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酒后乱性

    源看着眼神十分倔强的金loli真的感觉很无力,这只loli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自己都不认识,可是感觉她又十分熟悉自己。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还是说说各自要胜利的理由吧!”rider感觉场面一度十分沉闷,大声道。

    “我就想要重新获得肉身。”rider喝了一杯酒道,他的要求倒是可以理解,不过saber的要求倒是让rider和金loli感到十分的不敢相信,就连源也有些想不明白。

    “我想要重回历史,去改写结局!”saber十分认真的说道,要不是看见了saber的认真,rider绝对会认为她在说笑。

    “saber,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我要改写灭国的历史,我不能让国灭在我手上!”

    “真是愚蠢至极!”金loli语气十分愤怒,她对saber感觉到了失望,传说中的亚瑟王居然如此的愚蠢!

    “怎么了?我不想让我的国家灭亡,我要改写灭亡的结局,有什么错吗!!!”saber一脸愤然,她不相信他们不会对自己做出的错误感到后悔!

    “你没错,但是,那样的话,你就会将支持你的百姓,战士他们给否定,你想要否定这段历史,否定自己!”rider的语气也十分严肃,身为王,那就要勇往直前,一直纠结自己的过错,成何体统!

    “我没有!”saber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想要避免国家的灭亡,这有什么错!她无助的看向了源,她感觉到的是失望。

    “哼!传说中的亚瑟王也就这样,本王走了!”金loli直接灵化离开了,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不敢面对源。

    “哎,saber,你最好放弃这个想法,你要知道,所有的选择都是由你和你的,臣民一起做出来的!”rider也站起身来,抱起金loli剩下的一坛酒坐上自己的奔牛宝驹离开了。

    “呆毛,你知道这个愿望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你不承认你自己,你的国家陪伴你出生入死的将士们以及你的臣民对你的信任和爱戴。”源拉着总司去接樱了,saber的愿望出乎源的意料,只希望她能够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愿望。

    “我有什么错”saber一脸黯然,就连源都不认可她,为什么?源那么温柔的人都不愿意认同我。

    “总司,你还好吧?”源看着双眼迷离,俏脸红扑扑的总司,十分担忧,没想到金loli的酒后劲这么大,刚喝没什么,现在才爆发。

    “aster哟~总司最喜欢aster了~aster~嘿嘿嘿”总司趴在源身上,根本就没有了平时的害羞,整个人直接赖在源的身上,各种求爱。

    一旁的樱打定主意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喝酒在尼酱面前太丢人了。当然,如果尼酱喜欢酒后乱性什么的,喝点也是可以的!

    历尽千辛万苦,源总算将总司带了回来,源都佩服自己,要不是有了反应,他都快觉得自己不是个男人了,这一路上,总司的各处柔软使命的在源身上摩擦,这刺激要不要这么猛烈!

    “哎,要不是我只是一个过客,总司你就没了,知道吗?”源一边将总司放在了床上,为她盖好了被子,嘀咕道。

    已经出来的紫幽满脸淡定,不能告诉主人,不然主人的贞操就没了,主人的贞操由我来守护!虽说早晚要丢,但怎么能丢在这个新人身上!

    源去洗了个冷水澡,出来之后看着皎洁的月亮,夜晚微凉的微风拂过,感觉十分舒坦,源进行了日常思姐。

    不过,越是仔细想,越感觉不妙,特别是自己的初吻被姐姐霸道夺走的时候,源越想越感觉十分燥热。

    他现在真正领会到了龙性本淫,真不知道玉玲姐是怎么弄得,不对,好像母龙只能选择一个伴侣,也就是说母龙是没有这种感觉的。

    “哎,姐姐夜”

    “唔牟~头有点晕乎乎的,昨天怎么回事?”总司撑起来身子,发现已经到家了,昨天她做了个和aster亲密的梦,感觉好羞涩哦,不过真希望是真的。

    伸个懒腰,总司开始仔细的回忆着昨晚的事,自己喝了酒,而且还贪杯偷喝了好几杯,然后就醉了,醉了之后aster把我带走了,然后

    总司的俏脸碰的一声瞬间冒出了大量的蒸汽,俏脸已经跟熟透了一样,大脑充血,总司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整个人就和当机了一样。

    症状就是人不动,呆毛一会儿变心型,一会儿直立,一会儿飘一飘的,像一颗海草海草~

    然后总司今天一天都没从这个状态反应回来,就连源也没办法,他一靠近总司,总司头顶的蒸汽更多了。

    不过,第二天源收到了金loli的消息,assass已经被她歼灭了,源叹了口气,想赢其实很简单,只要他开口,金loli一定会帮他灭了其他人,来自源的迷之自信。

    不过,他可不想靠女人来保护自己,特别是不是熟悉到一定程度的,当然,姐姐和夜那种程度就可以。

    想到这儿,源有种想要变小,去找她们温暖的怀抱摸鱼的想法,对姐姐,就该撒娇嘛~

    哎,人生啊!

    ………………

    “berserker,我以令咒命令你!解决ncer!”雁夜憋着血,使用了第二个令咒,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尽快为樱扫除所有障碍!

    ………………

    “哼哼哼,本小姐想跑,你们拦得住吗?”凛拿着一个罗盘,握着几颗宝石站在元坂家门口得意的说道。

    不过看见好像有人来了,连忙躲到小巷子里面去,开始了自己寻找妹妹的漫长旅途。

    “那家伙的魔力应该很强大,所以只要到魔力波动最强的地方,就能找到他了!嘻嘻,我真聪明!”凛得意洋洋的自己夸了夸自己,然后信心满满的往魔力深处走。

    “宣告

    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道理者,回应我!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者,吾乃集世间万恶之总成者

    缠绕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一个地下室,周围是一群被绑架了的孩子,他们的口被封住了,但还是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到惊恐。

    “撒!来吧!”他们惊恐的对象是一名橙发青年少年,他附近地上躺着好几个已经死绝了的小孩,在他前面的是用小孩们的血画出的召唤servant的魔法阵!

    “来带给我最美丽的杀戮吧!”

    ……本章完……

    ps:太欺负我了,居然让我更30章,太可恶了,不行,我要奋起反抗!(然后被一顿痛殴)我错了!我爱码字!码字爱我!码字使我快乐!码字使我成长!

    ps:久违的提醒加群~他们一天到晚喊凉凉的看的心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