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就算你是太子又如何

    漆黑的夜下,嶙峋的山崖旁,刮起阵阵的阴风,吹乱了风中的长发。

    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更是在风中肆虐。

    “苏轻舞,你去死吧!”

    “苏家大小姐位置是我的,与墨寻哥哥婚约也是我的,你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去死吧!”

    苏轻舞来不及的反应就被一股滔天的灵力震碎了心脉,摧毁了丹田,她瞪大双眸,来不及的反应,就被一股蛮横的冲力,推下了山崖。

    她犹如风中的柳絮,在风中无力挣扎,跌落在山崖的深处,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无声滑落,流逝在风中,再也寻不见。

    刚刚那一掌,已经断绝了她全部的生机。

    心脉震碎,必死无疑,丹田被毁,修为全废。

    突然,一阵耀眼的红光冲天而起,而她整个身子都淹没在红光之内。

    陡峭的悬崖边,站着一位黑衣少年,看着这突然而来的红光,心中浓浓的不详越发越浓。

    黑衣人对身侧的风姿卓越少女说着:“二小姐,大小姐真的死了吗?”

    “就算她不死,也无法活着走出这里,别忘记了山崖下可是魔兽森林,里面不但有上古血脉的魔兽,还有凶域,我已经废了她全部修为,你说她还能活吗?”

    黑衣人还是很不放心,毕竟刚刚红光来的太诡异。

    “二小姐,可是刚刚红光?”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魔兽森林深处据说有上古遗址,不时有宝物出没,宝物出现的时候,就会有异象。”

    黑衣人没有再说话,就像二小姐说的,大小姐心脉震碎,丹田被毁,就算掉落在悬崖侥幸不死。

    在魔兽森林这样危险的地方,也活不了多久。

    “暗影,你记得住了,从此以后我苏凤才是苏家的大小姐,是嫁给墨寻哥哥唯一人选。”

    山崖处狂风更甚,风中传来微冷的寒意,苏凤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对身后黑衣人说着:“时候不早了,该回家了。”

    “暗影,要是我爹问起,知道怎么会打么?”

    “知道,就说二小姐出去贪玩晚回来一会。”

    “嗯!走吧。”

    当一切恢复平静,山崖中再也寻不到半点人影,苏凤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她恐怕万万想不到,有一天有一个叫苏轻舞的女子会找她寻仇。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说来就来。

    雨水从天空滴落到魔兽森林中,一滴雨水顺着森林的嫩绿的叶子滴落在昏迷白衣少女的眼皮上。

    只听啪的一声,苏轻舞眼皮微微一动,而后缓缓的睁开双眼。

    自己不是被一群老不死逼着以身补天,灵魂更是被老祖亲手打散,怎么还能活着。

    居然能感受到体内的生命流动,虽然很微弱。

    她为什么还能活过来。

    突然脑海中一痛,汹涌的记忆突然袭来,她终于明白,自己不是活过来了,而是自己借用原主的身体重生了。

    原主苏轻舞,苏家的天才少女,十三岁就获得灵师级别。

    乃是北渊大陆中数一数二的天才,与南国太子南轩禹并称南北双星。

    苏轻舞从小便与墨家少爷墨寻有婚约。

    她的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小便对墨寻倾慕,为了得到他不惜设计杀掉亲姐姐。

    而这苏轻舞从小就对自己庶出妹妹特别好,在自己母亲死后,一直将苏凤的母亲褚玉柔当做自己亲生娘看待。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平日自己视作最亲的人,居然背后暗暗算计自己。

    褚玉柔为了自己女儿前途,居然用邪术暂时封住女主修为,以至于最后被亲妹妹害死。

    苏轻舞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不是她天赋异禀,而是她生来拥有一颗涅槃心,她死前心有不甘,拼着一股冲天怨气,不小心用了涅槃心,重新聚集了她小三天地间的魂魄。

