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胸有成竹』

    “果然,还是林弟厉害,我藏的这么深,还是被你发现了。”

    南宫林又是一笑:“二哥的功力,臣弟望尘莫及,暴露你的,是你「小心肝」。”

    南宫月,望了望那只鹰:“原来是它啊,看来以后得训练它,要学会隐藏。”

    是的,南宫月的鹰叫,“小心肝。”

    当时起这个名字,南宫羽和南宫林还鄙视过南宫月,不过既然是人家自己的鹰,起什么名字也是人家的权利。

    南宫飞鹰南宫景和南宫柔,一看到南宫月,赶紧行礼:“参见二殿下。”

    他们在南宫林面前不拘小节,但在南宫月面前还是要注意尊卑的,毕竟南宫月可不像南宫林这么好说话。

    南宫月一声“免礼”,兄妹三人,才慢慢平身,整齐的站到一旁,等着这位二殿下说话。

    南宫林缓缓起身,坐到床边:“二哥,此事就交给你和……”

    南宫林咳了一声,瞅了一眼那只鹰,这三个字确实难以启齿:“就交给你和那只鹰了。”

    “什么鹰,它叫小心肝。”

    “二哥你起的这什么名字,这个名字腻的我直想吐。”

    “好啦好啦,看在你生病得份上,我也不计较那么多了,虽然我并没有答应你,不过看样子,这件事好像也只有小心肝能做好,所以我就替你办了,你好好躺着,我先走了。”

    “喂,二哥,之前采花大盗消失的地点,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切记。”

    南宫林还没说完,南宫月就不见了。

    南宫林看着消失没影的南宫月,转过头来,让南宫飞鹰,去找一个画画的人,而且一定要是画,画的特别好的人,南宫飞鹰有点不明白,但也没多问,他知道,南宫林能让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又吩咐南宫景,找二十个瓦匠工人,南宫景也是一阵迷糊,但依然领命。

    南宫林还想说什么,却体力不支倒了下去,毕竟,他已经几天没休息,没吃东西,而且绝之幻术,又开始发作了。

    虽然南宫林没说完,但南宫飞鹰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便吩咐南宫柔注意小芝,她很可疑。

    第二天南宫飞鹰找遍了,各个画廊,寻遍了整个南战,包括王室画师,让他们画一副自己的画像,满意者可得千金。

    但画师们的水平都很一般,南宫飞鹰看一张,忍不住摇头,又看一张又是摇头。

    一天之内南宫飞鹰看了几千张画像,却没有一副满意的,直到南宫飞鹰快要放弃时,突然有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来,说他迟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参加画像的竞选。

    南宫飞鹰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也没有满意的,就让他试一试!

    没想到最后来的这个人,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虽然其貌不扬,而且穿着有些邋遢,但画出的画,确实惊为天人,将南宫飞鹰的英雄气魄,画的淋漓尽致。

    就像是真人快要从画里走出来一般,南宫飞鹰看的心旷神怡,大大赞赏,就连旁边的其他画师看了,也都为他竖起大拇指。

    南宫飞鹰最终选中了,这个看似有点邋遢,实则画工强厚之人,随即问起他的名字。

    此人撩了撩自己的衣服,恭恭敬敬地回答:“小人名叫,朱丹青,今年二十有三,琉璃村人,还未娶妻,从小立志要当文武将军,一心想要报效国家,奈何错过时机,所谓,机不在失,失不再来…………”

    “好了,好了,不用说那么多,只是问你的名字而已。”

    南宫飞鹰觉得此人疯疯癫癫,只是问名字,却莫名其妙说这么多,不过他的名字跟他的画艺倒是挺搭,朱丹青,名字倒是好听,只是这人嘛,就有点…………

    南宫飞鹰也不知道选他是对是错,所以又留了一个画艺比较好的人,最后只等南宫林定夺。

    南宫景走街串坊,四处打听,也找了十个手艺好,力气大的瓦匠待命。

    南宫柔除了看住小芝,也在努力的研制解药。

    南宫月带着他的小心肝,将李家庄,张家堡,小刘村,还有贾府,所有采花大盗出现过的,最后消失的地方,都逐一检查。还有采花大盗可能要去的几个村子,或者待嫁女子多的村户,家里情况,院落地形,都一一查勘,整理成手册地图,准备交给南宫林。

    一天时间,南宫林吩咐的事情,都已经办好,可是南宫林自己却出了问题,他纠结在绝望里,痛苦不堪。

    任南宫景怎么呼喊,他都沉陷在自己的睡梦中,梦里的南宫林不停自杀,想要从这令人窒息的压抑里逃离,可他无论死多少次,最后都又回到原地,梦境一直在重复,任现实中的人怎样叫他,他也听不到。

