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晋升为曹长

    周一清晨,陆俊杰骑着自己的摩托车,穿过大街小巷,路上看着路过的行人。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陆俊杰才开始适应自己的身份与现在的生活。

    已经到十月份,在素有“冰城”之称的滨江市,已经能感觉到凛冽的寒意。

    特别是骑着摩托车的陆俊杰,对于扑面而来的冷意感觉更加的明显。

    陆俊杰阔步走进了警察厅里面,特务科的人还是在警察厅里面调查着,不过距离文件丢失已经过去三天时间,盘查没有那么严格。

    特务据点地址以及密探名单在白文彬的手上还有备份,交给加藤智仁让他继续指挥。

    此时加藤智仁将精力,放在追查女杀手的身份还有背后势力上。

    陆俊杰走到秘书室里面,此时张秘书已经早就到。

    “恭喜田中翻译官,我听厅长说宪兵本部为了奖励,给你晋升军衔。”张秘书笑着说道。

    陆俊杰一脸诧异,竟然要给自己进阶。因为他的军衔是在日本宪兵,现在他的军衔是军曹。

    日本军衔分为:大将、中将、少将、大佐、中佐、少佐、大尉、中尉、少尉、准士官(准尉)、曹长(上士)、军曹(中士)、伍长(下士)、兵长,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

    他参军的时间不是很长,以前都是普通的士兵,在进入中野学校后才成为下士。也就是伍长军衔,毕业后才晋升为中士得到军曹的军衔。

    陆俊杰一脸诧异的问道:“真的吗,我也没有什么功劳,怎么还能晋级呀?”

    在他看来有功劳的人才能晋升军衔,可是他到了警察厅里面才大半年时间,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怎么就晋级了呢。

    “田中翻译官,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了。你先后救了加藤将军和加藤樱雪父女两次,给你提升理所应当的。

    以加藤将军在滨江的地位,不给自己的救命儿恩人提升军衔,实在是说不过去了。”张秘书笑着说道。

    陆俊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加藤原夫是少将军衔,不过在滨江的地位却非常高。负责滨江市的治安工作,针对反满坑日份子,通知对警察系统有着直接的指挥权。

    更是监督着正规军队的全力,同时给正规军队提供可靠的军事情报,供他们围剿抗联和抗日武装。

    吱嘎!

    秘书室的内打开了,从门外走进了三个人正是铃木正雄副厅长,还有于明涛厅长。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年轻女子,竟然是昨天在索菲亚教堂看到的于曼娜。

    而于曼娜在看到身穿一身日本宪兵军装的陆俊杰一脸的诧异,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于明涛说到:“你们两个都在呀,来我给你买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侄女于曼娜。现在是滨江日报的记者,前几天刚刚从上海回来。

    这位是田中俊杰翻译官,同时兼任督察,这位是张秘书,你们以前见过。”

    于曼娜在听到自己的叔叔说陆俊杰现在叫田中俊杰,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曼娜,好长时间不见!”陆俊杰笑了笑说到。

    于曼娜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于明涛一脸诧异,原本他们认识。

    好奇的说到:“原来你们认识呀,哪就更好了。铃木副厅长要给田中翻译官授勋,一会曼娜你给拍两张照片。

    将他奋不顾身救加藤将军父女的事迹写出来发到报纸上,让整个滨江市人都看看。”

    铃木正雄走到陆俊杰的身前,拿着一对肩章说道:“田中翻译官我受加藤将军的委托来给你颁发军衔。

    从今天起你就是上士曹长了,把肩章取下来给我。等明天你去拍个寸照,从新换本军官证。”

    陆俊杰将自己肩膀上的肩章给拿下来,铃木正雄将红底,黄杠两星的上士肩章给陆俊杰带上,于曼娜将这个过程给拍摄了下来。

    嗖!

    就见陆俊杰站的笔直,冲着铃木正雄敬了一个军礼说道:“多谢铃木副厅长,代我感谢加藤将军。我以后为日本宪兵奉献,效忠天皇”

    铃木正雄对于陆俊杰回复非常的满意,冲着他赞许地点了点头。

    可是在一旁的于曼娜,看着陆俊杰的眼神却非常的复杂。

    随后于明涛和铃木正雄则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工作,而陆俊杰则是送于曼娜出门。

    “曼娜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变化还挺大!”陆俊杰笑着说道。

    于曼娜跟陆俊杰是同学,今年也是二十五岁。褪去了少女时的青涩,现在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独有的魅力。

    就见于曼娜一脸严肃对陆俊杰说道:“我还是那个样子,不过几年不见,你的变化才是最大的。不但名字改成四个字,更是成了地道的日本人。

    当年在九一八时,对日本深恶痛绝的热血学生,现在竟然成了一个效忠天皇的日本军人,真是太讽刺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在报纸上宣扬一番的,让人知道你这个卖国求荣人的光辉事迹。”

    于曼娜在说完后也不理会陆俊杰,而是转身便走。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陆俊杰站在原地,一脸凝重没有去追赶。

    六年前他刚刚高中毕业,正赶上九一八事变,日本军人借机侵占了东北。

    当时陆俊杰和于曼娜都是学校的进步学生,走上街道宣传游行,反对日本侵略。

    他当时变现突出成为预备党员,这个事情于曼娜根本就不知道。

    伪满洲国成立他加入红党成为地下党员,跟随父母到日本,潜伏长达五年时间。直到回国才被唤醒,进入到警察厅才开始地下工作。

    他的身份是绝密,只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是身份。他此时不能告诉于曼娜。

    陆俊杰了解于曼娜,她是一个比较愤青的文艺女青年把自己当成卖国求荣的汉奸。

    忍不住的摇头苦笑,曾经的初恋几年后再见,竟然会是这样的情景。

    以后只能以汉奸的身份来面对于曼娜,要在她面前继续扮演,效忠天皇听命于日本宪兵的汉奸形象,这对陆俊杰来是谁更加艰难的考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