,连做个生意都这么难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