    南宫柔用银针觉醒了南宫林的听觉,让他的听觉更为灵敏,睡梦中的南宫林果然听到了,外界人的呼喊,可即便他听到了,也无法醒过来,他还是不停的陷在梦境里,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南宫飞鹰问南宫柔有没有办法,南宫柔看着毫无反应的南宫林,也是一脸迷茫。

    突然房顶上有人,扔下了什么东西,南宫飞鹰感觉到了,立刻用手接住,再去房外看,那人已经消失不见。

    南宫飞鹰一看手中是一瓶药水,药水瓶上附带了一张纸条,上写:此药可解幻术。

    南宫飞鹰将药水递给了南宫柔,南宫柔闻了一下说:“此药无毒,但这药瓶来的蹊跷,梁上之人是谁也不知道,此药我不敢给殿下用。”

    南宫景一把夺过,喝了一口下去。

    南宫飞鹰和南宫柔一脸担心的惊喊:“你干什么?”

    “你在干嘛?”

    南宫景笑了一下:“殿下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如果有人要害他,不是轻而易举,何必趁这个时候跑来送药,而且柔儿说了此药无毒,你们还害怕什么,既然如此不放心,那就我来试药好了。”

    南宫飞鹰一脸气愤:“南宫景,你真的不怕死吗?”

    南宫景仰天一笑:“我南宫景贱命一条,若是为殿下试药而死,起码也落个忠心的名号,这样我是赚了,若是不死,那殿下以后不得感激死我啊,死活我都是赚了,何乐而不为。”

    南宫飞鹰虽然很生气,但看到南宫景安然无恙,赶紧让南宫柔给他把脉,南宫柔给南宫景把完脉,并未发现异常,可是南宫飞鹰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东西来历不明,还是小心为好,万一只是毒发的慢呢,便让南宫柔再等半个时辰给南宫景看看。

    三个人坐着沉默不语,愣是等了半个时辰,等得南宫景实在是没了耐心。

    “好了没呀,要出事,早出事了,与其这样等来等去,还不如让殿下试试。”

    说着南宫景看了看床上的南宫林,只见南宫林满头大汗,像是正在经历着什么极其痛苦的事。

    南宫飞鹰觉得半个时辰了,南宫景都没事,或许可以一试,然后看向南宫柔,南宫柔也点头表示可以。

    俩人正准备对南宫景说话,只见南宫景速度极快,直接已经将药水喂给了南宫林。

    南宫飞鹰本想责怪,但看到南宫林紧凑的眉头渐渐舒展,便没有吭声,三个人都观察着南宫林的变化,祈祷他能从噩梦中醒来。

    可是突然南宫林整个脸部发红,南宫柔摸了一下南宫林的额头,烫的惊人,可明明南宫景好好的,怎么南宫林就发烧了。

    南宫飞鹰愤怒的眼神瞪着南宫景,南宫景担心的看着南宫林,又摸了摸自己额头,一切正常,可为什么会这样。

    南宫柔赶紧去熬药,还没等药煎好,南宫林便醒了过来。

    南宫柔过来一摸南宫林的额头,刚才还滚烫滚烫的,瞬间就变得凉嗖嗖,南宫柔也很是惊讶,又赶紧把脉,结果无异常,她还是不放心的,问南宫林:“可有哪里不舒服?”

    “有啊!”

    “哪里?”

    “肚子。”

    南宫柔又把了一下脉,紧张的看着南宫林,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没什么啊,那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南宫林看到南宫柔一脸疑惑的样子,瞬间笑了起来。

    “傻妹妹,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都饿扁了。”

    南宫柔一听,一下子也笑起来:“三哥哥,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吓人,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南宫柔说完就走了,南宫飞鹰开始汇报南宫林之前布置的任务。

    “殿下,画师已经找好了,二殿下南宫月的手册图也送来了。”说着便从怀里掏出几张纸递给南宫林。

    又接着问:“殿下是否要见一见画师。”

    “不用了,你这个大将军亲自找的人,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南宫飞鹰吞吞吐吐:“这个人,这个人他有点……”

    “有什么话就直说。”

    “这个人,他有点疯癫,所以殿下还是见一见把,不行,我还有一个。”

    南宫林顿时有点好奇,能被南宫飞鹰选上的人,一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但又让南宫飞鹰说他疯癫,那这个人看来是必须得见见了。

    南宫林拿着图纸认真的分析,随后说了一句,:“明天一早,让那个画师来见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