    而她终于在万年后,重生了。

    哈哈哈,老不死们,想不到吧,万年了,你们想不到我苏离又回来了。

    还记得么,当初有死前说的么。

    他日,本尊若不死,必报此仇。

    至于苏轻舞,你放心,既然你让本尊重生,你的仇,就是本尊的仇。

    那些害你的人,本尊一个都不会放过。

    第2章上古巨蟒

    苏离检查一下这具身体状况。

    情况有点糟糕,丹田被毁,心脉被震碎。

    这具身体涅槃心,可是修复心脉。

    修复丹田,就麻烦一点,需要找几种草药,用地火炼制九转金丹才可以。

    眼下,这里是魔兽森林,这里植被如此丰富,正好是找草药的好地方。

    先找第一味草药,七彩月兰,这个最容易找。

    她记得七彩月兰生长在太阳相反的方向,背着太阳走,就应该能找到。

    想着,苏离打算直接走。

    刚走一步,闻到自己身上的难闻的味道,顿时蹙着眉头。

    自己浑身脏兮兮的,如此装扮怎么符合琉璃天尊的身份。

    想着,她动动唇,嘴中念着口诀。

    此时在紫金宝塔最深处中,一枚朴实无华的黑漆漆的戒指突然爆出耀眼的红光。

    红光直冲天际,当红光消散之时,在紫金宝塔中黑色的戒指也消失不见。

    而它骤然出现在苏轻舞手中。

    看着手指上宝戒,苏轻舞露出得意的一笑,这群老不死,用她身体补天,还想侵吞的她宝物,怎想到,她的所有宝物都藏在这普通戒指中。

    而这戒指与她灵魂想通,她灵魂破碎,戒指将会永久封印,如今她灵魂重聚,戒指自然要回到自己手中。

    这戒指并不是普通戒指,而是她花数年时间,用天地异宝锻造的一枚可以容纳生命的戒指。

    里面堆积着,她毕生所有的宝物。

    只是现在她丹田被毁,一点灵力都无法使用出来,戒指中的宝物,她能用的不多。

    还好她神识还在,那个东西,还能用。

    想着,苏轻舞神识一扫,一颗晶莹的避尘珠,出现在苏轻舞手中。

    她的手轻轻地一动,避尘珠闪烁水光,将她全身包裹住,莞尔后,当水光消失时,她的身上已经恢复整洁。

    苏轻舞看着手中避尘珠,平静的眼眸中有了微微倾动。

    这珠子,原本是她徒弟丹青特意炼制给她用的,当时她还笑她,堂堂一个十级炼器师,居然炼制这种无用的东西。

    丹青却说,师傅什么都有,什么也不缺,又是圣级炼器师,自然不需要徒弟炼制什么孝敬了,徒弟也只能炼制这些小玩意,尽尽孝心了。

    她这个徒弟从小没有父母,性格耿直,说话也不绕弯,对她甚是忠心。

    但终究也因为这份忠心,让她丢了性命。

    当年,十方强者围攻她,丹青为了救她,命陨天柱之下。

    当时,她问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知道敌不过,还来送死。

    她说,对不起。

    是徒儿没有用,救不了师傅。

    到死,丹青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她这个师傅。

    而她呢,居然连给自己徒弟报仇的力量都失去。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徒弟在自己身边,灰飞烟灭。

    也只能看着,这些所谓的高人用怎样的卑鄙的手段,打碎她的灵魂,用她的身体补天。

    为什么要用她的身体补天,只因人性的贪婪。

    这帮老不死,为了得到天机石上长生不死的功法,便想到一个办法。

    用她的身体补天,只因她的命数与天地最相符,可以替代天机石。

    想着过去种种,苏轻舞难以释怀。

    她发誓,一定要为自己和徒弟报仇,但这有个前提,她必须先修复这具身体的丹田,不然无法继续修行。

    看着天色,已经是黄昏,心想晚上有魔兽出没,要先找到七彩月兰要紧。

    苏轻舞望着魔兽森林周围,正想往一个方向而去。

    突然周围的空气骤然变热,一条上古巨蟒出现在苏轻舞眼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